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格斗女孩林荷琴:手拨琴弦 拳打沙袋

2017-11-15 07:13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编辑: 段琪琳   责任编辑: 马兰

林荷琴夺冠后身披国旗庆祝

林荷琴训练间隙

与对手格斗瞬间

白色的拳套上沾着血渍

血是重创对手的证明。林荷琴一个侧踢击中对手的面颊,鲜血溅了出来,染上头盔。擂台上,两名女子目光凶狠,拳头不断击中面颊、身体。林荷琴并没有疼痛感。

夺冠的呐喊声响彻纳达吾列特场馆。10月7日,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当地时间晚上7点,林荷琴击败俄罗斯选手夺得女子金牌。这是中国格斗选手在世界综合格斗(MMA)锦标赛上获得的首块金牌。

林荷琴24岁,出道不满两年,职业战绩12胜1平1负。她的恩师、奥运会冠军秦力子认为:“林荷琴的意志、品质比较好,(是)很有韧劲,有毅力的小姑娘。”

这个出生在浙江沿海小村庄的90后姑娘,用双拳一路打到最高水平的擂台,成为“世界上最能打的女人之一”。

世界冠军的荣誉,让曾经充斥质疑声的小村庄沸腾了。14岁就离家“学艺”,林荷琴一步步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也在以一己之力纠正小村庄对体育运动的偏见。

手拨琴弦,拳打沙袋

林荷琴的手指纤细修长,偶尔她会弹弹吉他。但当她握紧拳头,连续挥出组合拳时,可以轻松打趴一个比她壮实的普通男子。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在这双手上发现蛛丝马迹,它苍老如“一双老奶奶的手”,这是林荷琴自己说的。因为无数次和哑铃、拳套摩擦,她的手掌结出一层茧子。

11月7日,北京气温骤降,位于顺义区祥云小镇的街面上,零星有几个人紧裹棉衣在走路。在黑虎训练馆,穿着黑色连帽衫、运动短裤的林荷琴,额头已经布满汗珠,红色拳套有节奏地打在沙袋上,从门外可以听见砰砰的声响。

擂台上霸气的“小钢辫”不见了,林荷琴的头发简单盘起,凌乱的几根,偶尔会影响视线。膝盖套着黑色和灰色的护膝,手腕上缠着膏药贴,因为练习柔术,林荷琴的小腿处添了几处新的淤青。

训练馆里,只有两名女性拳手,林荷琴和“中国女子MMA第一人”张伟丽。林荷琴显得安静,按照教练的指挥,挥拳、跳起、侧踢,一遍遍练习技术动作,动作轻盈。师姐张伟丽说,林荷琴手长腿长,不是攻击型选手,比赛中更多等待时机,伺机反击。

偶尔她也会调皮,全队进行引体向上训练时,她故意捉弄前面的队友,队友坠地,全队一阵哄笑。

三个小时的训练,林荷琴累极了。她趴在地板上,脑袋枕着胳膊,请求队友帮助她放松肌肉,一米八的男队员站在林荷琴的腿上,突然重心不稳,林荷琴被踩痛了,发出“嗷”的一声,然后又把头埋进了双臂中。

十四分钟,中国首金

10月7日,阿斯塔纳,世界综合格斗锦标赛决赛。观众的呐喊声停歇了,这是比赛场馆两天来最安静的时刻。

场地中央,主裁判的左侧是身披五星红旗的林荷琴,右侧是身披俄罗斯国旗的选手。

林荷琴看起来很平静。

“林”的音节刚从宣读赛果的裁判口中读出,这种平静再也抑制不住了。林荷琴挥舞手臂连续大喊了两声,场馆的安静被她连续的呐喊和观众欢呼的声浪打破了。然后,她上前和对手拥抱致意,迫不及待冲向国家队的教练和队友。

“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特别想哭,但是强忍着没哭出来。”24岁的林荷琴第一次参加世界格斗锦标赛,也是第一次为国征战,便实现中国在MMA世锦赛金牌零的突破。

这是格斗界水平最高的一项赛事。

林荷琴是52公斤这个级别里,中国队派出的唯一一名女子选手。此前一个月的国家队集训,其他选手在内部选拔赛中陆续被淘汰。

第一场世锦赛,林荷琴的对手是一名乌克兰的选手,不到两分钟,林荷琴TKO(降服)了强壮的对手。

格斗比赛的残酷在于时长短、对抗强。女子格斗一个回合三分钟,两个回合分晓胜负,无论是KO、TKO还是点数对比,最多只有六分钟。

根据赛制,世锦赛的淘汰赛是一天打完两场比赛,胜者晋级决赛。林荷琴一直在等待下一个对手出现。“等了太久,很耗体能,打第二场特别累,特别累,感觉是这次比赛当中最累的。”

“有一些心态和情绪的波动,因为你想赢嘛,冠军只有一个。”很长一段时间,林荷琴一个人躺在休息室,她闭着眼,思考着战术,旁边网球馆传来比赛的声音,她有些心烦意乱。

晚上9点多,林荷琴正在观看队友的比赛,工作人员突然跑来通知,“下一场是你打”。林荷琴带上拳套,没有热身,匆忙准备上场,“完全是临场发挥”。

擂台对面是一名印度选手。比赛打了完整的两个回合,林荷琴几乎是将对手摁在地上,疯狂攻击。六分钟后,林荷琴依靠点数获胜。

林荷琴顺利拿到了决赛的入场券。

这天晚上,林荷琴看到了决赛的对阵表,对手是一名俄罗斯选手。“我不认识,是在打淘汰赛的时候,看到她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对手,感觉站立的拳法要比我好”。

林荷琴有些紧张。她知道,想要夺得金牌,必须拼死一战。晚上睡觉前,林荷琴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明天要克敌制胜的战术。

沸腾的小村庄

林荷琴现在开始相信,走上格斗这条路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安排,也是最好的安排。

1993年,林荷琴出生在温州乐清市南岳镇前塘村的一户普通人家,“家庭条件不是太好”。这是距离东海只有两三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步行去海边只需二十分钟,一条河从村子穿过,林家老宅子就在河边,背后是郁郁葱葱的大山。

在小小的年纪,林荷琴的警察梦隔着电视屏幕开始萌芽。她和弟弟最大的快乐就是守在电视机前。“警匪片、破案的,我都喜欢看。”林荷琴还记得,那时候和伙伴玩警匪游戏,“我总是想当警察,偶尔当一次贼”。

梦想真正开启于初二。一天下午,林荷琴从同学口中听到,乐清体校的教练和舞蹈学校的老师过来挑选学生,林荷琴思考着,舞蹈和武术到底要选哪一个。想到自己的警察梦,林荷琴觉得学习武术本领与警察的距离更近一些。

在这个南方的小村庄,一个刻板的观念是觉得练习散打没有出息。林荷琴去体校后,村子里认识的街坊邻居碰到她的父母还会说:“你女儿为什么练这个,练武术没出息啊。”

最初,父亲林新平不同意女儿的想法,“一个女孩子去练这个干吗。”林荷琴又打电话给母亲,“被我妈又骂了一顿”。倔强的小女孩没有放弃,重新说服父亲,看到女儿如此坚定,林新平扔下一句话:“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去吧”。

林荷琴心里明白,因为自己的一再坚持,父母的思想也在慢慢转变,认可自己倔强的选择。当然,他们还是希望林荷琴找个安稳的工作,然后成家,“还是心疼我。”

林荷琴一步步在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也是以一己之力在纠正小村庄对体育运动固有的偏见。

世界冠军让这个普通的小村庄沸腾了。

10月22日,林荷琴回到村里,全村两三百人站在村口迎接,村里组织了锣鼓队,场面喜庆隆重,80多岁的爷爷亲自敲锣打鼓。这是只有红白喜事才会出现的仪式。

在林荷琴回家前一天夜里,林新平翻来覆去激动得睡不着,“我就在那想,怎么女儿就是世界冠军了,太不可思议。”

师承奥运冠军

林荷琴不断刷新自己的战绩。算上世锦赛的三场胜利,在综合格斗职业擂台上,林荷琴已取得了12胜1平1负的战绩。作为格斗选手,林荷琴出道不满两年。

在转战格斗以前,林荷琴是专业散打运动员,同样战绩耀眼:浙江省散打锦标赛冠军、浙江省运会散打冠军、全国青年散打锦标赛季军、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第五名等。

时光追溯到2008年,那年北京奥运会,秦力子代表中国队获得女子散打冠军,林荷琴当时看了那场比赛,深深地被秦力子的表现震撼了。

也许是缘分。2010年,林荷琴拿到浙江省运动会的散打冠军,被送到北京武警体工队深造,林荷琴惊讶地发现,体工队的散打教练正是秦力子,“有一种见到偶像的感觉。”

秦力子现在还记得,当时一起来的有3个小孩,只有林荷琴坚持了下来。“林荷琴的意志品质比较好,很有韧劲,有毅力的小姑娘。”

训练很苦。一次因为打对抗,林荷琴自信心受到了打击,躲在楼梯口偷偷抹眼泪。这一幕被秦力子看到了,秦力子走过去和这个委屈的小姑娘聊了一个多小时。“那时候她年龄还小,需要从心理上鼓励她,不能遇到困难就去退缩,要去战胜它,人生就是战胜一个个困难,才会变得越来越好。”

在秦力子眼里,林荷琴不服输的性格和她很像,“只要别人说我不行,我要去证明自己能行。”对于林荷琴,秦力子喜欢用激将法,“她的性格属于越挫越勇,不适合太多的安慰,要是遇到挫折,你给她太多关心,她会觉得自己很弱。”

这次世锦赛前的国家队集训,因为膝盖的伤势,林荷琴的状态不是太好,师徒两人聊了很长时间,秦力子又拿出了训练场上那种很严厉的口气:“你要么不去做一件事,要是选择了就一定把它做好,不能半途而废,这个赛事,如果你不去尝试一下,你怎么知道自己行还是不行。”

林荷琴说,秦力子是她的偶像,而其他人只能是学习的对象。直到现在,林荷琴站在综合格斗的擂台上,她总是想象着秦力子就坐在台下,注视她打出的每一拳。

一直注视她的秦力子期望着,林荷琴不要停滞,多打一些赛事展现自己,“这几年是运动员的黄金年龄,再多打出一些成绩,争取拿第二个、第三个世界冠军。”

格斗界的奇葩

世锦赛让林荷琴彻底火了。获得金牌的那天晚上,林荷琴以“世界上最能打的女人之一”上了微博搜索热点。林荷琴调侃说:“刚知道自己上了热搜榜,我还嫁的出去不?”

自那以后,林荷琴的新浪微博粉丝数量从一万一千多迅速增长到三万七千多,甚至出现了冒用她身份的骗子。10月10日,林荷琴不得不认证了实名微博。

拳迷们亲切称呼她为“林妹妹”。这是去年9月,粉丝送她的称号。一开始,有很多朋友觉得应该取一个更霸气的,“我当时觉得这个称号挺符合我的,就这个吧。”

不熟悉的人,第一眼见到林荷琴,会觉得她比较柔弱,林荷琴没有想过通过胜利去扭转这一印象。“不管是长相还是形体,还有性格,都和格斗搭不上边。我不太在意这些,他们怎么开心怎么来。”

从外表来看,林荷琴绝对不是那种“肌肉人”。她乐于接受这种反差,时常会自黑:我确实是格斗界的一个奇葩,肌肉没有,长相不像,体型不像,腹肌木有。

秦力子习惯称呼林荷琴“小兔子”。这是在体工队时,队友给起的昵称。林荷琴觉得符合自己的技术特点:不是力量型的选手,属于比较灵活,速度比较快的那种。

“其实我怕疼,只要我不在训练场和赛场,别人打我一下我都觉得疼。”林荷琴一脸认真地说着。

但站上赛场,邻家女孩“兔子”就变成一头凶猛的野兽。她观察对手,伺机攻击,迅速出拳,压制对手,重拳砸翻。在擂台上,她的最快纪录是76秒KO了俄罗斯选手莉莉娅·阿米妮娃。

注意林荷琴比赛的话,你会发现,她在比赛中很少用后拳,“因为肩伤已经好几年了,会习惯性地脱臼,现在希望能恢复,把这个拳再打出来。”

格斗比赛对抗激烈,林荷琴的伤病开始增多,每周有三天时间需要做康复治疗。“旧伤没好,新伤不断”。她说自己是易伤体质,刚刚结束训练,她掀起裤脚,右腿又多了几处淤青。

打回家乡

生活中的林荷琴性格开朗、爱笑,是俱乐部里的开心果。

林荷琴说她小时候其实是个胆小鬼,非常内向,见到陌生人不怎么说话。“就是见到亲戚也不敢说话,我妈老说我没礼貌。”直到练习体育以后,性格开始慢慢改变。

“我想通过自己的表现,让更多人知道,外表看似柔弱的人并不一定真的弱,不要小看任何一位女性,女人和男人一样,可以上台打擂。”林荷琴希望借助自己的比赛让更多女性去学习这项技能。

未来,林荷琴想在家乡打一场比赛,把综合格斗推广到南方城市。林荷琴是从南方一路“打”出来的孩子,南方人对格斗的偏见,她深有感触。“北方的拳馆比较多,对这项运动了解的也比南方人多,所以我希望南方人能有重视感。”

世界冠军的荣誉吸引媒体争相报道。对她个人而言,生活没有多少改变。世锦赛过去的一个月,林荷琴回了一趟家,开启了一场旅行,随后又回到了常年生活和训练的地方。

11月4日,林荷琴低着头,双手插兜,从祥云小镇热闹的街区穿过,咖啡店外,晒着太阳的小伙子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玩着手机。咖啡馆里,一个中年妇女,显然她被金牌、世界冠军的词汇吸引了,一个小时,她至少朝着林荷琴的方向看了三次,眼神充满狐疑。

没有人认出身旁的这位新晋世界冠军。

 

原标题:格斗女孩林荷琴:偏见、孤独与世界冠军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