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老船员驾艇三撞失控船 成渝高铁跨江桥躲过一劫

2018-07-13 07:08   来源: 华西都市报   编辑: 邓思璐   责任编辑: 马兰

57岁的老船员刘远和。

拦截作业后,“受伤”的海巡艇正在检修。

海巡艇船头栏杆撞击后已变形。

7月12日凌晨洪峰过境资阳

惊险一刻

失控船只撞向沱江一桥

早上6时40分,3艘连排失控船只与沱江一桥发生撞击,三只船撞桥后解体,其中一艘翻沉。6时50分,失控船又与沱江二桥发生擦挂,船只再次解体,一艘船翻沉,另一艘漂向下游。

图为失控船只撞向资阳沱江一桥瞬间。

7月12日凌晨3时许,每秒流量超8000立方米的洪峰抵达沱江资阳城区段,5艘失控抽少船随洪峰漂入资阳城区。刘远和、罗少明、李德康3名年过50岁的老船员临危受命前去处置,三人驾驶着巡逻用的海巡艇3次撞击失控船只,使其改变行进轨迹,成功让成渝高铁跨资阳沱江大桥免受撞击。

海巡艇并非抢险船,三名老船员撞击失控船的拦截行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三人凭借20多年的驾船经验,成功处置2艘失控船只。另外3艘为连排船,处置难度极大,在受到海巡艇的撞击后,仍继续前行,依次与资阳城区沱江一桥撞击、与沱江二桥擦挂,最终3艘船解体,两艘翻沉,一艘冲向内江。

7月12日下午1点,在海巡艇上呆了28个小时后,57岁的船员刘远和和同事才上岸吃了第一口饭。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田雪皎昔兴琪

情况紧急 驾巡逻艇三撞失控船

“7月11日接到通知,沱江大洪峰经过资阳。”刘远和说,11日上午9时许,他和另外两名船员罗少明、李德康便上了巡逻艇,在江面巡逻。

7月12日凌晨4时50分许,已在沱江上巡逻超过20小时的刘远和接到命令,一艘抽砂船已漂向资阳城区,威胁城区4座桥梁,让他们赶紧前往处置。当时,他们正在城区青年林(备注:资阳城区一处江心岛)附近江面上巡逻,接到命令后,三人立即赶往上游的野人滩。

5点40分左右,抵达野人滩,三人看到已经翻个底朝天的失控船,离成渝高铁跨沱江桥桥墩不足300米。“顺洪水位置,船体漂下来就要撞到桥墩。”刘远和说,根据经验,他们三人决定直接从侧面撞向失控船,等失控船翻过来后,再慢慢用巡逻艇将其推到岸边。

“失控船一撞就半翻过来,离桥墩很近了。”刘远和说,他们马上把船只往岸边推行,失控船从桥墩中间顺利通过,然后沉入水底。

三人正准备返回岸边,接其他巡逻同事,这时,刘远和的电话又响了。

“又有一艘失控船来了。”刘远和说,他回头看到失控船已经到了野人滩,有七八米长。刘远和与同事将海巡艇撞向失控船,准备将其击沉,但撞击并未成功。这时,他们发现更大的失控船来了,“3艘连排的船来了,桅杆比我们的海巡艇还高,眼看就要撞向高铁跨江桥。”

刘远和与同事只能放弃小的失控船,直接撞向连排船。

“体型太大,失控船上的钢架支出船体,撞击会挂翻我们的船。”刘远和说,这次撞击没有拦截住船只,但成功改变了连排船的行程,高铁跨江桥桥墩躲过了撞击。

惊险处置 巡逻艇船头已变形

雁江区地方海事处副处长甘平说,刘远和及另外两名船员处置失控船只过程中,危险重重。当时,每秒流量超8000立方米的洪峰刚刚抵达资阳城区段,水流速度很快,失控船移速也很快,冲击力很强。“撞击连排船只,如果处理不当,海巡艇就会倾覆沉没,船员会受伤。”

甘平还透露,刘远和驾驶的海巡艇在接到命令时,发动机已经淤泥过重,报警灯也亮起,“但只有唯一这一艘大型船只,只能让他们去处置。”

甘平说,撞击连排船只之前,她也登上了刘远和的海巡艇。撞击后,她才发现船头栏杆已经变形,如果继续撞击,海巡艇也有沉没的危险。不得已,海巡艇只得掉头去继续处置另一艘单只失控船。

单只失控船被撞后,成功避开高铁跨线桥桥墩,海巡艇调头后在青年林处拦住了它,将其推向岸边。刘远和一个箭步跳到了失控船的船舷上。“他带了绳子,将失控船拴在了一棵树上。”甘平说,此时已经早上6时20分许,洪峰已经抵达资阳近4小时,水流很急,如果处置过程中有任何的闪失,后果都不堪设想。

“当时没想到危险,都在凭经验想如何控制失控船。”12日下午1时许,吃完两个馒头后,刘远和准备短暂休息一下。他的同事罗少明、李德康则还在检修船只,因为发动机进入大量淤泥,已经无法继续航行。

水位猛升 失控船撞伤沱江一桥

其实,在撞击第二艘单体失控船只时,雁江区地方海事处也派出了快艇,由李德康驾驶,继续追踪失控连排船。

青年林下游依次是沱江三桥、沱江一桥、沱江二桥,其中面临威胁最大的是沱江一桥,这座修建于上世纪70年的桥梁,由多孔组成,失控船只难免会与其发生撞击。

成功处置两艘单体失控船后,海巡艇向3艘连排船追来。“水位升得太高,海巡艇无法从沱江三桥桥孔通过。”刘远和说,只有快艇继续追击,但是快艇太小,又不敢与连排船发生碰撞。当时,沱江资阳城区段警戒水位为340米,而实际水位则达到了357米。

早上6时40分,连排船只与沱江一桥发生撞击,三只船首次解体,其中一艘翻沉。6时50分,失控船又与沱江二桥发生擦挂,船只再次解体,一艘船翻沉,另一艘漂向下游。

上午7时10分,最后一艘失控船舶顺利通过南津驿电站大坝泄洪孔,最后在遂资眉跨江大桥附近消失。

随后,资阳市交通运输局现场勘察,发现沱江一桥(由新桥和老桥两部分组成)老桥部分被撞后受损严重。当天下午1时许,交警、交通运输部门联合发布通告对资阳市雁江城区沱江一桥老桥部分实施临时关闭,沱江一桥的新桥部分由单向通行改为双向通行。

目前,资阳市交通运输部门正组织专业机构评估被碰撞桥梁受损情况,并研究处置办法。沱江二桥受损轻于沱江一桥,仍正常通行。

下游拦截 失控船只疑似沉没

12日早上6点多,内江市资中县地方海事处收到资阳市雁江区地方海事处失控船走向通知后,在归德镇河段、文江镇杨柳滩河段分别设置拦截点,尽最大可能避免船只进入资中城区。

“在资中甘露镇河段,我们看到一艘已经倒扣过来的抽沙船,有三四米还露在水面上。”相关工作人员说。

发现船只后,资中县地方海事处工作人员开着海巡艇,在甘露镇玉皇村月亮峡的第一道拦截点等候拦截。但6个小时过去,却一直未能发现该船只,“可能已经沉没了。”该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当时水流速度,在正常情况下,船只早应该到达拦截点,可设置的两处拦截点,却均未发现失控船只。

据了解,失控船只从资阳漂向内江境内,需要连续穿过资阳南津驿水电站、王二溪水电站,翻过这两处的大坝后,才能到达内江资中境内。资中县地方海事处工作人员表示,该船只极有可能倒扣后,船体内的空气被排空而沉没,“也有可能中途搁浅了。”

据了解,与抽沙船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一个水箱和一个罐体,后两者都已经被成功拦截和固定,但暂不能确定该水箱来源于失控船只。

截至记者发稿前,该船只尚未被发现,疑似沉没。

见习记者肖洋摄影报道

原标题:老船员驾艇三撞失控船 成渝高铁跨江桥躲过一劫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