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本网最新  »  正文

60岁夫妇坚持无偿献血 献血总量相当于全身换血13次

2019-06-14 10:14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邓思璐   责任编辑: 马兰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姚雯君)6月14日报道 成都,有着一个数量可观的无偿献血群体,今天是国际献血日,全搜索走近了四川省首批无偿献血宣传大使王红虹和她的老伴儿身边,了解了老两口多年来的献血故事。

记者在成都市血液中心见到了60岁的王红虹,一身运动装,精神头儿特别好。“跟你们讲完之后我还要去打保龄球呢。”

王红虹和老伴儿沈骏都是无偿献血者,2001年,王红虹开始献血,到现在已经献了5600毫升全血,199个血小板,献血量相当于全身换血接近8次。2013年,在老伴儿的影响下,沈骏也开始献血了,到今年1月份最后一次献血,他一共献了131个血小板,献血量相当于全身换血接近5次,两个人加起来的献血量超过300个。

沈骏献血小板_副本

沈骏献血小板

得知能献血小板 “还有这种好事?”

2001年时,献血的人很少,每个街道、社区就会接到献血指标,在省委农工委工作的王红虹主动请缨,随着就同事们到成都市血液中心体检。“以前我在气象局工作,指标下来都让男同事抢了去,那次终于被我拿到了,我一直都有坚持运动,身体很好,一来就献成功了。就这样半年一次,半年一次,献了10年的全血。”

最开始献血的王红虹不知道有献血小板这一说。“那次,我因为要出过出差,就想在出国前卡着半年的间隔时间去献血,但是差两天,医生就是不让,”王红虹说,“当时就有医生给我说,你想多做好事为什么不献血小板呢,每次献血小板的间隔只需要一个月。我那时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好事,我就赶忙跑去血液中心了。”不久之后,王红虹就将半年一次的献全血,改为了一月一次的献血小板。

血小板对献血者的要求比较高,在那时来献血小板的人很少,因此非常稀缺。2013年,王红虹就把身体好转的老伴儿沈骏也“拉下了水”。

“血小板稀缺的时候,许多需要血小板的病人亲属会到血液中心跪着求人献血小板。我想着献血小板的次数比较密集,而且60岁以后就不能献了,我想在最后能献血的时间段可以救更多的人,”沈骏告诉记者。在沈骏献血的6年里,他的朋友还曾经用过他的血小板。

夫妻二人的献血证_副本

夫妻二人的献血证

资助三个女孩儿读大学 因献血身体特别健康

不仅仅是献血,因为献血,还衍生出来了不少故事,甚至改变了老两口的退休生活。在王红虹工作的那些年里,她支助了三个女孩儿,负责供他们读大学。“我记得有一次,我供的第一个女孩儿给我来电话说她生病了,看病花光了身上所有的生活费,那会儿我本身赚得不多,也没有钱,还好当时正好参加了成都市的献血活动,献一个全血有三天假期和500块钱的补助,我就领了那500,给她寄了300,渡过了最难过的一个月。”

献血这么多年,王红虹家人一直都很支持。“我儿子知道我在献血,他满了18岁就自己跑到天府广场去献血,献完回来还跟我比,说‘妈,你第一次献200,我献了400。’父母看到献血完了之后的我这么健康,他们也没有反对,特别是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我的照片的时候,他们特别高兴,我爸还给我赋了首诗。”

因为要献血小板,王红虹和老伴儿的生活也变得特别健康。了解了献血小板的知识,老两口就会更好地去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坚持满足体检要求。直到现在,还保持着每周三次地保龄球运动。“我在我们保龄球队还是小鲜肉呢,”沈骏说,“我们老年保龄球队最老的86老了,70多的占多数,像我这种60出头的,肯定是小鲜肉。”

沈骏最后一次献血_副本

沈骏最后一次献血


献血主力军从亲戚朋友变成了大学生

除了打保龄球外,2012年底,王红虹和几个小伙伴还在成都市血液中心成立了他们的自愿服务队,进社区、进校园,近几年的无偿献血号召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献血的主力军从原来的亲戚朋友变成了现在的大学生。王红虹告诉记者,7月份大学放假之前,会有很多大学生推着行李箱来到血液中心献血,献完就去赶飞机赶火车回家。等到开学来成都的时候也是这样,会拖着行李箱来到血液中心,献完再去学校。

一开始,自愿服务队只是维持血液中心的秩序,但是有一件事,让王红虹觉得单是这样完全不够。“当时我们服务队成立还不久,有一车人专门从遂宁开车过来献血,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全部都是一个村的,村里有个人生病了,他们就组团过来帮他,大家都很无畏。但是体检后,只有两个人合格了,原因是他们连夜赶到成都,转氨酶高了。”从那时候起,王红虹和小伙伴们就兼任起了宣传员,让市民懂得献血前要做一些怎样的准备,对于合格的献血者,还会鼓励他们成为长期献血者。

王红虹的荣誉证书_副本

王红虹的荣誉证书

61岁生日前一天 一定要献最后一次血

今年1月,在沈骏61岁生日的前一天,他在老伴儿还有好朋友奥运冠军张山的陪同下,到成都市血液中心献了最后一次血小板,还合拍了一张照片。沈骏从衣服兜里掏出照片递给记者,说:“我把这张照片洗出来了,每天都拿出来看,很欣慰。坚持献血这么多年,很想继续献下去,那会儿心里还是很不甘的。”

当记者询问王红虹,在61岁生日前一天会不会也来献血,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了,越来越临近的‘献血退休’,我心里还是有点遗憾,因为还有很多比我献得多的,我还想冲,但年龄到了没有办法,但我也感到高兴,因为现在又很多年轻人的跟上,无偿献血是后继有人的。”

看着这些年所获得的厚厚地献血证和一张张奖状,王红虹说:“献血证记录了我们的300多次健康,300多次救人,一袋血用于临床不止救治一个人,我特别地骄傲。”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