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志愿者千里送回病重儿子 73岁母亲陷入两难纠结

2019-06-25 17:48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申海娟   责任编辑: 马兰

46岁的陆乾明躺在病床上,翻身挠痒都需要73岁的妈妈石福珍帮忙。

两个星期前,陆乾明因为脑梗中风、肾衰竭等多种疾病,倒在东莞虎门街头,一个不知名的好心人将他送往医院。随后,东莞“让爱回家”志愿者接手照顾一周,待他生命无虞后,志愿者为母子俩找了一辆救护车,跨越千里将两人送回成都。

然而,母亲却陷入了两难的纠结中。

面对需要日夜照顾的儿子,妈妈萌生了放弃的想法——单薄的母亲石福珍日以继夜地照顾120多斤重的儿子,早已精疲力尽,还得面对高昂的治疗费,“可是,放弃他,他是一条生命;不放弃,我又无能为力。”

三无人员突发重病被送入医院

6月9日,“让爱回家”志愿者彭会红在东莞第五人民医院急诊科见到陆乾明。彼时,陆乾明以三无人员身份被收治,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病情危重。

“他意识不清,眼睛睁不开,医院护士护工问了一天,也没拿到他的名字、地址信息。”彭会红说,医院向东莞“让爱回家”公益组织求助,她接手后,全程跟进。

问信息,彭会红有技巧。她拿出地址软件,一个个点开。“我跟他说,如果我问得对,你点下头或者眨下眼。”彭会红说,她点到四川,陆乾明点头;指向成都,眨眼;移到成华区杉板桥路,他两眼放光……就这样,彭会红在医院花了一天时间,就拿到陆乾明的完整户籍地址和姓名。

“让爱回家”四川负责人刘新彬从杉板桥社区了解到,陆乾明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亲,多年前从成华区搬走,不知所终。

东莞虎门这边,陆乾明的病情并不乐观,脑梗中风、右边瘫痪,糖尿病、高血压、肾衰竭、心脏衰竭,多病齐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把彭会红吓得心惊胆战。

6月10日,志愿者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终于联系上陆乾明母亲石福珍。石福珍今年73岁,患有高血压。如何告诉石福珍关于儿子的消息,刘新彬被难倒了。

“如实告诉她,她有病,万一激动出事了怎么办? ”刘新彬说,他和另外一名志愿者数次试探,最终只告诉她,陆乾明在东莞生病,请她把户口本带到东莞来。

老人行动迟缓,如何出门?石福珍多年前邻居家的女婿王家顺伸出了援手。“陆妈妈打电话求帮忙,丈母娘家只有我一个男丁,我工作忙,让在家养脚伤的哥哥陪着她去。”王家顺说。

志愿者轮流照顾,还募捐送他回家

6月15日,石福珍和王家顺的哥哥抵达东莞,志愿者接了两人,为他们安排了旅馆。陆乾明因为浑身体廯严重被转入感染科。在医院见到儿子,石福珍当场就抱着儿子大哭。

“妈妈哭得很心酸,儿子很激动,可是想说话,说不出来。”彭会红说,后面几天,石福珍日夜陪伴在医院,担心石福珍身体状况,三十几名志愿者每天轮值,到医院陪护。

QQ图片20190625174847

让爱回家志愿者

“在感染科又抢救两次。”彭会红说,陆乾明因为身上的皮肤病经常将身上衣服蹭掉,护士为他翻身,给他穿衣服,甚至连他身上的纸尿裤,都是志愿者购买的。

有一个专业按摩的志愿者住在石龙镇,石龙距离虎门几十公里,这名志愿者还专门驱车过来,为陆乾明母子俩按摩了一下午。

QQ图片20190625174853

志愿者为陆乾明按摩

“医院医生护士、志愿者真的尽心尽力,花费了巨大心血,到最后,她妈妈都对我们产生了依赖性。”彭会红说。

经过一周治疗,陆乾明脱离生命危险,石福珍提出回家。

“陆乾明这种情况,坐车肯定是不行的,只有用救护车运送。”彭会红说,虎门距离目的地成都郫都区人民医院1700多公里,社会救护车要价1.7万,志愿者好说歹说,降到14000多元。

石福珍说自己没钱,“让爱回家”志愿者再次发起募捐,募集了1万多元,解决了路费。

QQ图片20190625174858

出发前合影

6月22日晚8点,在两名司机和两名护士护送下,石福珍和陆乾明踏上回家之路。6月23日,在志愿者的对接下,陆乾明被郫都区人民医院收治住院。

母亲:儿子一直在东莞打工很少回家

6月24日,红星新闻记者在郫都区人民医院见到陆乾明。他躺在被调高的病床上,全身浮肿,因为右边瘫痪,无法着力,不停从床头滑下来,每滑下来一次,陆乾明叫唤一次,又因为患有皮肤病,背后瘙痒,陆乾明又叫唤。

有时,石福珍无视他的叫唤。“等下嘛,你别理他。”石福珍对记者说,可嘴上虽然这么说,手上却开始去抱抬陆乾明,石福珍身形单薄,脸色蜡黄,陆乾明目测有一百二十多斤,即便耗尽全身力气,陆乾明依然纹丝不动。记者帮手,两人齐力,方能将陆乾明挪上床头。

QQ图片20190625174905

石福珍在照顾儿子

采访间隙,护士向石福珍询问陆乾明小便次数,石福珍呛声:“这不是应该你们观察的么?我不懂这个,每次你来记录,完了我再倒掉。”

石福珍说,她面临着无奈的艰难选择——是否该放弃儿子。“今天早上他抱着我哭,说拖累我了,不想活了。”她陷入纠结中,放弃,这是一条生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不放弃,她又确实无力背负。

石福珍老伴于11年前生病去世,后来家里房子拆迁,拿到赔付款71万元,19万还了老伴生病的欠款,20万给了陆乾明外出做生意,血本无归。此后,陆乾明一直在东莞打工,鲜少回家。

“去年春节回家,背着电脑,手上戴着手表,这一次,什么都没有。”石福珍说,这么多年用度,家里拆迁款所剩不多,陆乾明外出务工10年,没有给家里寄过一分钱,有时回家,外出路费还找自己要。为此,2017年自己生病,她一声不吭,独自挺了过来。“要他回来干嘛,走时找你要路费?”

如今,石福珍靠每月2000多元退休工资过日子,已经46岁的陆乾明无一分积蓄。“昨天入院让交2万元的住院费,我哪里来的钱?”

红星新闻记者从郫都区人民医院获悉,最终,石福珍交了1万元的入院费。

主治医生:他病情较重,无法预估治疗费用

从陆乾明的只言片语中,记者得知,陆乾明此前在东莞一家服装厂工作,月薪6000元,在见客户的路途中脑梗中风入院。

不过这话,医院、志愿者及王家顺皆觉得不可信。

“东莞警方查了很久,都没有查到他的个人信息,只能以‘三无’人员进行收治。”彭会红说,正因为此,医院以“‘三无’人员救助”渠道向社会事务局申请医药费免除。据悉,在东莞第五人民医院,陆乾明一共花费3万多元。

“如果只是单纯的脑梗中风,治疗后再慢慢地在家做康复训练,肢体功能是有可能恢复的。”陆乾明主治医生李医生介绍说,但是除了脑梗中风,陆乾明还患有糖尿病、高血压,肾衰竭和心脏衰竭,无法评估治疗效果。“治疗下来,肯定是个无底洞。”

郫都区人民医院相关人士透露,陆乾明病情较为危重,目前以保命为主,无法预估治疗费用。

成都杉板桥社区负责人表示,针对陆乾明情况,石福珍可以向社区申请临时救助和进行残疾鉴定,今年购买明年的医保。“半瘫痪应该鉴定为二级残疾,每个月有六七百元的补助。”该位负责人说,明年医保一旦生效,住院可以报销80%以上。

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标题:志愿者千里送回病重儿子 73岁母亲陷入两难纠结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