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中国足球归化时代,别让“好心”办坏事

2019-07-18 07:02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编辑: 孙仲秋   责任编辑: 马兰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8日电(王思硕) 中国足协拟归化多名国内联赛外援的消息流传坊间,日前网上曝出多张归化球员入籍证书,更让这一悬念显得愈发“真实”。与此同时,季前放话未来“全华班出战中超”的广州恒大接连与多位潜在归化对象产生联系。各方声音鱼龙混杂,今年来始终处在舆论风口的归化问题日益升温。不过,归化虽是“捷径”一条,中国足球若想取得持续突破,打铁还需自身硬。

国足迎来归化“元年”

2019年,中国足球进入归化政策快车道。拥有华裔血统的侯永永、李可先后加入中国国籍,成为北京国安征战本赛季国内各级赛事的重要力量。中超联赛第15轮,完成注册手续的德尔加多以中国球员身份代表山东鲁能出战,再开非血统式归化先河。6月初,李可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热身赛,国足历史首位归化球员完成亮相。

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除了已经确定的3位出场归化球员之外,恒大后卫布朗宁的归化工作还在进程中;同时,效力中超、中甲的多位外援都已进入中国足协的归化清单,其中包括不少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埃尔克森、费尔南多、阿洛伊西奥、阿兰、高拉特……外界释放的种种信号,预示着中国足球的归化行动或许在不远的未来取得更大成果。

事实上,球员归化放眼国际足坛并不罕见,前国脚邵佳一曾对此进行过自己的解读:“我对球员归化持支持和开放的态度,据我观察,世界足球强国中可能只有巴西一个国家没有过归化球员的先例。”而在国籍管理更为严格的中国,对外籍运动员的归化工作通常分为两种:以侯永永、李可、布朗宁、罗伯特-萧为代表的有血缘关系的球员,以及纯粹的归化外援。

三代以内拥有血缘关系的球员,可以直接进行归化,侯永永与李可均已作为内援代表国安出战中超联赛。而非血缘关系的外援如想通过归化代表中国男足征战国际赛事,则需要满足国际足联规定。此前未代表各年龄段国家队登上国际比赛赛场,并在中国联赛效力满五年的球员,有望通过归化途经披上国足战袍。

2013年登陆中超联赛的埃尔克森,是目前最符合非血缘归化政策的球员。身为一名巴西球员,他尚未有过国字号球队的出战经历,并先后在恒大、上港效力年满5载,此外,巴西人阿洛伊西奥同样符合归化的年限要求。而“小摩托”费尔南多、高拉特、阿兰均在2015年初来到中国,将于明年达到5年期限。理论上讲,以上三人都有可能为中国队的2022世界杯大计献力。

赛季前曾表态未来力争排出全华班阵容的恒大,近期与多位归化球员产生传闻。由于麾下已有布朗宁与短租至中甲上海申鑫的罗伯特-萧,一旦成功签下埃尔克森、费尔南多与阿洛伊西奥,恒大多达5人的强大归化阵容随即成型,如果再有高拉特的加入,来自恒大的“全华班”或许包括了5-6名归化球员。届时,他们对竞争对手构成的威胁将被推向顶峰。

体育圈归化,中国早有先例

外界争论良久的归化政策在国内足球领域全面铺开的同时,通过入籍运动员提升项目竞争力却在中国体育界早有先例。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奥运历史首位马术三项运动员亮相赛场,他就是中英混血的华天。为代表中国出战奥运会,华天自愿放弃英国国籍,此后,他成为中国马术界的希望之星,亚运会成绩不俗,奥运会也曾杀入8强。点击进入下一页

谷爱凌个人信息一栏,国籍处图标已变更。 图片来源:FIS官网截图。

去年进行的平昌冬奥会,各代表队共派出2920人参赛,其中包括178名归化运动员,虽然大赛已然落下帷幕,但在归化策略上的尝试正在向下延续。正式进入2022冬奥周期后,中国冬季项目的归化脚步加快,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与各单项协会相继发布通知,放宽国内冬季项目赛事参赛选手及参赛组织条件,对符合条件的非注册运动员、华侨和外籍运动员给予足够关照。

冰雪项目的发展,正在走向中国体育版图的中心区域,而运动员永远是其中的主体与核心。中国冬季运动群众基础相对薄弱,相关项目在快速生长中遭遇极大限制因素。家门口的比赛,无论运动队还是各界声音都希望以足够满意的成绩收官,归化因此成为可行方案之一。归化运动员的到来,不仅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国家队成绩,更能带来先进的训练理念,突破技战术瓶颈。

鉴于海外打冰球的华裔球员基数达千人以上,中国冰球队从2017年开始公开选拔,多名有血统联系的海外球员,经过归化进入中国球队。2016年组建的昆仑鸿星万科龙冰球队,正在大陆冰球联赛征战,目前,球队已吸纳近10名归化球员,其中部分球员已成为国家队中坚力量。此外,6月初登上微博热搜的中国滑雪界首位归化运动员谷爱凌,也是中国冲击奥运领奖台的关键人物。

归化的同时,更需要“规划”

冬季项目的归化政策稳步推进已有两年,但对其孰优孰劣的讨论,直至2019年才攀至顶峰。当归化与足球运动碰撞在一起,激起的火花远非其它项目能比。前有李可、侯永永、德尔加多,后有一众抢手归化“新援”等待加入,中国足球归化时代已悄然到来。而当李可出现在国家队单后腰位置,用他极大的防守覆盖面积镇守后场,国足已然体验到归化的“魔力”。

球员归化,目的在于短期之内迅速提升球队实力,改善球员整体能力。对于志在冲击卡塔尔世界杯的国足,亦或将视线锁定2022年冬奥会的中国冬季项目各队,显然都把目标放在了高于现有实力的层面上,有了归化帮忙,抵达梦想的距离便会大大“缩短”。靠着归化球员冲出亚洲绝对不是什么丢人的事,那些华裔血统的冰雪运动员,也同样能够触发广大雪迷心底的民族自豪感。

邻国日本的足球蜕变史中,归化占据重要角色。从最早的桑托斯到三都主,日本对归化球员的使用始终配合着足协制定的足球百年计划,循序渐进地推进,最终带动了本国足球的快速发展。归化在短期内提升运动队成绩方面作用明显,但从国家运动发展的长期规律来看,归化只应成为运动规划的手段之一。归根到底,中国足球的发展必须依靠长远规划,而非简单粗暴地归化海外运动员。

中国足球需要提纲挈领的长久目标。四年一度的世预赛、奥运赛,成为每一届国家队奋斗的最大任务,但对成绩追求的同时,中国足球的土壤如何能借到东风、接收到更多养料,或许同样值得关注。在此期间,归化可能会让国足的下一张答卷更好看些,但唯有热潮尘埃落定,外界才会看到真真切切的成果——归化之路到底是中国足球的“敲门砖”,还是“遮羞布”?毕竟,我们老生常谈的那些问题依然隐匿在侧,从没离开过。(完)

原标题:体坛观察丨中国足球归化时代,别让“好心”办坏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