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本网最新  »  正文

英雄未逝,只是长眠!今天,我们送大邑抗洪牺牲民警最后一程

2019-08-26 19:53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段琪琳   责任编辑: 马兰

英雄未逝,只是长眠!今天,我们送大邑抗洪牺牲民警最后一程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今天

8月20日凌晨2点15分,由于山洪爆发,急需救援,西岭派出所副所长李科、辅警周正良、辅警罗永红立即出警,开着警车,立即出发了。

在这10多分钟前,36岁的罗永红刚泡了一杯茶,没来得及喝上几口;

4个多小时前,34岁的李科填好了一份请假条,准备第二天休假回家看望父母和爷爷;

半天前,39岁的周正良给儿子承诺,在第二天儿子11岁生日时,带他去大邑县城玩耍。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619

▲周正良(左)李科(右)

“雨太大了,不敢开太快,车打滑。”这是大邑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当晚记录下的与李科的最后的通话录音,“确认过了,(游客)车冲走了,没有人员伤亡”······在李科说完这句话后不久,三人连人带车,如同电话里消失的信号,消失在雨夜中。

20日下午2时许,噩耗传来,搜寻人员分别在两河口和花水湾河坝找到李科、周正良的遗体,两人不幸因公牺牲。辅警罗永红仍处于失联状态。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638

8月26日,英雄李科、周正良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四川成都大邑县龙门殡仪馆举行。

早上7时,人们早早就在龙门殡仪馆排起了长长的队。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702

战洪水 献风华身躯山河动容,为人民 撒青春热血天地同悲”在步入殡仪馆近两公里的道路上,挂着敬献英雄的横幅。

三山五岳铸造了蓝盾,黄河长江打磨了警魂,您们是人民的骄傲,一路走好!英雄!”在网络上,网友们纷纷留言致敬······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739

8月26日上午9时许,英雄李科、周正良的遗体告别仪式开始。

“为李科同志、周正良同志默哀!”挽歌奏响,泪湿眼眶,全体肃立,庄严沉重,民警、消防等脱帽致哀。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752

在送别仪式的礼堂里,“不忘初心舍身为民 牢记使命忠诚担当”的挽联高悬,英雄安卧在簇满鲜花的灵柩中。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811

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人员列队依次向因公牺牲英雄告别,敬献鲜花。

悼念仪式上李科、周正良的家属悲痛难抑。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825

李科四岁的儿子提出想要看爸爸,刚刚默哀告别时还懵懂的他,被家人抱起,站在水晶棺前时,突然望向李科遗体,大喊了数声“爸爸,爸爸,爸爸。”

一声声的呼唤,在场人无不心酸难受,李科妻子与父母均泣不成声。

“跟爸爸拜拜,等爸爸休息一下。”澄澄不愿离去,家人只能安慰他,“一会儿再来看爸爸。”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851

在前来送行的人群中,三位小朋友引人注意,他们手里拿了三副画,其中一副画上面画着一位穿着制服敬礼的警察,旁边写着“英雄未逝、只是长眠”。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905

原来,8月19日,孩子们曾和家人在西岭雪山玩耍,哪里知道刚刚上山不久,就被困住了。“最后是警察、武警官兵和政府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才下山的。”

其中一位孩子的妈妈陈女士说,知道今天是李科、周正良两位英雄悼念仪式,昨天,孩子就主动将画画好了。“女儿说,她的命就是警察叔叔的命。我们心情非常悲痛。”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919

追忆英雄

//

最后一次出警:

“不要收东西了 安全重要”

//

8月19日晚上22点左右,大邑县西部沿山乡镇出现暴雨到大暴雨天气过程,个别地方特大暴雨,据@大邑气象 20日8时发布的实时通报,19日22时至20日8时,西岭降雨量达到254.7毫米,为当时监测的最强降水。暴雨导致河道水位上涨,部分道路被洪水冲毁,有群众和游客滞留。

事发当晚,李科、周正良、罗永红和蒋红军是当值的班组。蒋红军代班,留守派出所,李科带着周正良和罗永红上山,疏散转移群众。

“吴玉珍!你不要去收东西了!东西不重要!”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933

▲吴玉珍在回忆20日凌晨的情况

吴玉珍是西岭镇云华村13组的村民,家里开了一个烧烤店。据其称,那天晚上雨太大了,水涨起来了,刚刚买回来的一大批烧烤碳还堆在楼下,吴玉珍打着伞要去搬回来,“打伞都没有用,水淹到脚踝了。”

一把拉住吴玉珍的,正是周正良。他们从山上方向下来,周正良冲过来,把她往屋里拉,焦急地劝了一两句,“这水这么急这么大你就不要去抢东西了,命要紧还是东西要紧。”说完又去劝对面收东西的李老板。

涨水了,赶快转移游客。”

20日凌晨2点过,西岭镇云华村西岭酒店老板龚彪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吼叫声惊醒。龚彪穿好衣服跑出门外一看,河水已经翻上路面,低洼处水淹至小腿了,李科带着辅警周正良、罗永红正在挨个通知居民和游客转移。

“我们酒店有60余名游客,人比较多,李科特别叮嘱我要将游客转移到安全地带。”

随后,龚彪跑到对面自家的茶楼准备抢救一些物资,被李科看到后,赶紧上前再次喊他离开。

闪着警灯的警车在云华村外的路上开了上去、又开下来,第二次上山后,吴玉珍就再也没见车下山了

//

最后一次通话:

“雨太大了 车打滑 没有人员伤亡”

//

雨太大了,不敢开太快,车打滑。”8月20日凌晨3时许,大邑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第二次和出警的李科联系,询问救援情况,这段话,成为了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段声音。

20日凌晨2时11分,大邑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2名群众报警,“西岭镇云华村雨势很大,山洪暴发,现被洪水围困,急需救援”,指挥中心随即指令西岭派出所前往救援。

微信图片_20190826194959

▲李科前同事周辉回忆和李科经历的往事

李科带队前往云华村的路上,指挥中心两次联系,询问救援进展。

我们马上到云华村了,雨太大了,不敢开快了,车打滑。”第一次通话,李科回复说,路上有积水,雨特别大,视线也不好,走得慢。

3时10分左右,指挥中心与李科第二次通话,信号开始出现中断,连续拨打了三次,才接通李科的电话

李科表示,他们还没有和消防人员汇合,雨太大,不敢开太快,但已经与报警人电话联系,车辆被洪水冲走,但没有人员伤亡。

在指挥中心工作人员与李科核实报警人电话号码时,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细碎轻微的异响,随后,信号中断,再也没有回音

云华村14组村民李建中记得,那是20日凌晨3点多,洪水涨上来了,社长黄云明来喊他们撤离,李建中看着刚刚漫上院坝的水,有些不想走。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019

▲云华村十四组李建中带记者来到现场,远处倾斜电杆旁路面就是警灯灯光消失的地方

对岸,就是通往西岭雪山滑雪场的公路,李建中家的位置,小地名叫做“丁木沟”。电已经停了,电话也不通,频繁的闪电亮起,李建中看到,先是一辆119消防救援车往山上开去,不到10分钟,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也开了上来,刚刚好开在屋正对面的位置时,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警灯消失了,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是不是大石头落下来,把车打到了?咋个警灯没看到了?

李建中说,那个位置前几年曾有过塌方落石,尽管心有疑虑,但没有细想。

此时,河沟里的水已经淹到屋角以上30厘米左右,猛涨的河水卷起的巨浪砸到了屋顶,必须要马上撤离了!李建中离开家,来到了村委会的安置点上。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037

▲云华村十四组李建中向记者讲述当晚的情况

第二天,雨稍微小了些,回家查看的李建中发现,凌晨时警灯消失的地方,大约三四十米的公路路面已经完全被冲垮,洪水冲击着路基,原本只有三四十米的河道,已经被冲出了六七十米宽,“大概就在那个电线杆的位置(消失的)。”

20日下午,李科和周正良牺牲、罗永红失联的消息传到村里。李建中这才意识到,凌晨的那声巨响,可能是警车掉进了河里,而不是什么巨石

//

最后一次遥望:

儿子开着自己的车转移群众

//

1:17,周国兴清晰地记得,20日凌晨,雨夜惊醒后,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几分钟后,他看到了小儿子周正良。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小儿子留给他的,最后一个身影。

被河里的“轰隆轰隆”巨响吵醒,周国兴发现外面正在下暴雨,但觉察到不像是雷声。

他起身,走出房间,河里的水已经开始漫上来,雨下得很大。周国兴站在高处,大约15米开外,周正良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刚把河边上漂流公司的留守员工送到云华小区,大概有10多个人。周正良还喊上了大哥,疏散完员工,兄弟俩在路边站了一下。

一辆警车开了上来,周正良把自己的车放在了西岭酒店,很快地上了警车,然后离开了周国兴的视野。“这么大的雨,是有人报警吧。”周正良没有多想,也没有喊他一声,儿子的工作就是这样,以为又是平常的一天。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058

▲周正良的父亲及亲属来到周正良的备勤室整理遗物,老父亲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

第二天,周国兴听说上山的公路被洪水冲垮了,他给周正良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后来,有人说,出事了。

周国兴心里不安,徒步走了几公里,到了路中断了的地方,想去看看。路上拉起了警戒线,不能往前走了。河沟里的水还在翻腾。

下午4点左右,噩耗传来。周国兴觉得天旋地转,站不住了。

周正良走的那天,正是他11岁儿子的生日

//

最后一张请假条:

“妈,我明天就去请假 带儿子回来看爷爷”

//

在李科的办公桌上,有一张《成都市公安局民警请(休)假审批表》,请休假时间是8月21日至8月26日,共4天,请假事由“回重庆忠县看父母”。填报时间,刚好是李科值班的2019年8月19日。

19日晚上9点多,李科的妻子曹茜接到电话,李科告诉她,所上通知可以休假了,他已经填了请假条,20日早上交了班,他就先回县局签字,然后就回重庆忠县的老家。“喊我早上起来就收拾行李,等他回来。”曹茜是一名教师,暑假只剩下几天,但李科这才有时间休假,自然十分高兴。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120

▲李科的请假条

19日晚上22时左右,李科又给在重庆忠县老家的妈妈刘承琼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好久没回来了,他第二天就可以请假,带儿子回来看爷爷,晚上就能回家了。”刘承琼说,李科爷爷今年已经93岁,春节时跌倒大腿股骨骨折,做了手术,李科工作忙,没能赶回家,心里一直很愧疚。

儿子要回家来,刘承琼一早起来,就去买了李科最喜欢的吃的醪糟。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155

▲李科生前照

20日早上,曹茜收拾好行李,想问问李科什么时候能回来,但电话打不通。几百公里外,刘承琼一直等到早上10点多,儿子应该下班了,但也没打电话回来,请到假了吗?出发了吗?

刘承琼给曹茜打电话,曹茜说自己也只知道山里涨水了,路冲断了,安慰刘承琼,可能是信号断了才打不通。一家人在忐忑中等待。

直到下午3点,坏消息,终究还是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212

▲李科的妻子接受采访

//

最后一杯清茶:

“红哥,你在哪”

//

在西岭派出所的值班室前台,左侧的座位前,摆着一杯泡好的茶,只喝了一两口。那是罗永红的位置,茶也是他出警前十多分钟才泡的。

20日下午,李科和周正良的遗体陆续被发现,罗永红仍失联。

出事后,那杯茶仍旧被放在桌上,同事们舍不得挪动。

值班室墙上的公示牌上,还挂着李科的照片。23日,到西岭派出所收拾儿子遗物的刘承琼、李光奎看到照片就痛哭不已,刘承琼抱着儿子办公室的铭牌不愿撒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照片。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236

▲罗永红的微信昵称是“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采访时说,为了英雄的儿子“要化悲痛为微笑”,一直不曾展现悲痛的周国兴看到儿子备勤室的铺被,再也没忍住,他躲过人群,在一间办公室痛哭。

派出所值班室的电话不断响起,民警们强忍着悲痛继续开展相关救援工作。

只是工作间隙,抬头看到那杯茶,忍不住会想,“红哥,你到底在哪?

21日凌晨,协警张朋昆出勤回来,站在派出所门口,下意识喊了一声,“良哥”,然后反应过来,那个总会回他“昆儿,咋子”的良哥,不在了。

吴玉珍这几天没睡过好觉,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那天周正良焦急地逮住自己的手往安全的地方拽。“他救了我的命。”

23日下午5点,在西岭雪山景区连续工作4日的西岭派出所所长谭进勇终于安全疏散完所有滞留游客,下山后因伤直接被送进医院。24日一早,还戴着住院手环的他回到派出所,所上11个民警、辅警,如今只剩下8人。他失去了他的兄弟伙。

微信图片_20190826195259

▲西岭派出所所长接受采访时流下眼泪

河道里的水位已经下降了很多,尽管还裹挟着泥沙,但总归会恢复清澈。连续三日暴雨后的天气在放晴。挖掘机在清理打通便道,进入西岭雪山景区的道路会重建,游客,还会再来。

但周正良和李科,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他们既是孩子的父亲,也是父母的孩子,更是人们心中的英雄!

巍巍雪山为证,英雄警魂相承!英雄未逝,只是长眠!

英雄们一路走好!

本文部分资料综合自红星新闻

编辑:严诗琪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