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轮椅兄弟”先后去世均捐献遗体 15岁妹妹扛起一家希望

2019-11-09 09:20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韩钰宁   责任编辑: 马兰

1

“轮椅兄弟”一家

四川达州万源市,有对“轮椅兄弟”——熊仕华、熊仕渊,两兄弟从小全身无力无法行走, 10多岁时经检查患有“假肥大型肌营养不良”,后来长期在轮椅上生活。但这并没有束缚住他们对生活的渴望与奋斗,由于父亲也患上重病,在母亲的照料和当地政府帮助下,两兄弟都考上大学并顺利完成学业。

然而,就在他们开始计划着经营整个家庭和未来生活时,病魔再次来袭,2015年,哥哥熊仕华因“假肥大型肌营养不良”在成都去世;2019年10月,弟弟熊仕渊也因高烧一病不起,后不幸离世。

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两兄弟做出了相同的选择——捐献眼角膜和遗体。

如今,曾经的五口之家,只剩下患有骨癌的父亲、58岁的母亲和正在读初三的妹妹,希望都落在了妹妹一个人身上。未来,怎么走?15岁的妹妹熊仕琴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

回报社会

“轮椅兄弟”先后去世 留下遗愿捐献眼角膜和遗体

因为患上同一种病,熊仕华、熊仕渊两兄弟无法行走,长年坐在轮椅上生活,被大家称为 “轮椅兄弟”。在生命弥留之际,他们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10月30日,“轮椅兄弟”中的弟弟熊仕渊,在达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病房内离世,生命定格在26岁。按照他的生前遗愿,家属捐献了他的眼角膜和遗体。而在4年前,2015年5月28日,熊仕渊的大哥熊仕华在成都因病去世后,也将眼角膜和遗体捐献给了华西医院供医学研究。

在医院,意识清醒时的熊仕渊拉着妹妹的手,看着母亲周远朴说:“一定要把我的遗体捐出去供医学研究,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回报社会。”

妹妹熊仕琴介绍,在捐献眼角膜和遗体时,自己劝了妈妈几个小时,提出要遵照二哥熊仕渊的遗愿,最后妈妈才同意自己代笔申请捐赠。

大哥熊仕华曾留下遗愿去世后捐赠眼角膜和遗体,弟弟熊仕渊生前曾表示,自己死后也要和哥哥一样,捐献自己的遗体和眼角膜。

周远朴告诉记者,两个儿子在2005年患病后不久就无法行走,多年来靠轮椅生活。后来,在万源市党委、政府帮助下,减轻了家里负担,两兄弟考上了大学。大儿子熊仕华生前曾对周远朴说:“人就算活100岁最终都将离开世界,你不要难过。我将来走了,你就把我的遗体捐出,也转告社会关心我们的爱心人士,请他们原谅我,不能为社会做贡献了,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回报社会。”

周远朴哭着说:“两兄弟都说没有机会回报社会,最后都选择了愿意捐献眼角膜和遗体。”

如今,熊仕渊的眼角膜已经捐献给泸州和雅安的两人,遗体捐给了达州职业技术学院供医学研究。

力所能及

免费给学生补课 “没有回报社会,能做一点是一点”

11月7日,记者来到万源熊仕渊家中,正好遇见长辈前来开导周远朴。

往日里,院子里来找熊仕渊补课的孩子经常来问作业,家里热热闹闹的。熊仕渊走后这几天,家里变得冷清。事后,街坊邻居都来安慰周远朴,要她放宽心。

周远朴告诉记者,自己辛苦照顾的两个儿子都已去了,心里很想不开。她自己也清楚,说不想很难,这个情绪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平复。

自从二儿子熊仕渊去世后,周远朴在家待了一周没出门。原本想着精心照顾两兄弟考上大学,如今他们都撒手离开,周远朴向记者讲述着,心里更是难受。

让她更难过的是,两个儿子都很懂事、知恩、报恩,平时熊仕渊为小区学生补课,初高中都教,每天备课到凌晨。来这儿补课的学生一般几个月成绩就能提上去,补课的学生达到1000余人次。

“补课都是免费,家里日常开销,全靠低保和自己给别人打临工挣点钱。儿子说,自己没有回报社会,能做一点是一点。”母亲周远朴说。

妹妹熊仕琴说:“二哥行动不便,这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母亲回忆

背兄弟俩上学 “155步阶梯,第一次把我背哭了”

1990年,在万源市石塘乡贺家湾村做“赤脚医生”的熊本强和务农的周远朴迎来第一个儿子熊仕华,1993年二儿子熊仕渊也降生了。

1996年,熊仕华行走无力,多次摔倒,之后只能靠家人背。小学四年级时,熊仕华高烧后,再也无法站立。这时,弟弟熊仕渊也出现相似状况。

两兄弟瘫痪后,上肢功能逐渐退化,不能自主翻身,每天晚上母亲周远朴都要不停为他们翻身,以免长褥疮。后来,为方便两兄弟读书,全家搬到白沙镇居住,父亲熊本强四处打临工,母亲周远朴则捡拾垃圾维持生计。

2005年,夫妻俩先后带着两兄弟及妹妹到华西医院检查,两兄弟属于“假肥大型肌营养不良”,而妹妹正常。不到一年时间,两兄弟开始依靠轮椅行走。不幸的是,2007年父亲熊本强又检查出再生性障碍贫血和骨癌,全家人自此依靠捡废品维持生计。

熊仕华、熊仕渊两兄弟小学毕业后,考上了白沙中学(现万源二中),一家人住在学校附近,虽离校只有500多米远,但道路不平,两兄弟上学需母亲周远朴接送。初中三年,周远朴表示,都是自己一路背过来的。

2008年,两兄弟一同考入万源市中学。到校第一天,周远朴一家人推着两个儿子到万源中学门口,教室在7楼,两兄弟是周远朴一人背上去的。“155步阶梯,两兄弟,那是第一次把我背哭了。”她说。

学校在了解情况后,腾出一间教室供周远朴家人居住,以便照顾两兄弟读书。两兄弟从此成了学校的“轮椅兄弟”。2011年7月,熊仕华、熊仕渊分别以优异的成绩被成都中医药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录取。

兄妹之约

一起做“世纪老人” 但哥哥食言了……

2015年,熊仕华因病去世时,是弟弟熊仕渊电话联系帮着处理后事,家里的一切,都是熊仕渊拿主意。而在今年熊仕渊遗体告别时,是妹妹熊仕琴最后一个离开。她本想再多看看哥哥,但已不忍心再看。

回想2017年,熊仕渊一家回到万源市,还把爷爷接到万源的公租房内,两个卧室,住着一家5口。房子虽小,却很温馨,熊仕琴也顺利考入万源中学。

平时,熊仕琴很少出门,几乎和二哥熊仕渊交流最多,谈论人生规划,制定学习目标。她说:“那时候,心里都是哥哥,他叫我要学会进步,好好珍惜每一天。”

谈起二哥,熊仕琴说,他在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的,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她回忆,2017年的时候,她和哥哥看到一个综艺节目,邀请了很多百岁老人,“他说,看到那些老人精神很好。当时我就给哥哥说,我们要当世纪老人,当时二哥答应了”。她说,今年上半年,“我问他还记得我们一起当世纪老人的约定吗,结果他说他忘了,当时我还很生气。”但最终,二哥还是“食言”了。10月27日晚,熊仕渊高烧不退,从住院到去世的几天里,熊仕琴一直陪伴着二哥,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路程。

生病住院期间,再次说起当世纪老人的约定,熊仕渊曾对妹妹说,“我特别坚强,我一定能挺过去,我能住普通病房”。就在当天晚上,熊仕渊病情加重,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熊仕琴说:“说实话,把哥哥送ICU,我心里一点都不愿意。因为大哥就是在里面去世的,我很恐惧,二哥进去之后,害怕他也出不来。”

然而,几小时后,医生告诉他们,熊仕渊还是没有挺住,走了……

家庭重担

妹妹扛起一家希望 却又感到迷茫

熊仕琴说,二哥熊仕渊住院后,自己几晚都是在医院坐通宵,因为很害怕他死后自己怎么办,“那几天,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对自己说不会轻易流眼泪”。

但在二哥走之后,她的情绪崩溃了,从ICU出来正好在10楼,很高,她想要不我也去跳楼算了。就在当时,她看了妈妈一眼,妈妈对她说,“现在我只能靠你了”。听到这句话,“我发觉自己的(跳楼)想法一点都不负责任,就没有这种念头了。”她说。

在2015年,大哥熊仕华捐献眼角膜和遗体后,家里做主的事就落在二哥熊仕渊的身上。熊仕琴拿出一张纸擦着眼泪,边擦边哽咽着说,“说句实话,我二哥在没有死之前,他的希望也在我身上”。以后,家里怎么过,15岁的熊仕琴感到迷茫。家庭负担太沉重,自己能否撑起这个家,她说:“不敢想,有点想逃避现实”。

二哥走后这一周多时间,同学们都说她原本开朗的性格变了,做事有点小心翼翼的。熊仕琴说,以后,自己只能好好学习,达到哥哥期望的目标,考上一个好大学。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原标题:“轮椅兄弟”先后去世均捐献遗体 父患重病,15岁妹妹扛起一家希望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