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手机里一张截图是他的“冠军勋章”

2019-12-04 07:07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段琪琳   责任编辑: 马兰


杜杰送外卖

国际残疾人日

聋哑骑手的一天

他,是一位聋哑骑手

在成都

他,有了自己的“小骄傲”

他,也有了自己的“小目标”

从湖北独自一人来到成都,聋哑小伙杜杰说自己“喜欢冒险”。送外卖对他来说容易,也不容易——每次顾客来电都是考验。但站里同事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杜杰介绍,自己很喜欢这个工作,“自由,挣得多。”他手机里还保存着一张前几天送单量第一的排名截图。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这一天,因为采访,他的单量受到影响。“没事。”他说自己很激动,要和家人分享。

9:30 晨会

“这个工作自由,挣得多”

杜杰一天的工作,上午10点就开始了。在工作正式开始前半小时,有个晨会,站点负责人陈万毅按例会给快递员说一下安全事项。“公司规定必须去。”杜杰写道。和大家说完之后,陈万毅会在手机上和杜杰短暂沟通。

晨会后,杜杰跟着大家一起,开始给外卖箱做消毒。送外卖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来成都之前,他在武汉就送过半年,因而在站点的培训,他只用了三四天就熟悉了。

为什么会想到做外卖配送员?杜杰说,自己在学校学过汽车美容、维修,“但汽修厂没要我”;他也去过电子厂,“工资太低了。”在他看来,这里包饭,做外卖配送员也自由,而且挣得多。一个月能挣多少?他大笑着没有直接说,“好几千块钱。”

11点 回站

送外卖,“我当过第一名”

中午11点过,刚刚送完了一单外卖的杜杰回到了站点。一般来讲,平均一天杜杰能送出30单左右,他翻出一张自己特意留下的截图,展示给记者,做出“1”的手势:那天他跑了46单,是站点50多个骑手里的第一名,“前两天的事。”他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快速地打出几个字。小时候因为发烧,杜杰成了聋哑人,“因而我经常打字。”

短暂停歇后,他的手机里来了新单。取餐点到点餐人的距离不远,系统显示大约700米,不过距离站点有近2公里。骑上电动车他赶忙出发,前面一个路口没有红绿灯,他的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后来他告诉记者,因为听不到声音,“我们眼睛要多看。”

12:11 送餐

同行问路,他来不及打字

不到10分钟,杜杰到达了取餐点——汉堡王恒大广场购物中心店。

柜台前人不多。不像其他的骑手到了就大喊号码,杜杰到后直接拿出手机,把App上的订单号码展示给营业员看,接着从对方手里接过一份打包好的餐食。这份订单预计到达时间是12:11,他得赶快了。

700米的路程不算远,不过,因为是午餐高峰期,电梯一楼人很多。杜杰一手拿着外卖,另一只手不停划亮屏幕。电梯每一层都有人上上下,眼看时间越来越近,杜杰的右手开始忙碌起来,他通过软件消息框给点餐人留言:你好,你的外卖可能会晚到……

好在外卖准时送到,和点餐的顾客没有语言交流,杜杰只是给对方看了一下号码,互相确认,接着转身离开。一切都很自然,只是到楼下的时候一个同行“喊”住了他,对方向他问路,不过见杜杰支支吾吾没说话,那个同行转身走开了。

“来不及在手机上打字和他说。”事后,杜杰告诉记者。

12:15 接单

顾客来电接不接?这是个问题

12:15,杜杰还没有吃饭,新的订单又来了。

杜杰今年25岁,原来他有几个朋友都是送外卖的,但是现在只有他还在做。“因为他们父母觉得不安全,怕出事。”为什么还要做?杜杰回答得很干脆:“为了赚钱,注意安全的话也没什么问题。”他说自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为了证明这个,他告诉记者,自己还去欢乐谷玩过惊险刺激的游戏。

在成都,杜杰只有朋友,并无亲人,“父母也会担心我。”

即使这样,送餐对于杜杰来说,也不容易。站长陈万毅估计,一个月会有3、4个客户因为超时投诉杜杰。最让杜杰头疼的是,不时有顾客给他打电话询问订单,接还是不接,对他来说是个问题。最终杜杰还是没接,挂了电话后,他会给对方发个信息,“告诉顾客我的身体情况和订单状况。”

他每天30单左右的单子里,还有1/3会出现“短信通知不到”的情况。到了点餐人楼下时,杜杰会先打客户的电话震动一下,然后再给对方发个信息。

下午1点 午餐

他的“小目标”:

赡养父母,做小生意

送完了这一单,下午一点左右,杜杰又回到了站点,午饭时间到了。杜杰见到了站长,和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吃过午餐,记者和他用文字完成了采访,一个转身,杜杰出门骑上车又出去跑单了。按部就班的话,每天的外卖工作到晚上9点就可以收工。在站长陈万毅的印象里,杜杰也和其他人一样会加班,但是考虑到他的安全,站里最迟只会让他加到11点,“遇上恶劣的天气,更不会让他上到太晚。”

“也不是加班,没事的时候,我也没有其他事可做。”杜杰解释。他说,自己想挣钱,“希望能赡养父亲母亲。”他也在攒钱,“以后攒够了钱,和父母商量,做点小生意。”

晚上7点 还在忙

虽然业务受影响

但“心里激动得很”

“正在送外卖。”晚上7点过,又是杜杰忙碌的时候。因为采访,这天他跑的单数受到影响,“没事。”他回复记者。“你们来采访我,我很紧张,心里激动得很。”

每天因为忙着送单,杜杰说,自己都已经忘了这天是“国际残疾人日”。虽然今天单量不多,但是他还是准备到9点钟就收工,他要和家里人视频,把被采访的事告诉家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胡挺 实习生 李欢 摄影记者 王效

原标题:手机里一张截图是他的“冠军勋章”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