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本网最新  »  正文

一封华西医生发自武汉前线的战地笔记

2020-02-12 13:39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申海娟   责任编辑: 马兰

右一为作者基鹏[1] (1)

右一为作者基鹏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姚雯君)2月12日报道 武汉情况到底如何?你们安全吗?大批医务人员驰援武汉,对关心他们的人来说,有太多问题想问。近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基鹏用战地笔记的方式,记录了他在武汉抗疫的工作与生活。这是最平实的语言,最一线的观察,最真实的现场。今日,我们将此文奉上,以飨读者。

右一为作者基鹏

右一为作者基鹏

驰援来到前线4天多了,期间不断收到亲朋好友的问候,温暖又感动。一直想提笔写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那不如就来回答回答你们关心的问题吧。

1、武汉情况到底如何?

讲真,我不是很清楚。这两天基本都在各种安排工作和生活,熟悉工作环境和梳理流程,倒真还不如在家的时候那么关注疫情第一线的概况。但我想,对于我们一线人员来说,既来之则安之,做好本职工作,做好个人防护,认认真真干活,创造机会争取多一个人活下来,仅此而已。

但是我还是得说,至少我看到住院病人的治疗在有序进行,我们的流程希望把病人按照轻中重分级管理,我们昨天希望申请的呼吸机今天上班就已经看到,我们每天都在群里讨论如何让工作更加高效,如何通过各种手段减小我们医护和患者之间的物理距离。所以,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

2、安全吗?

讲真,还是害怕。所谓的“白衣天使,逆行英雄”不过是美化后的虚名。真实的心情,还是怕得病,也怕死。毕竟被通知出发的那天,还在代住院总,辗转反侧。怕的是,我们都是社会人,有自己的社会身份,和难以割舍的亲密关系,不能总是用爱发电,也不可能不顾忌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的决定被迫带来必须面对风险的那份自私。所以说起来,被美化的是我们这些自私的人,不容易的是在家里担惊受怕的他们,所以,怎么可能不害怕。

出发前跟师弟吵架,他的小孩1月份出生,他非要报名。我说你跑来干啥子,武汉缺你一个吗?娃儿百天都没过,有啥子必要。他给我说,我真的想来,需要医生的嘛,我ICU的,用得上的嘛。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多荡气回肠的请愿和告白,唯一的理由,就是我们重症人或者我们医生,把救命视为本能,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是不顾自身安危的憨憨。

来了以后,层层部署的院感让我感慨良多。大到如何做个人防护,如何把工作区域规划的更完善更安全,在医院咋个穿衣服洗澡洗衣服,回宾馆咋个消毒换口罩擦脚底板,回房间咋个脱衣服洗澡洗衣服,甚至衣服挂在哪里房间咋个消毒,都有院感老师做流程。穿脱防护服有院感老师帮忙守着,昨天脱防护服发现没有镜子,今天就买来准备安装。所以,保全自己才是首要的胜利。虽然这个Flag立得可能太早了些,但至少,团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保护我们。所以,不见得安全,但是,已经没那么害怕。

3、累吗?

累。身体累,心也累。毕竟我是一个干不来家务的人,个人卫生可能也就做的平平常常,柔韧性和自理能力也不咋地。现在每天要洗澡30分钟以上,洗手洗成强迫症,衣服天天换天天洗,84消毒液天天泡衣服,房间每天擦拭表面消毒,脸蛋子也要洗个好几遍,感觉自己每天都徜徉在泳池子里面呜哇呜的,千年万年的jiajia(注:老泥,皮肤上的积垢)都要搓得没得了。

但是说起累,我们比武汉当地的医生差远了。毕竟我们的身份是被放大和加持了光环的后来者,他们可是从1月底到现在持续工作着的。第一次夜班,我跟一起上班的丁医生闲聊几句,他个子不高,话不多,双眼布满血丝。他说自己是广西人,武汉大学毕业,连续22天每天上班,3天一个夜班,下夜班就自我隔离。我不禁在想,这种情况下,全医疗系统不分亚专业全院动员尽全力收治所有患者的情况下,能做的他们可能真的都做了,没做的他们可能也在想办法做了吧。来前读文献,关于流感爆发ICU应当做哪些准备的主题,文中说,下一次流感爆发将不可避免,问题只是什么时候发生。文中也说,评估医疗系统的准备和可能的风险,没有任何一个系统有足够应对流感爆发的能力。因为,它不同于自然灾害,它不是来了就很快走了的单次破坏,它是持续的绵延不断的冲击,它对物资人员各方面的消耗是持续性并且不知道多久的。

所以,我在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卫生系统,我们的流行病学预防,我们的物资供应,当然有诸多不完美和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是这些连续22天除了上班就不做其他事情的人,难道他们付出得少吗?李文亮医生走了,我们哭我们骂我们心疼,可是还有千千万万个李文亮在这里啊,还有千千万万个站在背后试图以各种方式保护李文亮的人,他们又可以被忘记吗。

在前线认真工作的每一个人,都值得被尊重。在我看来,他们比网上出谋划策,指指点点,光说不动,不了解实际情况就发表言论,或者了解了一点消息就自以为是高谈阔论的人,亮堂一万倍。

所以,不管是在一线还是在后方的,保护好自己不受病毒侵袭,相信我们的国家也请相信这些勤勤恳恳做事的人,给彼此多一点的宽容和信任,可能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比病毒更糟糕的是人心的恶意解读和揣测,不是吗。

下午又看到丁医生,他今天夜休来医院交资料,他对我说,53床怎么样了。所以你看,这就是这个岗位的人的本心呀,每个人都差不多。就算结果和过程都未见得尽如人意,可是有很多很多人的真心,你看到了吗。

4、抑郁吗?

完全不。这个是真心实意的,其实还挺开心,至少目前是,一来可以发挥自己的能量在被需要的岗位;二来在这里的人要叫战友而非同事了,每天在群里叽叽喳喳,北欧排队坐电梯(注:意思是像北欧那样人与人之间相距较远的排队方式),吵吵闹闹定流程,穿脱防护服互帮互助,上下级和不同职称或者医护间的距离被显著淡化。拍个照片,做个视频,给队友剪个头发(当然是正式进驻医院之前),在防护服上写上加油鼓励的字,这些珍贵的时刻,不管将来何时回想起,都会是难得又美好的回忆吧。

5、护士才是最值得钦佩和爱护的人

一直以来医生似乎是比护士更有知识、权威和分量的职业。俗话说,医生的嘴护士的腿,形象直观得表达了这种观点;并且你看网上写的大幅采访和报道,动辄某某主任某某院长某某领队讨论疫情或者开展了某项新技术救命,可是有几篇文章是追踪这些护士的一天的,好像他们的都是琐碎和微不足道的。可是你知道吗,这次在一线,最值得钦佩和爱护的医疗岗位,必须是护士。我当然没有妄自菲薄医生价值的意思,可是我们医生查看完病人做完操作可以在隔离区以外处理医嘱记录病程,可是只有护士,是24小时不间断持续待在病房照顾患者的人。纵使要轮班更换,但是因为隔离病房设置的原因,各种岗位都在急剧缩减,所以护士就是身兼数职的那个人啊。发开水,发饭,打针,输液,做床旁心电图,做血气分析,测生命体征……所有你能想到想不到的护士该干的不该干的,任何病人需要的医生处理以外的事情,都是我们的护士妹妹弟弟在干。

都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将心比心,这些默默无闻处理医生医嘱,实践医生想法,观察病人病情,却无法从中得到实际好处,却要冒可能比医生更高被感染风险的每一位护士,值得我们尊重和关爱,值得我们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值得我们想办法优化流程保护他们,值得我们开发硬件和软件减轻他们的工作压力和负担,值得医院给他们增加薪水,值得提高社会地位被全社会善待和尊重!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