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区域新闻  »  正文

21年如一日,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用心帮助百万家庭幸福圆满

2020-03-20 20:22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申海娟   责任编辑: 马兰

王芳(左)接受采访

王芳(左)接受采访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杨皓 刘杰)3月20日报道 “在中国,无论时代发生怎样的变化,家庭幸福圆满永远是每一代人的追求,而衡量一个家庭是否圆满,传统的‘上有老下有小’的观念其实一直存在,这也是我21年来一直从事这个领域的使命——为百姓造福,帮助家庭幸福美满。”

王芳是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主任,是四川省最早研究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专家之一。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明确此研究方向后,王芳一直钻研至今,成为国家辅助生殖技术专家库成员。

王芳获得法国蒙彼利埃第一大学医学院授予学位

王芳获得法国蒙彼利埃第一大学医学院授予学位

任何一个生命都是可敬畏的

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于1978年,中国的第一例诞生于1988年,在该学科落后世界发展水平几十年的情况下,王芳在她还是研究生,却已单人负责整个胚胎实验室的时候就为自己立下了“军令状”——前五例内必须至少成功1例!在上个世纪末,整体成功率并不高的情况下,王芳带着这份任务感和使命感不断鞭策自己,精进专业技能,所在团队于2001年内获得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及其衍生技术所有类型成功妊娠的零的突破。而在完成 “军令状”后,王芳并没有特别兴奋,而是内心很平静地觉得自己合格了,对自己的能力认可了,能够在这个领域为更多的百姓造福了。

“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多么优秀,而是我觉得自己过关了,对得起培养我的老师、科室和医院。”

王芳说,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科室与其它医学科室有所不同。其他医学科室是以对症治病,消除病灶为目标,而本科室以搭建桥梁,帮助因各种原因不能见面或结合的精子和卵子,从而孕育一个新生命为目标。“帮助创造新生命的过程是非常令人愉悦的,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意义,都是可敬畏的,都是值得去为他/她努力的!”

王芳主任正在查阅病人资料

王芳主任正在查阅病人资料

“佛系”科室的“个体化”关怀

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成都市生殖与不孕研究所)自1999年3月独立成科至今已21年,是四川省最早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之一,2000年1月首例试管婴儿顺利出生。这个平均年龄仅37岁的年轻团队用王芳主任的词来形容却是“佛系”。

“我们没有‘量的’要求。没有人规定我们每年必须要做多少例试管婴儿,也没有要求我们必须要诊治多少病人。医院领导对我们考核的最重要指标,是质。这才是公立医院公益性的最好体现。”王芳说到。

而在不追求量的“佛系”背后,却是这个科室的超级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坚持个体化的治疗原则。个性化的治疗方案也成为了科室的独特之处。

“在这个信息网络化的时代,任何信息都是共享的,所以在这个领域任何的最先进技术都几乎能在一天之内让全世界知晓。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在研读这些最新研究技术的基础上,甄别和判断哪些技术和手段可以用在我们的个体化治疗中。同时我们自己也在做各种研究和大数据分析,以期获得更强的医学证据去用于个体化治疗。”

王芳一直强调“个体化”。按照每个不同的个体进行“量体裁衣”,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最终促成妊娠成功,体现出浓烈的人文色彩。“因为对象是‘人’,而非工厂流水线上的产品,我们需要去了解他们的医学特征、关注他们的情感需求、关照他们的内心,做到医患之间的默契和配合,这样才能真正去发现他们不孕不育的原因,并帮助他们实现愿望。”

在这种理念下,每位患者总能在医院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疑问有解答,困惑有纾解。医务人员与患者既是医患关系,也是朋友关系。“用心去帮助患者,这个过程也是一种治疗。”护士长李敏说。

每一个工作环节严格把控,绝不留下万分之一的意外可能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分为临床、检验、实验室、护理四个部分,每一个部分的每一个工作环节的完美实施,让每一对夫妇成功抱婴回家,对这个科室来讲才叫成功。“对我们来说,受孕的那一刻并不算成功,而是看到夫妇抱着孩子回家的那一刻,才算成功。”

记者到访时,王芳主任正在电脑前审查当月的质控报告,里面详细纪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每一个关键因子的情况,对任何出现波动的关键因子科室都会进行讨论和分析,特殊病例单独讨论,达成共识,及时制定下一步诊疗措施……

“这是我们质量控制的主要方式之一”,王芳告诉记者,试管婴儿的工作环节和流程繁多,而各个环节都是关系着一个新生命是否能降生的重要因素,任何一点瑕疵都有可能导致失败,因此每一个环节必须精益求精。“我们在各个环节都能追溯责任来源,精确到个人,而重要的胚胎储藏、胚胎实验室工作站等关键地方都是24小时全方位监控,保证每一个胚胎的安全,每一个医护人员都会在自己的岗位中尽责尽职。”

当问到是否有不可抗力会影响到胚胎安全时,王芳说,除了地震、火灾、水灾、战争等不可抗力,可能来自宇宙的各类辐射也会对胚胎造成影响,不过这些都是极低概率的事件。

在个体化的关怀与严谨的态度下,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2019年的新鲜周期单次移植全龄临床妊娠率达到60.38%,冷冻周期单次移植全龄临床妊娠率达到63.98%,均显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1年不变的目标——让每一个家庭幸福美满

在良好的口碑下,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生殖健康与不孕症科每年接待门诊患者约11万人次,而2019年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助孕采卵周期仅1500余例。“‘试管婴儿’终归来说只是不孕症最终末的治疗手段,我们还是尽量让每一对夫妇能够通过治疗后能够自然受孕,因为这样才是最好的,如果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自然受孕的,我们才会建议夫妇采用试管婴儿治疗。”

王芳告诉记者,自己在这个领域里20多年的研究中,也历经了时代的变化。在信息开放的现代,不少年轻的父母都能通过各种信息渠道对试管婴儿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也不会有明显排斥的心理。“在20多年前试管婴儿还是个比较陌生的概念,我们对患者提出这个治疗手段时他们脑袋里也是懵的,会难以想象,提出一些很可爱的问题。比如:孩子是直接养在试管里吗?智商/体质会比平常孩子差吗等。最关键的是,20多年前做一个试管婴儿的费用可能会真的让一个家庭倾家荡产。”王芳说,当年的试管婴儿还总会多多少少受到一些歧视的眼光,而现在20多年过去了,各项技术不断更新,人们的理念不断变化,对试管婴儿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而试管婴儿妊娠率也大大提高,但费用却没有什么变化,这也是当代父母越来越接受该项技术的重要原因之一。

任何一对夫妇如果不是坚决不要小孩,应该在最适合生育的年龄去孕育生命,否则大多数会后悔。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而试管婴儿其实是少有的“后悔药”,这是王芳提出的一个概念。“其实现在也有一些夫妇,有需要做试管婴儿的不孕因素(如男方梗阻性无精子症等),但他们当下不想要孩子,却又怕自己几年后后悔,想怀上却又更加困难了。这个时候他们可以将自己身体处于最佳状态阶段时培育的胚胎进行保存,给自己留存一剂‘后悔药’。”

“这是一个给人带来幸福的科室,也是一个会看到社会百态的科室。”护士长李敏是科室的“元老” ,她说,她看到过一个又一个让人揪心的场景:有怀不了孩子就要离婚的,有怀不上要寻短见的,有在手术室门口两口子还打架的,也有全家人团结一心,勇敢面对的……

“无论是哪一类人,都希望得到完整和幸福的家庭。我们不仅要挽救婚姻,挽救生命,还要参与建设一个个幸福圆满的家庭,这是我们最大的成就感,也是我们科室21年来,一直不变的信念和目标。”王芳最后说道。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