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8勇士登顶重测珠峰 支援组组长是个汶川羌族小伙

2020-05-30 07:51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段琪琳   责任编辑: 马兰


5月27日,蔡卿在登珠峰途中

他的攀登梦

对于珠峰的向往,始于12年前。通过电视,蔡卿看到了北京奥运会火炬在珠峰的传递,印象最深刻的是背着火种灯的罗布占堆通过海拔8800米横切路段的艰险。

他的攀登史

2015年7月,登顶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

2015年9月,从北坡登顶海拔6178米的玉珠峰;

2015-2016年,先后6次从南坡登顶玉珠峰;

2016-2018年,先后5次登顶海拔5254米的岗什卡峰;

2019年5月23日,从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

他的珠峰缘

第二次站在珠峰脚下,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作为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支援组组长,克服不能登顶的失落,他将完成自己的任务:将8公斤重的装备从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背负至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并在7000多米的地方做测量和接应工作。

5月27日11时,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成功登顶,五星红旗飘扬在世界之巅,万众瞩目。8名勇士背后,更为庞大的团队、一群无名英雄也同样令人骄傲。

四川汶川籍小伙蔡卿,作为本次国家高程测量登山队教练兼队员担任支援组组长参加了此次登顶测量。而在去年5月,他曾作为中国登山队最年轻的登山运动员成功登顶世界之巅。蔡卿说,这次他的任务不再是单纯登顶,主要是后勤支援,“我的任务是在7000多米的地方做测量和接应工作。”

作为珠峰测量登山队支援组组长,他带着支援队队员们随时待命,但凡冲顶队和测量队队员出现状况将及时“补位”。“光辉在顶峰,但也需要有人默默无闻地在背后。”他说。

5月28日,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蔡卿正在下撤路上,他表示:“任务完成后,有假期的话,想回家乡,看看家人。”

意外

韧带受伤 险些错过此次任务

——2019年6月底,蔡卿因为左腿十字韧带断裂做了手术。今年3月初,恢复不错的蔡卿做了一个测试,8公里跑了34分钟。

蔡卿,1993年出生于四川省阿坝州汶川县,羌族。从小在山里长大,抬头可以看见大山,攀登,是羌族小伙蔡卿儿时的梦想。对于珠峰的向往,早在12年前,就埋在了他的心中。2008年,通过电视,蔡卿看到了北京奥运会火炬在珠峰的传递。这是他第一次知道高海拔登山,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背着火种灯的罗布占堆通过海拔8800米横切路段的艰险。

蔡卿怎么也没想到,十多年后,自己也会沿着前辈的足迹,踏上这段登顶之路。蔡卿介绍,他是去年12月得知自己要参与2020珠峰测量登山活动的,这是他加入中国登山队以来,首次参与国家任务。

当蔡卿接到担任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支援组组长的通知时,心里不可能不失落,但这份失落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凭着一句“我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登顶”,做完简单的心理建设后,蔡卿很快投入到新的工作内容中。

去年5月,他成功登顶珠峰,接到任务后,蔡卿不免在心中憧憬着自己的再次登顶。然而6月底,蔡卿因为左腿十字韧带断裂刚做完手术。接到将于2020年1月12日开始珠峰测量登山活动集训的通知时,他还担心自己腿没有康复,会不会错过这次活动。

集训之初,蔡卿并没有跟随其他队员一起进行基础体能训练,而是在教练的指导下,有针对性地进行腿部力量的恢复性训练。

今年3月初,感觉恢复不错的蔡卿对自己做了一个测试,8公里跑了34分钟。这个成绩让他心里有数了。

随后,蔡卿和队员们一起在中国登山协会西藏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进行高海拔适应性徒步拉练。随着适应时间的增加,他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为了训练和执行任务,蔡卿快一年没回家,上次回家还是去年国庆的时候。“还是想家,想家的时候就打电话。”

训练的日子很辛苦,蔡卿经常会和家里联系,都是报喜不报忧。

“他有时候给我们打视频电话,都是说一切都好。”蔡卿的母亲卿雪梅坦言,得知儿子要参加国家任务非常高兴,她打心眼里为儿子感到骄傲。

任务

进击7000多米 测量和接应

——蔡卿要将重力仪从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背负至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自重接近5公斤的重力仪,加上铁皮外壳,蔡卿估计重量在8公斤左右。这一路他背负的重量有十几公斤。

2020年5月12日,珠峰测量队队员下到海拔4000米的定日县休整。

时隔一年,蔡卿第二次站在珠峰脚下,强烈的紫外线和冷冽的山风,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儿行千里母担忧,也还是担心他的安全。”随着登山日期越来越近,远在汶川的母亲越来越担心,“主要看了电影《攀登者》,总想起里面惊心动魄的镜头。”卿雪梅介绍,虽然儿子有登顶经历,但是她还是担心儿子的安全。

与去年不同的是,他作为本次国家高程测量登山队教练兼队员担任支援组组长参与国家任务,“工作任务是带领支援队队员们在海拔7028米的一号营地待命做相关测量和接应。”

蔡卿介绍,这次行动,他将重力仪从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背负至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

自重接近5公斤的重力仪,加上底座和起到保护作用的铁皮外壳,蔡卿估计重量在8公斤左右,再加上背包里的其他物品,这一路蔡卿背负的重量有十几公斤。这样的重量对于一名职业登山运动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背负着极为重要的顶峰测量仪器,让蔡卿这一路的脚步都格外谨慎。

“我的任务是在7000多米的地方做测量和接应工作。”蔡卿介绍,这次,他的任务不再是单纯登顶,主要任务是后勤支援。作为珠峰测量登山队支援组组长,他带着支援队队员们,随时待命,但凡冲顶队和测量队队员出现状况,他们将及时“补位”。“光辉在顶峰,但也需要有人默默无闻在背后。”蔡卿说。

夙愿

有机会想登一下老家四川的山

——有机会的话想去登一下老家四川的山。去过很多次四姑娘山,小时候经常看到四姑娘山,但是没有攀登过。

5月27日11时,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部成功登顶。

在新闻里看到这条激动人心的消息,卿雪梅悬着的心才舒缓了下来,因为不想影响儿子蔡卿的工作,她一般不主动给孩子打电话。在下撤途中,蔡卿给弟弟打了一个电话,向家人报了平安后继续下撤。“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现实中的情况,超出电影《攀登者》中的想象。”他坦言。

作为国家登山队最年轻的运动员,蔡卿攀登了很多山峰。

这次任务完成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假期,说起接下来的打算,蔡卿想回家看看父母。“有机会的话想去登一下老家四川的山。”蔡卿坦言,攀登了很多山峰,四川的高山一座都没有攀登过,“去过很多次四姑娘山,小时候经常看到四姑娘山,但是没有攀登过。”

蔡卿介绍,登山队有严格规定,不能私自登山,有机会的话他会以单位代表的身份攀登四川的山峰。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明平

图由卿雪梅提供

原标题:8勇士登顶重测珠峰 支援组组长是个汶川羌族小伙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