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从爬着上学到站立支教 凉山小伙熊洞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2020-09-03 08:03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10年前,熊洞爬行上学

10年后,熊洞回到梦开始的地方支教

现在的熊洞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10年前,爬着上学;10年后,站立支教……四川凉山人熊洞出生于1993年,自幼右腿残疾,16岁才艰难地爬进校园读书。后经支教老师、医院和爱心人士帮助,他重新站立起来,6年学完9年课程,2019年成功考入大学。近日,央视新闻、人民日报、新华网等主流媒体对熊洞的关注让人们认识了这位坚强的凉山小伙。

今年夏天,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26岁的熊洞从位于四川德阳的一所大学回到凉山木里白碉苗族自治乡烂房子村,在当年就读的村小当支教老师,为17个孩子讲课。他的这段“十年励志人生”也感动了众多网友,纷纷为他加油、点赞。9月1日,开学第一天,记者在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对熊洞进行了专访。

谈不幸童年

2岁时被烧伤未及时有效治疗

只能爬着走路、在家放羊

记者:小时候,你是因为什么受的伤,为何站不起来?

熊洞:听妈妈说,我两岁多时,一场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当时,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父母总是早出晚归地干活,只留下我独自在家。一天睡觉时,我踢倒了桌上的火盆,大火瞬间点燃了被子,我在大火中哇哇大哭。等到父母回家时,我的右腿已被严重烧伤。那时,我们那里条件艰苦,交通不便,加上家里贫穷,只能用土法敷药,草草包扎处理。由于没能及时有效治疗,到了我四五岁时,大腿和小腿肌肉基本粘连在了一起。

记者:这次受伤给你带来了哪些不便,你是怎么面对的?

熊洞:慢慢长大了,我发现自己和别的伙伴不一样。他们是站着走路,而我是爬着走路。我10岁那年冬天,突然传来我们全家无法承受的噩耗:爸爸外出打工,石头塌下夺走了他的生命。爸爸离世后,妈妈没有放弃这个家。从那以后,我决定给妈妈分担一点活儿,给家里放羊。就这样不知不觉又过了几年,伙伴们都去上学了,唯独只剩我一个人还在放羊。

谈人生转机

老师带我走出大山

爱心人士和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记者:什么时候你的人生出现了转机?

熊洞:16岁那年,开学前一天,我坚决给妈妈提出我要去读书。伙伴们都去读书了,就我一个人放羊,我再也不想放羊了。妈妈没办法,只好把十几只羊卖了。

当时,我不知有多开心,终于能像伙伴和弟弟一样坐在教室里学习了。但是困难也来了,不知道怎样背书包,爬着走路,一爬,书包就会落下来,掉到粪水和土里面。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把书包绑在自己的背上,不让书包掉下来,又保证自己的作业不会脏。

当时,一年级班主任是袁老师(后来知道他是广东佛山好友营支教老师)。他走进教室还以为我是家长,是来陪孩子听课的。下午放学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了我很多问题,看了我的伤口和病腿,他们惊呆了。

第二天下午,他们来到我家。我记得当时袁老师说,这孩子太苦了,如果一辈子爬行,整个家都会受拖累,孩子也会一辈子受苦。

后来,妈妈答应袁老师带我出山治疗。那年正好是大雪封山,袁老师带着我和弟弟,冒着生命危险,穿山越岭赶到县城。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大城市的繁华。当时懵懵懂懂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到成都的第三天,我们去了华西医院检查。这一刻我真的哭了,眼泪不停地流。我知道只要进了医院就有希望。第四天,我们又从成都坐飞机飞往广州。我做梦都没想到,还会坐上飞机。

下了飞机,伍哥(佛山好友营发起人)就把我们送到顺德和平外科医院。医护人员对我们特别好,很热情。每个人都对我说,你有希望了,以后再也不会爬着走路了。到医院的第二天,张敬良博士(广东省和迈骨科疾病研究所所长,时任顺德和平外科医院首席专家、业务院长)带了很多医生来看我,那背影、那笑容、那声音,时时刻刻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都忘不了,在我耳边讲的每句话都是希望,都是鼓励……

为了帮我,医院专门腾出一个病房,方便对我进行治疗,以及弟弟照料我。医护人员、清洁工和护工也纷纷为我捐款,一共捐了8000多元。医院还有个不愿留名的大哥哥,一直默默资助我读完中专,每年资助3000元学杂费。后来,我上大学期间,医院还给了我资助慰问金。医院从院长到主任、医生、护士、护工以及清洁工阿姨,个个和蔼可亲,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张敬良博士亲自给我主刀。手术很难做,第一次长达12个小时,后来又做了一次,手术成功了。爱心人士捐助了5万多元,医院减免了四五万元医疗费。经过和平医院的3个月治疗,我终于站起来了,再也不用爬着走路了。

后来我常想,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回报那些帮助过我的好心人,但我要努力学习,将来也做一个有用的人,一个能回报社会的人。感谢顺德和平医院,感谢好友营志愿者,感谢社会上的好心人!

谈支教经历

“像一盏灯照亮村庄”

感受到教师职业的神圣与责任

记者:今年暑假,为什么重回村小当支教老师?

熊洞: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走进当年读书的小学支教,对我而言意义非凡。支教老师是神圣的天使,他们像天使一样默默守护着我们,像一盏灯照亮黑夜的村庄,指引我们向前走。

记者:30多天支教,你都教了孩子什么,有些什么经历?

熊洞:30多天的经历是难忘的、刻骨铭心的。我第一次踏上神圣的讲台,做起了老师,尽管面带微笑,其实心里早已紧张得不知所措。当我发现孩子们齐刷刷地看着我的时候,顿时觉得老师这一职业是多么神圣和重要,需要担当很多的责任。一节课下来,我的整个背脊都湿透了,口干舌燥,但那份满足感与幸福感久久荡漾在心里。

记者:这段支教经历,有些什么收获?你觉得有何意义?

熊洞:在简陋的教室里,我收获了快乐,但更多的是担负起了责任。有人对我说:你在外面挣钱多好啊,何必回到这里支教,又累又挣不到钱。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支教到底有没有意义?的确,我不能在短短30多天暑假里教会他们多少东西,也不会改变他们多少,我带给他们的可能只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与回忆,分享外面精彩的世界,感受我带给他们的温暖和关怀。

结束暑假的支教时光,有太多的话想对孩子们说,这些话是我的心声。我在心底默默祝福他们,愿他们健康快乐成长,努力学习,将来能有机会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创造更好的生活与未来。

谈追梦未来

无论做哪行 想成为对社会 有用的人

想过当老师和医生

记者: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打算,有什么梦想吗?

熊洞:我用6年时间学完了9年的课程,相继读完初中与中专。2019年,我考入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在大一,我加入了志愿者服务队,利用业余时间,去养老院与公共场所开展社会帮扶等。还获得系集体创新创业比赛一等奖,入围叶圣陶杯全国作文大赛。

有人问我,为什么微信昵称叫“追梦人”?说实话,腿好后我与常人无异,彻底告别了爬行人生,也有许多梦想,想过当医生、当老师……以后无论做哪行,我都想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力所能及时,愿意多帮助别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明平 摄影 王欢 部分图片由钟一鸣和熊洞提供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