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长城系”自毁长城:他曾有4家上市公司,现在正拱手交出控制权

2020-09-22 08:15   来源: 红星新闻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在多次被买家放鸽子之后,资本市场风雨飘摇的“长城系”,终于等来了久违的“白衣骑士”。

“长城系”上市公司之一、天目药业(*ST目药,600671.SH)9月19日公告,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持有公司2500万股、占总股本的20.53%,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拍卖,永新华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4.515亿元的最高应价胜出。

永新华瑞的控股股东为永新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新华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李永军。若竞买人完成股权过户,将导致天目药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随着天目药业实控人生变,资本江湖新老更替,也意味着曾经风光无限的“长城系”或将曲终人散。

负债40亿,还被法院悬赏追债

“长城系”上市公司包括:长城影视(*ST长城,002071.SZ)、长城动漫(*ST长动,000835.SZ)、天目药业,以及港股上市公司长城一带一路(00524.HK)。这些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均为长城集团,实际控制人均为影视大亨、知名作家兼编剧赵锐勇。

2019年12月,赵锐勇突然因一份天价“悬赏令”出现在公众视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公告,征集失信被执行人赵锐勇及其儿子赵非凡的财产线索,悬赏金额高达1307.69万元。赵锐勇由此一夜走红,被称为行走的“提款机”。

5.png

赵锐勇父子被天价悬赏追债

进入2020年,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上市公司名单中,长城影视、长城动漫、天目药业均名列其中,并且因控股股东陷入严重流动性危机,导致三家上市公司经营发展均受挫,目前均已披星戴帽。目前长城动漫的2279万股股票,也正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起拍价4061万元。

在杭州西溪湿地附近的西溪乐谷创意产业园,长城集团曾经租下园区的3号楼作为“长城系”的大本营,长城影视、长城动漫、长城旅游、天目药业等公司都在这儿集中办公。然而在“长城系”曝出问题后,这些公司已经一夜搬空。

9月17日,红星新闻前往杭州西溪乐谷创意产业园发现,“长城系”公司已经全部退租并搬走,只留下空荡荡的办公室,以及残存的一些宣传海报。

1.jpg

“长城系”大本营人去楼空

红星新闻向园区物业打探“长城系”公司搬家后的去向,还被误以为是债主又来讨债了。据介绍“长城系”公司几个月前就搬走,也不太清楚搬到哪儿去了。搬家期间陆续还有讨债者上门,看能不能搬点办公用品抵债,但最终发现办公用品实在不值钱而作罢。

长城集团近年来深陷债务危机,数额巨大。债主之一、绍兴一家公司负责人郭先生告诉红星新闻,长城集团、赵锐勇和几十家债主已经分别打过多次官司,基本都是输,但就是没办法执行。郭先生透露,公司数千万的债权只追回不到一百万,担心最终要沦为坏账。

郭先生表示,还和另外几家债权人去过赵锐勇的老家诸暨市,以为能找到一些抵债资产。不料却扑了个空,发现原属于长城影视的诸暨影视城,也已经在2019年给卖掉了。

查阅长城影视历史公告,诸暨影视城100%股权出售与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交易作价3亿元。而优创健康的大股东为吴建龙,也是上市公司向日葵(300111.SZ)的实际控制人。向日葵近年主营业务已由光伏业务转型为医药领域,并且吴建龙和赵锐勇同为诸暨老乡,这被外界认为是“老乡帮老乡”。

诸暨影视城两年前还属于长城影视,其2018年财报披露,诸暨影视城全年接待了公司自身及外部约10个剧组,不过眼下已经门可罗雀处于荒废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诸暨影视城曾经是2011年浙江省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总投资30亿元,分三期建设,首期工程占地500亩、投资10亿元。可惜仅完成首期工程便半途而废。

红星新闻9月17日实地所见,整个影视城破败荒凉,杂草丛生,几条野狗出没其中。走访太和殿、万登台、太极殿、民国街、韶山故居等景点发现,这些景点全部处于空置状态,维护管理情况堪忧,多处建筑破损严重。太极殿的仿古建筑屋顶部分已经垮塌,成了不能靠近的危房。

3.jpg

影视城部分仿古建筑已经垮塌成危房

“前几年还有剧组来拍摄,拍摄期间也挺热闹。主要是长城影视自己的剧组,有几次赵锐勇也过来关心拍摄工作。”据留守员工介绍,这两年赵锐勇已经不再来了,影视城也在去年卖掉还债。新接手方暂时还没什么动静,也不清楚今后到底做什么。

虽然“长城系”努力变卖资产还债,但债务窟窿仍然很大。杭州中院悬赏1300多万元征集赵锐勇父子可供执行的财产,按照10%的悬赏比例计算,意味着背后实际债务约1.3亿元,而这仅仅是长城集团巨额债务中的一笔。

根据“长城系”上市公司公开披露,长城集团未经审计确认的债务总额为39.5亿元;截至2020年8月,长城集团作为主债务人最近一年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18.21亿元;因债务违约纠纷涉及的1000万元以上重大诉讼共计11起,涉及长城集团主债务诉讼累计金额16.38亿元。

这也导致了长城集团所持有“长城系”上市公司股权被冻结或者轮候冻结,部分股份甚至被拍卖。随着长城集团持有天目药业2500万股被拍卖并完成过户后,长城集团将被动减持并导致权益变动,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均将发生变化。

求援屡被放鸽子,终迎“白衣骑士”

那么,此次甘当“白衣骑士”的永新华集团又是什么来头?

红星新闻查阅“长城系”历史公告发现,其实两家早有关联。2019年3月,永新华集团就有意驰援陷入困境中的长城集团,当时“长城系”3家A股上市公司同时发布了一份控股股东筹划股权结构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核心内容为永新华集团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者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以化解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

到今年1月,长城集团与永新华集团签署的原《合作协议》突然宣告终止。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因为长城集团已经多次传出与他人合作事项,但又悉数告吹。

2019年以来,长城集团持续对外求援,并频频发布与外界达成的合作消息。包括横琴三元、青岛全球财富中心、科诺森、桓苹医科等均进入过长城集团的“救援大军”,不过均无下文。

2019年12月,长城集团宣布拟引进陕西中投、老凤皇股权合作,以不低于20亿元实物增资扩股,同时出资不低于15亿元现金参与长城集团债务重整。但合作期限过后,却没有任何落地的消息。

2020年1月,长城集团再与怀远集团、信隆租赁达成合作框架,后二者拟出资15亿元救援,控股长城集团。可惜大半年时间过去了,仍没有后续进展披露。

一路路“白衣骑士”在长城集团门口反复徘徊,只闻马蹄声声,却始终没有叩门而入。这也意味着“长城系”所面临的问题,恐怕比外界所能看到的更加复杂,也更加棘手。

被认为最靠谱的一次救援是长城集团与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之江新实业可谓大有来头,由浙商总会牵头,联合浙江省内外优秀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以及外商投资企业共同投资设立的大型实业投资平台,注册资本500亿元,法人代表为银泰集团创始人、浙商大佬沈国军。

之江新实业当时也表示,将为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提供纾困顾问服务,通过股权转让、资产出售、债权债务转让、资产证券化等方式,盘活长城集团及旗下子公司存量资产,回笼资金对冲负债。

但之江新实业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反而是远道而来的永新华集团挺身而出,成功拍下2500万股天目药业股权,成为“长城系”一名真正的白衣骑士。

天目药业这部分股权被拍卖,也是因为长城集团对东吴证券的股票质押违约。在股权被拍卖前,长城集团合计持有天目药业3018.1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78%,为控股股东。同时这部分股份已被累计轮候冻结多达19次。

本次股份拍卖完成过户后,天目药业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赵锐勇也将被迫失去天目药业的控制权。

天眼查APP显示,永新华集团成立于2003年,实控人为李永军、刘新军夫妇。其名下已有20多家公司,大多数位于甘肃兰州、山东青岛。李永军为山东青岛人,但起家于甘肃兰州。

4.png

永新华集团实际控制人李永军,图据官网

据李永军2018年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介绍,1987年他怀揣500元从山东青岛远赴甘肃兰州,由建筑安装行业开始其创业生涯。经过多年艰苦打拼后从甘肃起家,2003年到北京创办永新华集团,并在北京、兰州及青岛等地开发了多个地产项目,如北京东四环的长安府别墅、青岛的永新华府、兰州国际酒店及永新华国际金融中心等。

永新华集团官网显示,主营业务包括金融资本平台、文化产业整合创新发展平台、非遗园区展演体验运营平台、非遗大数据平台、文化产业园区规划建设平台,经过30年发展,形成了以“非遗文化产业链”为核心的多元化产业格局。永新华集团最知名的手笔应该是在北京前门打造了非遗传统文化体验街区,带动整条前门大街文化旅游发展的同时,也成为北京市文旅产业一个知名IP。

其实在资本市场,永新华集团也并不陌生,其直接或间接持有两家甘肃上市公司股权,分别是莫高股份(600543.SH)2.97%的股权、甘肃银行(02139.HK)2.38%的股权。此外其还持有港股融科控股(02323.HK)28.3%的股权、皇冠环球集团(00727.HK)29.51%的股权。

从农民作家到影视大亨再到资本玩家

天目药业实控人生变,意味着曾经在资本市场举足轻重的“长城系”上市公司或将曲终人散。

“长城系”背后实控人赵锐勇,曾依靠资本运作,以大举并购横扫资本市场。在债务危机爆发前,其人生可以说是非常励志,是从一名农民作家转身为影视大亨、资本大佬的典型。

6.png

赵锐勇接受媒体采访视频截图

赵锐勇1954年出生于浙江诸暨,小学四年级即辍学归乡,放牛掏粪拾煤渣。第一份工作是当地一家农机厂的学徒工。但他酷爱读书,即便在非常艰难的环境下,也始终没有放弃学习。

他一边打工,一边写作,不断向报纸、杂志投稿,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换来了回报,其作品频频发表,还获得了一些奖项。农民作家的身份让他很快在当地小有名气,并且改变了他的命运。1980年赵锐勇被特招进入诸暨广播站,做一名没有编制的记者;5年后作为特殊人才“农转非”,才终于有了正式编制,并很快脱颖而出。

1990年,36岁的赵锐勇开始筹办诸暨电视台并担任台长,这也就在这一年他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

到1995年,赵锐勇调任浙江省文联主办的《东海》文学杂志社任社长兼主编,展示了他超凡的经营管理能力。1996年他拉来赞助,设立了“东海文学奖”,第一届奖金30万元,第二届50万元,成为当时国内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一时引发轰动。

1997年,浙江省文联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3年后改制并组建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赵锐勇出任公司董事长,由此一头扎进商海。2007年,长城影视有限公司再度改制成为民营企业,赵锐勇成为实际控制人,随即大举投资电视剧。

长城影视第一部作品是电视剧《红日》,赵锐勇亲自担任编剧,为此他在2008年时压上了全部身家。然而还没拍完,剧组经费就花光了。赵锐勇只好到处去化缘,居然争取到几家电视台购买播放权的预付款,甚至连老父亲的20万元积蓄也拿出来,才勉强拍完了这部电视剧。

2009年2月,《红日》首播一炮而红,也让赵锐勇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利润高达2000万元。各路嗅觉敏锐的资本闻风而至,争相砸钱给赵锐勇,短时间长城影视获得2亿元创投资金注入,由此迎来高速发展期。

资本助力长城影视驶入快车道,2009年时长城影视仅拍摄电视剧40集,到2014年已经能够一年拍摄700集电视剧。一系列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大剧接连推出,包括《大明王朝》、《大明天子》、《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隋唐英雄》、《太平公主秘史》、《武则天秘史》、《新乌龙山剿匪记》、《七年之痒》等,部分电视剧一度创下当时的收视神话。

10.png

长城影视知名剧集

与此同时,迎来了事业高峰的赵锐勇也踏上资本市场的征程。2014年4月,长城影视成功借壳江苏宏宝,首次登陆资本市场,赵锐勇由此开启了疯狂的资本游戏。此后不久,2014年7月,长城集团又以3亿元对价从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手中拿下其所持全部股份,后更名为长城动漫。

接连拿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的赵锐勇并不满足。2015年至2016年,赵锐勇先后通过受让股权、二级市场摘牌等方式,再度耗资约9亿元将天目药业收入囊中。

天目药业作为传统医药行业,与赵锐勇的影视本行毫不沾边,他也从未涉足过医药业。如果说长城动漫算是赵锐勇影视梦想的延续,那么对天目药业的收购,已经难逃外界对其“资本玩家”的质疑。

而赵锐勇在资本市场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辙:先是巨资拿下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再往“壳”里装新故事拉高股价,然后进行高位质押融资回流资金,接下来再寻找下一个并购目标。

从影视到动漫再到医药行业,赵锐勇娴熟地运用资本运作,经过短短几年时间的攻城略地,赵锐勇已经坐拥3家A股上市公司和1家港股上市公司,“长城系”在资本市场迅速崛起。

买买买后遗症:“并购狂人”坠落

在尝到资本运作的甜头后,赵锐勇依靠股份质押融资套路,一路疯狂买买买,几乎成为“并购狂人”。

据红星新闻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长城影视借壳上市到2018年,就先后收购的公司接近30家,涉及影视、广告、行销以及旅游等多个方面。长长的并购名单包括:3.24亿元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12.21亿元收购东方龙辉60%股权、上海微距60%股权、上海玖明51%股权、浙江中影51%股权、诸暨创意园100%股权;4.51亿元继续收购东方龙辉30%股权、上海微距30%股权、上海玖明25%股权……

最引人关注的大手笔则是2017年,长城影视拟以10亿元收购顾长卫、蒋雯丽夫妇的首映时代。但在监管的质疑中夭折,才放慢了并购脚步。随后影视行业陷入低谷,在长城影视收购失败之后,顾长卫、蒋雯丽夫妇后来也退出了首映时代。

2016年6月7日,上海,第二十二届上海电视节电视节目市场。长城影视

长城动漫的操作手法与长城影视如出一辙,也是疯狂买买买。当时正值动漫行业火爆,赵锐勇在掌控长城动漫后,随即展开大手笔并购,一口气并购了宏梦卡通、东方国龙、新娱兄弟、天芮经贸、宣诚科技、滁州创意园等7家动漫游戏产业链相关企业。从2014年至2018年,纳入长城动漫合并报表的公司已经多达23家。

而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长城集团旗下的新长城文旅也在文旅产业大举扩张,并与多个地方政府签约。

红星新闻梳理发现,新长城文旅陆续与湖北竹山县、江西南昌新建区等多地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旗下还拥有河北平乡新长城文旅康养影视基地、湖北浠水楚城影视文旅康养基地、安徽怀宁千年皖文化影视城、四川宜宾新长城神话世界文创园等,均以围绕文旅康养产业发展的文创基地,每一个项目都号称要投资数十亿元。

7.jpg

长城文旅的一个规划项目

伴随资本市场的追捧,赵锐勇也成为各类富豪榜中的常客。在其顶峰时期,赵锐勇旗下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300亿,其个人身家也约37亿元。

然而随着影视、动漫、文旅行业近年来进入寒冬,不少同业公司都没能撑住。当潮水退去之后,突然发现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在裸泳。

一系列高溢价并购,也给“长城系”上市公司带来了巨额商誉风险。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近两年的亏损理由,无不指向高峰时收购的子公司经营困难,营收和利润不达预期,商誉减值计提导致亏损严重等。

同时,伴随“长城系”公司股价的持续下跌,原本高位质押的融资也迅速成为公司的资金黑洞。在危机暴发前的2018年9月,长城集团资产仍有100.97亿元,但负债高达78亿元,资产负债率近8成。

如今,“长城系”已经陷入严重资不抵债,长城集团也因股权质押、借款、担保等事项,导致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所持有上市公司股权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赵锐勇本人也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外,新长城文旅在全国各地的文旅项目大多陷入停工。

快速崛起、质押融资、大举并购,赵锐勇踏上了一场资本豪赌之路。但当行业进入寒冬,债务危机袭来之际,“买买买”后遗症并发,很多并购项目也成为巨大拖累。随着长城集团资金链断裂,“长城系”轰然崩塌,这位影视大亨、资本玩家也就迎来了大溃败,甚至走到了被法院以“悬赏令”追债的地步。

截至9月21日收盘,“长城系”上市公司表现如下:长城影视收盘价1.65元,市值8.67亿元;长城动漫收盘价2.15元,市值7.03亿元;天目药业收盘价10.15元,市值12.36亿元;港股长城一带一路早已沦为“仙股”,收盘价0.1港元,市值仅剩1.05亿港元。“长城系”总市值不到30亿元,较高峰时期已蒸发超过90%。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