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苏州一点翠工艺坊使用翠鸟羽毛引争议 非遗技艺与翠鸟保护背后的“点翠之争”

2020-10-18 07:52   来源: 红星新闻   编辑: 韩钰宁   责任编辑: 马兰

近日,一条题为《精美点翠背后的残忍?网曝苏州一点翠坊使用大量翠鸟羽毛》的视频在网上引发巨大争议。据视频称,苏州“侨色非遗珠宝工作室”长期销售点翠工艺品,使用大量真翠羽毛制作饰品,价格从五千到数万元不等。该话题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

微信图片_20201017224814.png

▲相关视频截图。图据网络

很难说得清这是近年来第几次围绕“点翠”这项小众技艺展开的争论。争论双方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围绕着一根羽毛,点翠从业者与动物保护人士有着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

工作室负责人对此回应称文章不实,他所持有的点翠技艺至今已有四代,所用白胸翠鸟(白胸翡翠)非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三有”保护动物。但仍有部分动物保护人士指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更新滞后,导致很多物种到现在都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白胸翡翠就是受害者之一。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网络上围绕点翠技艺引发的论战时有发生,双方争论的原因除了主要围绕点翠技艺要不要使用翠羽及其合法合理性的问题,还有着背后深层次的观念问题。

有人评价称,“点翠”是非遗中一面特殊的镜子,对许多“非遗”的“复活”都有警示意义。“站队是没有意义的,每次我都想从中找到一些什么,让我们更了解过去的世界和现在的人心。”

“点翠”风波再起

这已经不是左书侨和他的工作室第一次遭到来自网络上的责骂。现年30岁出头的他是“侨色”工作室的创始人,渝派点翠和花丝镶嵌技艺的主要传承人。

点翠工艺,是一项产生自汉代的中国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它是首饰制作中的一个辅助工种,起着点缀美化金银首饰的作用。点翠是中国传统的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完美结合,先用金或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仔细地镶嵌在座上,以制成各种首饰器物。用点翠工艺制作出的首饰,光泽感好,色泽艳丽。

006kmDyJly1gj0zfqogxlj34tc37kkjs.jpg

▲点翠工艺。图据微博

关于翠羽的获取,探索中国首饰发展史的《珠翠光华》一书在其发饰篇中写到,“用小剪子剪下活翠鸟脖子周围的羽毛,轻轻地用镊子把羽毛排列在涂上粘料的底托上。翠鸟羽毛以翠蓝色、雪青色为上品,颜色鲜亮,永不褪色。”起初,这一描述给点翠带来了很大的误解,实际上现在“活鸟取毛”的争议已逐渐减弱,可以有的共识是,翠鸟活着剪下羽毛并不那么容易,折腾的话反而会损耗羽毛。

但选择翠鸟确实有其独特的理由。曾有点翠非遗传承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古人之所以选择翠鸟的羽毛,一是因为色彩瑰丽,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种鸟羽的色泽在鸟死后没有变化。

10月15日,针对网上关于“侨色”工作室“使用大量翠鸟羽毛”的争议,左书侨回应称文章不实,他所持有的点翠技艺至今已有四代,所用白胸翠鸟非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三有”保护动物,且羽毛为家族以前的存货。

微信图片_20201017225153_副本.png

▲“侨色”工作室相关回应。图据微博

有网友对其提到的存货存疑,对此,左书侨告诉红星新闻,点翠是一个上色技艺,并不是用了翠这个字就代表一定是翠鸟羽毛。

“我们也用了孔雀羽毛和其他动物羽毛,也是点翠。一些地方需要用翠鸟(白胸翡翠)的地方就要用,可以不用的我们也不想用,毕竟存货就这么点。我们家做了四代,是有那么多存货,我们也向相关单位报备过,所以我觉得回应没有任何意义。”

据左书侨回忆,有一年,西部某城市博物馆邀请他将工作室的饰品拿去展览,当时选了一个复原清代的花丝镶嵌技艺的头冠,上面有少许点翠,左书侨便请求展览时不要写点翠工艺,一是因为饰品是花丝镶嵌占主体,二是担心点翠工艺会让很多人不接受。后来有动物保护人士称其故意隐瞒上面有翠羽,“不写点翠工艺,挂羊头卖狗肉”,最终博物馆把这个展览撤掉了。

006kmDyJly1ghrxn2obn8j31831qde82_副本.jpg

▲“侨色”工作室近期活动也主打宣传“花丝镶嵌”。图据微博

“我们梳理下这些年来网络上关于说我们点翠工艺的(指责),(动物保护人士)先是说翠鸟灭绝了,翠鸟快要灭绝了,慢慢变成翠鸟如果不管就要灭绝了,然后又变成了翠鸟是保护动物,再到有几种翠鸟是保护动物,最后是这一种翠鸟它不是保护动物,但是你也不应该碰它。”左书侨告诉红星新闻。

“我们觉得发声没有意义。这好比吃荤与吃素的关系。动物保护人士觉得只要使用动物制品的人就是坏,那我们只能默默去做自己的事情。”左书侨说。

来自动保人士的控诉

微博认证为知名科学科普博主的@华美极乐鸟 是一名鸟类保护人士,对鸟类有一定的研究。因为经常有网友向他咨询点翠的相关问题,他从几年前就开始关注点翠方面的问题,在网络上呼吁关注翠鸟保护以及抵制使用翠羽为原料的传统点翠饰品。

微信图片_20201017225722_副本.png

▲科普博主@华美极乐鸟 的置顶博文。图据微博

他告诉红星新闻,翠鸟是一种小型鸟类,喜欢生活在水源附近,靠抓鱼和捕捉昆虫为生,也吃一些小型脊椎动物如蜥蜴等。据其介绍,我国目前有11种翠鸟分布,最常见的,也是人们最熟悉的,就是“普通翠鸟”,国内分布比较广泛。

翠鸟对生态环境要求比较高,现在翠鸟也不是随意就能看到的。个别种类的翠鸟仅在云南有零星分布。因蓝色翠羽面积比较大,普通翠鸟、蓝翡翠、白胸翡翠是早期作为点翠的首选材料。

“点翠现在确实主要用的是白胸翡翠,因为蓝翡翠、普通翠鸟都是‘三有’保护动物,而鹳嘴翡翠和蓝耳翠鸟更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只就严重违法了。”

@华美极乐鸟 向红星新闻介绍称,翠鸟性子烈,被捉就会挣扎应激死亡,难以人工繁育,小范围内的圈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并不认可“点翠使用的翠鸟羽毛都来自人工养殖或野外捡取自然掉落的”这一说法。

微信图片_20201017224316.jpg

▲被海关查获的走私翠鸟尸体。受访人供图

目前,白胸翡翠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5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属于无危(LC)。红星新闻查阅公开资料,暂未发现有关白胸翡翠现存数量及生存状况的详细记录。

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无危动物指的是种群数量目前还比较可观,数量并不是非常稀少。但动保人士认为,没有灭绝危险,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需要保护,恰恰相反,对于任何野生动物,都应该秉承保护优先的原则。

“曾经禾花雀也是无危,可以说是到处都是。但十多年的时间里,成为了极危物种,距离野外灭绝仅有一步之遥。我们不能走到这一步再幡然悔悟。文化的传承也不应该是以牺牲其他物种的生命和健康为代价的,要想让文化焕发活力和生机,则更应该做到与时俱进,根据生态文明的时代要求,做出改变。”一位动保人士向红星新闻表示。

@华美极乐鸟 也指出,白胸翡翠虽不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但被一些省份列为省级保护动物。根据江西省林业局官方网站显示,白胸翡翠与蓝翡翠、翠鸟共同被列入省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国内翠鸟的野生种群,我可以肯定的说较以往是呈下降趋势。我们小时候在河边经常能看到蓝色的翠鸟,现在已经可遇而不可求。人类城市化的发展已经影响到了很多生物,栖息地的丧失、滥捕滥杀等等都是导致它们陷入困境的原因。不是说点翠就是罪魁祸首,但是绝对是帮凶。”他说。

舆论漩涡中的非遗技艺

这些年关于“非遗”的话题越来越热,相关产品的消费也逐年上升。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是指在具有生产性质的实践过程中,以保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为核心,以有效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为前提,借助生产、流通、销售等手段,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转化为文化产品的保护方式。

微博网友@春梅狐狸 是一名长期关注传统服饰的博主,此前曾就“点翠之争”撰写过多篇文章。在她看来,在这两年非遗消费上升的背景下,点翠受到部分人的推崇,在推往市场化的过程中被赋予了一种奢侈品属性,也因其特殊的材质招来非议。非遗消费的困境之一,就是大家掏钱买的往往只是“点翠”、“缂丝”这样的非遗名词。

她曾在文章中指出,正是由于“生产性保护”的存在,传承人的发言就难免被烙上“都是为了赚钱”这个标签。但赚钱不可耻,更是“非遗”生存的必经之路。“非遗”注定是媒体追捧的热点,但如何推广介绍“非遗”,很多传承人是缺课的。比如点翠,一味突出翠鸟的珍稀,起到的多是反作用。翠鸟羽毛的价值,固然可以提升点翠工艺品的价格,但却并非大众舆论所推崇的。

在前述科普博主@华美极乐鸟 看来,点翠的精髓在于“点”而非“翠”,染色鹅毛、养殖的蓝孔雀、缎带等,都可以完美替代翠羽。传统工艺固然不能丢,但需要被传承的是手艺,而不是局限于材料。

微信图片_20201017223713.jpg

▲使用替代物品制作的点翠首饰。图据焕鸾古典珠宝首饰工作室

一名点翠从业者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从业人员本身比社会大众更在意原材料的可持续性和争议性,换句话说,他们与动物保护者“同样关注翠鸟的死活”。

“一个工艺是否能够做长远,和原材料本身也有很大的关系,从业者更希望能够改变材料的争议问题。但是转变需要过程,首先就是大众的观念问题。点翠工艺从古至今两千多年了,‘翠羽为上’的观念根植在大众心里,更改消费者的产品需求就要改变他们的观念。”

该点翠从业者表示,他和团队从2016年开始就在做改变大众观念的铺垫,每一年做一些改变,让大众能够逐渐接受其他羽毛做出来的珠宝,并且在2018年推出了第一个完全非翠羽羽毛镶嵌珠宝系列,使用的鸟羽均为农业副产品比如家禽或宠物脱落羽毛,在法律、道德上都没有争议,在行业内外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微信图片_20201017223722_副本.jpg

▲使用养殖锦鸡羽毛、虎皮鹦鹉脱落羽毛替代真翠鸟羽毛设计而成的点翠珠宝。图据焕鸾古典珠宝首饰工作室

对此,左书侨也在采访中提到:“其实最关心翠鸟的是我们,我们最怕它哪一天没了。我们参加非遗会议的时候经常跟人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工艺,花丝镶嵌我不担心,反正金银永远会有。反而点翠这个工艺本来就小众……其实我们更希望翠鸟像家禽一样,人人都能养。”

谁更关心翠鸟的死活?

“因为法律没有对白胸翡翠的保护有明文规定,舆论的诉求不能全靠网上指责和谩骂,甚至表达一些极端的字眼,然后把这个事情压制下去,从整个舆论生态上说不是特别好。而且这实际上并不会影响到点翠的买卖。比如皮草,你再怎么骂还是会有人买,每年的市场还是那么大,买卖的交易还会在。”前述博主@春梅狐狸 告诉红星新闻。

在科普博主@华美极乐鸟 看来,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自1989年施行至今还未进行过大的更新,名录的滞后导致很多物种到现在都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是一份由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名录。其中保护级别分为一级和二级,并且对水生、陆生动物作了具体划分,明确了由渔业、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分别主管的具体种类。《名录》于1988年12月10日得到国务院批准,1989年1月14日由原林业部和农业部发布施行,之后也经历了些许变更。

自2017年1月1日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式实施起,两部门加快对《名录》的调整工作。2018年9月国家行政机构改革以后,两部门在原有工作的基础上,就《名录》与《中国畜禽遗传资源目录》中梅花鹿、马鹿等物种交叉管理问题进行了研究。2019年1月,组织来自中国科学院等科研院所相关专家学者进行科学论证研究,形成了《名录》修订稿。

今年6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发布通知,就《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公开征求意见。这一消息让@华美极乐鸟 这样的动物保护人士感到机会难得,甚至将其称为“这可能是白胸翡翠三十多年来的唯一一次机会”。

他们在网上发动网友,呼吁大家为翠鸟发声,号召将“我愿意为白胸翡翠发声,建议将其列入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等内容发送至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邮箱,希望官方能根据“鹳嘴翡翠”等鸟种被提级的因素来看待同样需要被保护的翠鸟们。

在网络上,也有网友指出,动物保护人士对点翠的批评和围攻是一种道德绑架。对此@华美极乐鸟 回应称,“名录迟迟不更新,在法律约束不了的情况下,我们如果连道德上都不能谴责的话,那它们就真的没救了,灭绝指日可待。”

有报道称,此次调整按照关注度原则,对虽尚不完全满足列入的科学标准,但因开发利用强度持续增大或栖息地减少等原因已引起广泛社会关注的物种,本次调整中也积极考虑列入;反之,对虽符合列入的科学标准,但社会关注度极低,一旦列入反而可能加剧非法猎捕和贸易风险的物种,则不考虑列入。如黄胸鹀在鸟类贸易中占有很大份额,由于错误的宣传其药用功效,导致野外黄胸鹀遭到过度猎捕造成野生种群数量大幅度下降,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本次调整考虑将其新增为国家二级保护。

近日,有网友在网站上咨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2020最新版正式的发布时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回复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征求意见已结束,正在抓紧修订中。

红星新闻记者 任江波

原标题:苏州一点翠工艺坊使用翠鸟羽毛引争议 非遗技艺与翠鸟保护背后的“点翠之争”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