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出征 身负使命 无惧艰险

成都日报 2020-11-30 07:25

今年初,病毒突袭而至,疫情来势汹汹,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面临严重威胁。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成都市的238名医务人员,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一起,白衣为甲、逆行出征!

临行前父母的叮嘱 女儿即将踏上援助湖北的征程,父母忍住眼中的泪水,不停地叮嘱女儿。

①出征 2020年2月2日,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作为成都市市级医院中首批出征队伍踏上去往湖北的征途。 ③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名片 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发回在武汉的工作照。 ②一家子的告别 妈妈作为援助湖北医疗队的一员,踏上了去往湖北的征程,父子前来送别。

2月2日,大年初九。对千家万户来说,因疫情而延长的春节假期还没有过完,晨光中,39名成都医护人员整装完毕,作为我市首支支援湖北医疗队,等待他们的,是寒冬中出征,未知的危险,未定的期限,闭塞的环境、高强度的工作……

在他们之后,一批又一批成都卫生健康工作者无畏出征。他们大多是成都各大医院各个科室的业务骨干,是冲锋陷阵的无畏“战士”,也是别人的父母、儿女。然而,“自愿报名,随时待命”“召必战,战必胜”“已取消休假,随时等候医院通知”……各种请愿信息早就接起长龙,每个人都以不同的姿态、同样的使命,积极加入到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中,随时听候命令。

白衣为袍入荆楚,从2月2日出发,至3月31日全部归队,奋战的两个月中,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阻击病毒的钢铁长城,挽救了一个又一个垂危生命,诠释了医者仁心和大爱无疆!

2月2日出征的队伍中,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19人,其中医生1人,护士18人。女性14人,党员7人,平均年龄30.9岁,年龄最小为24岁。严方涛是此行中唯一的医生,他是市三医院呼吸重症专家。他说:“我是成都人,我的老家在湖北,无论作为医生,还是作为游子,我都有义务去尽一份责任。”

杨波是航空工业成飞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身为两个孩子父亲的他于2月9日进入武汉抗疫一线,立誓“疫情不撤我不撤”。他读小学的儿子杨钦瑞在文章中写道:“我愿意把我伟大的爸爸‘借’给武汉,希望疫情快点结束。”

面对疫情,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李秀退掉了与新婚丈夫去斯里兰卡蜜月旅行的机票,成为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她几乎每天平均工作12个小时以上。

2月20日,在出征仪式上,双流区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刘翠华度过了自己40岁的生日。此后,她就在武昌医院危重症ICU里工作。刘翠华说,在决定要来武汉之前,心里有一点恐惧,“但当我真正踏入武昌医院那一瞬间,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这就是我作为医护人员的本性。”

来不及告别

我是医生 身负使命

2月3日晚,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市一医院)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队员周学斌接到紧急通知,来不及和家人、朋友告别,带上早已准备好的救援装备,挥别同事,直接从医院出发,赶往抗疫一线。

“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们等你回来!”前往机场的车上,周学斌争分夺秒和妻子女儿通话。他的妻子,一声声的支持和叮咛掩不住担忧,年幼的女儿很懂事,稚嫩的声音里有对父亲绝对的信任:“爸爸,你是英雄!爸爸加油!”笑着挂掉电话,周学斌的眼眶湿润了。

抵达武汉,当周学斌穿上防护服进入方舱医院,面对的是几千名确诊病人。眼罩起了雾,呼吸局促,为了防止防护服损伤,只能四肢僵硬地行走,整体转动身体。周学斌工作的重点是治疗有基础疾病、病情不稳定的病人,和他们耐心交流,并进行恰当处置。一天工作下来,每当脱下防护服,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双手发红,面部和耳朵印下深深的压痕,但只要看到病人有所好转,他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面对疫情,作为医生,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是责任和使命。

他劝别人别去

自己却放下家 冲到最前线

30岁的王坤是市三医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的一名男护士,接到医院征集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的通知时,他毫不犹豫递上请战书:“我申请去武汉,我申请到抗击疫情第一线!”

收到最终入选通知,他兴奋得第一时间就给妻子打了电话,“老婆,我被选中了,我是医院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电话那边的妻子并没有同他一样地激动,而是陷入了沉默。这时,冷静下来的他才意识到儿子只有7个多月大,刚刚咿咿呀呀地学会叫“爸爸”。

“坤哥总是在当同事的保护伞。”神经外科同事王磊说,自己想请愿参加医疗队,王坤考虑到她还没结婚生子,就对她进行了劝说,“结果他自己放下家庭冲到了最前面,连夜用剃须刀把头发剃短就出发了。”

“去了就好好工作,家里就不用担心了。”妻子不想成为他的牵绊,每次在电话那头都会这么说,而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对于远在一线作战的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慰剂,仿佛能消除所有的疲惫。

年幼的儿子还不能了解爸爸这次出征的真正含义,但相信当他长大之后,再听到这段历史,一定会为他父亲当初的这一选择感到无比自豪,可以和小伙伴们骄傲地说,“我爸爸是英雄!”

27岁的他

一边出征 一边战胜自己

市第五人民医院护师陈浩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大范围的传染病,更没想过自己会到最前线,去护理重症传染病人。但这一切,在他27岁这一年全经历了。

接到支援武汉的通知是在凌晨,到达武汉看到的是一个静得可怕的城市,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有那么两天,这个大男孩儿情绪几近崩溃,“说句不好听的,遗言都还没留,女儿才3岁,我连30岁都还没有,不能就这么倒下了。” 他不敢看任何煸情的视频和文字,这些情绪陈浩从没告诉过家人、队友、领导,甚至是每日打电话关心他们的心理医生。“他们压力更大,都不比我轻松,不能给大家添麻烦。” 后来,他录制了一段视频告诉自己一定要“绷住”。神奇的是,录完这段视频后他突然释然了,挺过了内心最艰难的日子,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工作。3月8日,汉阳方舱医院休舱,陈浩还获得了“方舱护理之星”的荣誉称号。

没有生而英勇,只是选择无畏,用生命守护生命,越是危难,越能见证他们“倘有急需,余必接济”的医者仁心。

数说

成都市共计派出医疗队七批238人

一、市级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1人、护士18人,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医生2人、护士18人,共39名医护人员组建援助湖北医疗队。医疗队于2月2日赴湖北,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成都大学附属医院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区(湖北省人民医院)开展危重症患者医疗救治工作。

二、市级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四川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2人,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1人、驾驶员1人,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护士1人,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医生1人、驾驶员1人,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市第十一人民医院、市血液中心驾驶员各1人,共10人的队伍加入四川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医疗队于2月4日赴湖北,支援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开展传染病救治工作。

三、市级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成都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领队1人、医生6人、护士4人,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7人、护士8人,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7人、护士8人,三六三医院医生5人、护士5人,成飞医院医生5人,护士5人,共61人组建市级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医疗队于2月9日出发,支援武汉国博中心汉阳方舱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四、市级第四、五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医生2名,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1名,核工业四一六医院医生5名、护士12名,成都大学附属医院领队1名、医生7名、护士20名,成都京东方医院医生1名、护士3名,共52人组建市级第四、五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医疗队于2月13日赴武汉。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成都大学附属医院、核工业四一六医院46名医护人员支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医院,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2名心理医生负责所有四川援助湖北医疗队员心理辅导工作,成都京东方医院4名医护人员负责感染控制工作。

五、市级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简阳市人民医院医生4人、护士8人,都江堰市人民医院医生3人、护士9人,彭州市人民医院医生2人、护士3人,彭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1人,彭州市中医医院护士4人,彭州市妇计中心护士1人,崇州市人民医院医生4人、护士5人,崇州市中医医院护士2人,郫都区中医医院医生1人,双流区中医医院护士3人,新都区中医医院护士4人,新津县中医医院护士3人,共57人组建成都市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六、市级第七批援助湖北医疗队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5人、成华区第四人民医院1人,彭州市第四人民医院1人,青白江区精神病防治院1人,新津县第二人民医院1人,都江堰市第三人民医院1人,接到紧急命令提前赶赴湖北。医疗队于2月21日出发。

七、支援专家

(一)呼吸专家。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呼吸内科李国平主任,赴道孚县人民医院指导医疗救治工作。

(二)院感专家。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院感专家陈萍,赴湖北武汉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三)院感专家。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院感专家江国帼,赴道孚县指导医疗救治工作。

在这场抗疫大战中,成都市共派出医护人员238人,其中支援湖北武汉抗疫一线232人。

本报记者 晨迪 王静宇 本报摄影部供图

原标题:逆行出征 身负使命 无惧艰险

编辑:向桥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