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听漏人”:听声辨漏,保障车站、旅客用水

红星新闻 2021-01-28 07:45

一根听漏杆、一台听漏仪、一对“顺风耳”、2个“听漏人”组成了一个专业听漏组,每到夜深人静时,他们行走于成都及周边各火车站,对站内供水管线逐一巡检,保障各供水管线状态正常。

1月27日凌晨0时35分,陈学林与杨洲成在春运前再一次来到成都东站,对站内重点区域管道进行巡检。他们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供电段成都给水工区的管道工,也是保障旅客正常用水的“听漏人”。

“辨声之法”

听一听即可辨别流水与漏水

今年55岁陈学林,20年前成为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首批“听漏人”,从无从下手到迷茫、不知所措,再到现在的行家里手,他用近20年时间练就一双听声辨位、听声辨漏的“顺风耳”。

记者见到杨洲成时,他穿着黄色工服,带着黄色工帽,手里拿着一根约1.5米的金属杆,走在成都东站的股道间,不时用金属杆探至股道下方,将耳朵贴在金属杆黑色手柄手柄处聆听着什么。

“你过来时我已经听到了。”记者走近陈学林时,他也抬起头说着将金属杆从股道下方拿了出来。据陈学林介绍,金属杆叫“听漏杆”,声音通过金属杆传递至黑色手柄处时,通过手柄内类似口琴簧片的装置将声音放大后,传递出来。

△正在听漏的陈学林

“听漏杆”仅仅只能将声音放大传出,而更难更重要的部分在于,如何听声辨漏辨位。

2000年,城市化进程加速,国内许多城市的给排水管线、电力管线、燃气管线等埋入了地下,“听漏人”这个职业应运而生,陈学林成为当时成都局集团公司内的首批“听漏人”。

“现在我听一下就能找到漏水点,但在20年前刚接触时,完全没头绪。”陈学林说,起初成都给水工区购入设备后,设备厂家层派人到现场教学,但对于当时的他来说却是一片茫然,没有一丝实践经验的他,对于教学的内容也仅仅是一知半解。

设备培训结束后,陈学林与其他工友便开始了近2年时间的摸索工作。“最开始听,耳朵中只有簌簌簌簌的声音,然后就是咚咚的心跳声,甚至连水流的声音都找不到,更别说分辨。”他告诉记者,随后的一年中,他一直处于自我怀疑、自我肯定的矛盾状态,有一段时间甚至出现幻听,只要听就是漏水声。

△下井检测设备

最终,经过近2年摸索,陈学林终于可辨清“听漏杆”传递出的各种声音,同时通过声音辨识出管道漏水点位置。

至于什么样的声音是漏水声,什么样的声音是正常水流声?对此,陈学林表示,水流声、水滴声、水撞击泥土、水撞击砂石、水撞击管壁的声音都不一样,当出现漏水时,管道内不仅会有漏水的声音,还有水撞击其他物体产生的声音,这些声音他的耳朵可以分辨,但用词语表达却无法准确形容。

夜深人静时工作

配备听漏仪等“科技”设备

对于“听漏杆”记者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了一根水管打开水龙头尝试。耳边声音最大的是嗡嗡的耳鸣声,其次就是心跳声,水流声则及其细微,不仔细听甚至都难以察觉。

日常工作中,为了准确找到漏水点,陈学林与工友们往往选择凌晨夜深人静时开展作业。

△“听漏组”正对站内供水管线逐一巡检

“听漏受环境影响很大,比如供水管道中水流的声音,都会给听漏辨位带来相当大的难度。而晚上,一方面用水人数减少,一方面周边环境相对安静。”据陈学林介绍,11月初,成都东站西广场存在漏水情况,经过前期准备,凌晨他与工友来到现场听漏,仅用一晚上时间,便准确找到漏水位置。

△对站内重点区域管道阀门进行检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8年前,成都车站(火车北站)同样出现漏水,当时的成都车站不仅车多人也多,周边商铺往往至深夜仍在营业。陈学林与工友们整整听了一周时间,将周边的供水管来回听了许多遍,才最终确定漏水点。

△站内重点区域供水设施实时监控

由于“听漏杆”为物理传导,受周边环境等影响较大,大约5年前,工区配备了听漏仪,主机、探头、耳机的组合,大大提高了“听漏”的准确性。主机是低噪音、高放大倍数的放大器,还设有滤波器过滤干扰音;探头有多种形状,为防止环境噪音或风声干扰,还可以外设防风罩;信号大小一般使用数字显示,更易分辨。“两个设备各有长处短处,电子听漏仪更容易受到电子干扰,而‘听漏杆’则对周边环境要求高一些。”陈学林说。

△管道工下井检测设备

1月28日,2021年春运序幕即将拉开,陈学林与工友已经对管内负责的30余个供水站点,一百余公里供水管道进行维修保养,保障旅客列车、站房候车大厅等正常供水同时,每隔一小时,他们还负责对车站供水加压站水质进行检查,保障旅客用水安全。

红星新闻记者 闫宇恒 摄影记者 吕国应

编辑:谭希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