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投资明星演唱会被骗 讨钱不成反被人雇凶连捅6刀

红星新闻 2021-02-20 07:31

尾随10多分钟后,张某和李某终于等到动手的“最佳时机”。趁赵丹转身,他们一人用匕首快速捅向她的身体,一人用脚将其绊倒、蒙住了她的头,直到赵丹失去意识,两人才跑开。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53_副本.jpg 

▲遇袭后的赵丹

这是2017年12月19日中午,发生在郑州市郑东新区熊耳河路的一起“雇凶杀人案”,而该案背后与影视公司老板赵丹投资五月天、邓紫棋、刘德华演唱会被骗1200万有关。

案发后,张某和李某等五人从“老板”那里获得了10万元报酬,而赵丹不仅身中6刀、多处肋骨骨折和挫伤,生活也沦于恐惧之中,她长时间不敢出门,被医院确诊为抑郁。

2018年5月,张某和李某等6人先后被郑州警方抓获,随后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6人两年半至四年半不等的有期刑期。但是,赵丹认为,拉她入伙办演唱会的张某琳才是这起案件真正的主谋,“如今她既没有得到相应的处罚,也没有将骗走的钱归还。”

近日,就张某琳等人涉嫌诈骗一案,赵丹向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提起了刑事控告,该局出具《受案回执》表示受理。目前赵丹正在等待警方立案。

微信截图_20210219184501.png 

▲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出具的《受案回执》

投资明星演唱会“被骗”

催讨投资款及利润分成无果

今年45岁的赵丹是河南郑州一家影视文化公司老板。2016年10月,她通过中间人结识了河南嘉辰亿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张某琳,对方称“现在其它行业不景气,只有办明星演唱会才赚钱”,而她“曾办过多场演唱会,手上有很多流量明星资源”。

赵丹向红星新闻回忆,当时凭借对中间人的信任,以及张某琳方面承诺的高利润分成,她很快就答应“入伙”了。

2016年12月14日,她与张某琳公司签订了《2017年五月天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本金800万元,协议获得35%利润分成;2017年4月6日,她又与对方签订了《2017年邓紫棋世界巡回演唱会郑州站投资合作协议书》,投资本金400万元,协议获得23%利润分成。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49_副本.png 

▲相关投资合作协议书

两场演唱会顺利举办后,张某琳告诉赵丹“利润比预期还好”,希望她再追加投入主办刘德华演唱会。刚开始,张某琳一直以各种理由不愿支付她本金和分成,赵丹认为对方可能将钱投入到刘德华演唱会项目了,直到商量投资金额时,赵丹才觉得“不对劲”。

据赵丹所述,当时,张某琳称“刘德华演唱会总共要投资30亿”,赵丹回应自己“没这么多钱投入”,对方立刻改口,“你有多少钱就做多少钱”。

赵丹说,当时她怀疑自己被骗,但并没有向张某琳透露,而是想尽快将此前投资的1200万要回来。她告诉对方,投资刘德华演唱会可以,但是需要先将之前两场赚的钱拿回来。按照合同,五月天演唱会赵丹本金加利润应获得1000多万,但是张某琳断断续续还了700万后便称“没钱了”。

鉴于赵丹“催得紧”,张某琳说剩下的300多万是刘德华演唱会需要的资金,她甚至给赵丹写了借条。该借条显示:今借到赵丹现金3321500元整,用于项目运作,每月以2分利息计算,落款为“张某琳,2017年5月3日”。

据赵丹讲述,此后她就再也联系不上张某琳了,对方提供的多个手机号要么关机、要么无人接听。因为邓紫棋演唱会的本金、利润加上借条上的332万张某琳均未归还,她不得不将对方告上法庭。

但是,就在法院给张某琳寄去传票后,一起“雇凶杀人案”却发生了。

起诉对方后被刺6刀

对方辩称自己非幕后主谋

2017年12月19日,赵丹在买菜回家的路上,发现两名形迹可疑的年轻人一直尾随身后。她以为是小偷,一回头,两人目光躲闪,她只能快步向前走。

尾随10多分钟后,张某和李某终于等到动手的“最佳时机”。趁赵丹转身,他们一人用刀快速捅向她身体,一人用脚将其绊倒、蒙住了她的头,直到赵丹失去意识,两人才跑开。

“等我醒来,发现身上……血像自来水一样往外流。”赵丹向红星新闻回忆,当时多亏路人打电话报警并叫了救护车,她“得到了及时抢救,才捡回一条命”。

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鉴定书显示,赵丹臀部多处刀刺伤、右肋骨骨折、肺部挫裂伤、额面部多发软组织损伤、双膝关节多发软组织损伤。其中,胸部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57_副本.jpg 

▲相关鉴定书中的赵丹身上的刀伤

案发后,赵丹断定“是张某琳找人做的”,因为她只和张某琳有纠纷,而且只有张某琳知道她经常在事发地的河边散步。

2018年5月,张某和李某等6人先后被郑州警方抓获,随后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6人两年半至四年半不等的刑期。

微信截图_20210219191047.png 

▲相关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

赵丹和张某琳合作期间发生分歧,赵丹于2017年11月23日向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公司和张某琳承担合同义务,偿还赵丹投资款。同年11月底,闫某得知先前跟随的张某琳陷入上述民事纠纷,便通过王某安排陈某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发送赵丹照片及日常生活轨迹,伺机打击报复。

2017年12月19日凌晨,陈某、张某、李某等5人从河南周口前往郑州市郑东新区黄河南路与熊耳河路赵丹居住地附近,伺机动手。当天中午,赵丹出现时,张某和李某上前使用事先准备好的匕首对赵丹臀部进行扎刺,并对其进行殴打。事发后,陈某向上报送行凶得手消息,闫某得知后向陈某银行账户支付了10万元,陈某等人分成不等。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105_副本_副本.png

▲相关判决书所载细节

赵丹想不通,她认为拉她入伙办演唱会的张某琳才是这起案子真正的主谋,但是,“如今她既没有得到相应的处罚,也没有将骗走的钱归还”。

相关判决文书显示,张某琳否认是幕后主谋。她供述称,与赵丹一起投资过演唱会项目,后来因为项目投资的事情发生争执,产生了经济纠纷,赵丹将其起诉至法院,并在审理中。张某琳还称,闫某是她们公司的副总经理,她从来没有指使过闫某安排人教训赵丹。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39_副本.png 

▲相关判决书所载张某琳及相关人等的供述与辩解

院方诊断受害者有抑郁症状

以涉嫌诈骗提起刑事控告,警方已受理

如今距事发已经3年有余,赵丹还没有从遇袭事件的阴影中走出。很长一段时间,她极度没有安全感,几乎不敢出门,将家中四处装上防盗网,还装了两层防盗门。至今出门,距离再近她也会开车,还高频率地看后视镜,担心被人跟踪。

“因为不出门,我的体重从90多斤涨到140斤。”赵丹说,此前她到医院就诊,被确诊为抑郁状态,直到现在相关的药也还没停。

北京天坛医院2020年12月2日的抑郁自评测量表结果分析报告显示,赵丹在一定时间有抑郁症状。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26_副本.jpg 

▲北京天坛医院出具的赵丹的抑郁自评测量表结果分析报告

赵丹计算过,当初投资邓紫棋演唱会的400万元以及欠条上的332万元,加上每月2%的利息,截至目前总额已经接近1400万元。

近日,就张某琳等人涉嫌诈骗一案,赵丹向郑州市公安局郑东分局提起了刑事控告,该局出具《受案回执》表示受理,目前赵丹正在等待警方立案。

赵丹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从银行调取了赵丹、张某琳以及关联人的银行流水,并从中发现了案件的重大犯罪线索。

微信图片_20210219184022.jpg 

▲周兆成律师(左)与赵丹

周兆成称,根据银行流水显示,在赵丹将投资款转入张某琳公司账户之前,该账户余额仅为3.22元。在投资款800万汇入后,该款项被迅速转出,其中96万转入汽车销售公司,用于购买高档汽车,另外114万转入了张某琳个人账户,此外还有一部分“用于分赃”——其中20.66万元打到闫某账户,25万元打给了介绍赵丹与张某琳认识的“中间人”张某。

“这个资金流向与赵丹签署的《投资协议》约定的‘专款专用’完全悖离,相关犯罪证据我们已经提交给了公安机关。”周兆成律师认为,该案不是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打着“投资明星演唱会赚取高额投资回报”噱头,进行有组织、有预谋的“套路骗”。

2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张某琳电话,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应受访人要求,文内“赵丹”系化名

红星新闻记者 潘俊文 受访人供图

编辑:邓思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