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初心马识途

红星新闻网   2021-07-06 08:00

107岁的高龄

一年内还计划出版三部著作

既是西南联大教授关心有加的“爱徒”

还曾被姜文称为“保护神”

他是谁?

他是抗战硝烟中,救国为民的地下党

他是成都解放后,建设天府的开拓者

他是笔耕不辍,著书400万字的大作家

他用百岁人生践行世纪诺言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切?

红星新闻网独家视频《百年初心马识途》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充满传奇的世纪老人。

初心

“我头一首诗就是出川的时候写的。”

马识途,中国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

1931年,16岁的马千木遵从父嘱,出三峡到北平求学,写下人生的第一首诗:“辞亲负笈出夔关,三峡长风卷巨澜。此去燕京磨利剑,国仇不报誓不还。”雏凤新声,立下救国济民志向。

其后,辗转北平、南京、上海求学。在参加“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时,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中国共产党。

1938年3月,马千木在抗战的硝烟中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的当天,他把名字改为“马识途”。他回忆说:“我入党的时候,我就改我的名字叫马识途,因为我那个时候才感觉到,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自己应该走的道路了。我认识我的路了,这就是名字的来由。”改名“马识途”是取“觅得正确道路、老马识途”之意。郑重立下初心。

1

1941年,马识途所在的鄂西特委遭受破坏,他的爱人刘蕙馨,不幸被捕牺牲,刚出生的女儿不知去向。他强忍悲痛,组织疏散。躲过特务的监视后,前往重庆红岩村向南方局汇报。在与周恩来同志告别后,马识途乘坐周恩来同志的专车,以此为掩护下山。但敌特尾随不放。幸亏司机在一个急弯处急刹车,马识途就势跳车,得以脱险。

而与离散女儿重聚,已是二十多年以后

取舍

“我曾经在西南联大中文系读的古文字,在那里毕业了。教授对我还比较重视。但后来我不能够保留那些东西。”

1941年,党组织让马识途投考西南联大,到昆明潜伏,展开工作

马老回忆称,“我曾经在西南联大中文系读的古文字,在那里毕业了。当时我也是语文学的学士学位,教授对我还比较重视,还希望我继续在那里搞。”谈起昔日求学,马老眼里闪烁着光芒,“我在西南联大读了四年,确实是值得,它的精神作风我特别欣赏,比如说跟学生交流辩论,老师坐在桌子下,让学生上去讲。他们有那样的一种气氛,学生不一定不如师,后来居上,都是老先生的观点。不怕说错话,写错字,老师说科学实际就是在改错。他们这种精神对我们的影响大。”

2

据了解,马识途选修了文字学大家唐兰教授两门课程,说文解字及甲骨文研究,还有陈梦家教授的“金文(铜器铭文)”课程,颇有心得。

他说,“《说文解字》,唐兰开了整整一年的课,然后开始甲骨文,又搞了半年。陈梦家搞了铜器铭文,又搞了半年。当时唐兰和我的笔记互相交换、讨论,讲的都是他自己的见解,我都把它记下来了。所以这个心得对我是很珍贵的东西。”

看到马识途在文字研究方面表现出的兴趣和天赋,西南联大中文系主任、语言学家罗常培鼓励他从事学术研究

“但是后来我得到南方局通知,回去到滇南当工委书记,而且作为党的纪律,不能够保留那些东西。”

作为共产党员,命令即使命。为了革命初心,他放弃了在西南联大的学习与研究,并将所有的笔记文稿付之一炬

蓝图

后来一直调动从政,搞了70年,和甲骨文没有往来了。

成都解放后,马识途立即投身到新中国建设之中。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向率军南下的贺龙元帅建议,抓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岁修,以保障成都平原春种。建议得以采纳。

1952年,马识途被调到成都城市建设委员会工作,首先抓的建设,是成都市的下水道工程。

不久,他负责组建四川省建设工程局,成为四川省建设厅首任厅长。五年时间,从无到有,省建设厅拥有四个工程公司、四个设计院、一个研究所、建筑职工一万多人,完成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他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牵头做成都城市规划的人。他要绘制的,是梦想中的巴蜀新蓝图。如今人们熟知的火车北站、一环路、二环路就在那时显露雏形。

他回忆道:“眼见成都许多高楼拔地而起,我颇有自豪感。”

3

逐梦

“我的用心就说一年出两本书,再把那一本完稿,这就是我一年出三本书了。”

这是107岁的马老,在2021年定下的一个目标。

马老的文学之路开始于中学时代。参加革命后,为了安全,“甚至写的片纸只字也不能给保留”。

告别枪杆子后,马识途得以有机会重新拾起笔杆子。他的传奇经历成了创作的源泉和宝藏。上世纪六十年代,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清江壮歌》出版,这本书,就是以他在鄂西特委时期的亲身经历写成的。

4

巴金侄子、作家李致回忆,1960年他在四川省医院治疗眼病,得知马识途这部小说后,“我先把老马的故事讲给几个青年医生和护士听,他们很感动,于是住院部团总支举行了一次活动,请老马讲他的这段经历。我看见不少人在听讲时两眼饱含热泪。”

1982年,马老《夜谭十记》出版,首印20万册,随后加印。其中的《盗官记》,被姜文改编为电影《让子弹飞》,短短11天横扫4亿元票房,成为叫好又叫座的年度黑马。首映式上,姜文对马识途说“马老是我的保护神,古人有言‘信马由(姜)缰’嘛!”

5

谈及自己的书籍,马老说:“《夜谭续记》你们看了嘛?被评为全国好书(2020年度中国好书)。因为这一点刺激,我已经封笔了,人民出版社商量让我再写一本《最有办法的人》,扩写成一本长篇小说,我写了七八万字,写一本小说确实是心血,确实很难,特别是讽刺幽默更比较难写。我就说我是冒险,在今年把他弄完。我这个人就是有点不服输,有点牛劲。”

《最有办法的人》,是马识途1961年发表的短篇小说,《人民文学》杂志希望他扩写成长篇,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40多年后,马老又意外地找到手稿,开始续写这本小说。

6

寻根

“研究中国古文化,非得研究古文字不行。”

“载沉载浮近七十年之久,精业从事,未敢他骛,遂与甲骨文绝缘。”虽然西南联大求学时的课堂笔记都被烧掉,但学问一直刻印在他的脑海里。

马老自述:“但是现在我想恢复,后来我花了不到一年,写了两卷甲骨文的笔记,写出了两本十几万字的书。”

马老凭着过人的记忆,开始撰写“甲骨文拾忆”,投入了关于甲骨文、金文在内的古文字研究,最终写出两卷书稿。

“友人劝我出版,重新做编辑,大概最近就要出版。在他们编辑的时候,我又再来读一遍甲骨文,重新搜罗资料,又写了一本笔记,叫《重读甲骨文笔记》,有我的注解,谈我的观点。出版社要出两本,一本已经弄好了,另外一本还在编辑。”

《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即将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书的手稿是写在台历上的,在日历的“六日”,会看到他在解释“武”字。今人常说“止戈为武”。马老先引唐兰先生观点,“止”在甲骨文中是“脚趾”,故有“脚步”之意,合在一起,就有“拿起武器摩肩接踵去打仗”的意思,正好与“止戈为武”相反。

7

马老解释,“习近平总书记提倡,我们响应。甲骨文会议提出在大中学生里科普甲骨文,让现在的大中学生能认识古字,认识甲骨文。我希望能科普甲骨文,做一点努力是自己应该的。我们挑选50个甲骨文字进入中小学,让学生了解甲骨文。”

马老有一个心愿,让汉字的源头和中华优秀文化的根脉,能在青年一代传承下去。

他希望和古文字研究者们一起,把甲骨文和中国古文字知识普及,让年轻人接续和传承中华文脉。

8

一百年来,我们党在筚路蓝缕中奠基立业,在艰难前行中创造辉煌。

一百多年,一位老共产党员尚且能不忘初心、不畏艰难、不懈奋斗,在前仆后继薪火传承中挺起民族的脊梁,何况一个民族。

据了解,马老的书斋名为“未悔斋”,取自屈原诗句“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老马识途,初心在,虽九死其犹未悔。

-END-

红星新闻网 爱看头条出品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制片人:李天翔

监制:石碧川

策划:王一兵

指导:赵若一

编导撰稿:谭麟

核对:马兰

统筹制作:黄佳琪

执行导演:程耀旭、张然

摄影:陈得斌

演员:胡必胜

现场制片:周可鑫

场记:黄煜坤

后期:罗晓宇、黄煜坤

编辑:严诗琪

【原创版权,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007235】

编辑:张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