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要被吃掉1000多斤!”赤腹松鼠成了柑橘大盗 “人鼠矛盾”如何化解?

红星新闻 2021-07-26 07:23

提到松鼠大家会想到什么?蓬松的大尾巴立在身后,两只小爪子抱着松果啃,似乎挺可爱的。然而在成都市蒲江县鹤山街道、朝阳湖镇、成佳镇茂密林区的果农眼里,松鼠则是“柑橘大盗”。“我种了七八亩耙耙柑,每年要被松鼠吃掉一千多斤。”当地一位朱姓果农表示,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它们,有时候在马路上就能见到。

蒲江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森防站(以下简称森防站)负责人表示,村民所说的松鼠是赤腹松鼠,近年来,有的山林数量比较多,不仅啃食杉木、水杉、银杏树皮,还啃食水果,给果农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近些年耙耙柑、“不知火”涨价,“人鼠矛盾”越发明显。记者从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获悉,由于发生面积广泛、繁殖率高,危害防治难度很大,赤腹松鼠是成都市常年重点防控的林业有害生物之一。

蒲江县从2016年开始采用捕鼠夹、毒饵以及建立隔离带的方式,持续对其进行防控,防控效果明显。目前,“人鼠矛盾”得到了缓解。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跟随工作人员,走进蒲江县赤腹松鼠经常出没的区域。

▲赤腹松鼠 

“一年四季都有,有时候马路上也能看到”

记者跟随森防站工作人员驾车前往蒲江县鹤山街道官帽社区。该社区地处丘陵地带,海拔700米左右,位于长秋山脉中,距离蒲江城区约10余公里。“那棵树干白色的部分就是被赤腹松鼠啃掉的。”森防工作人员指着山林中距离公路十余米远的一棵树说,赤腹松鼠喜欢啃食水杉和柳杉树皮,林区边缘的松鼠最喜欢的就是啃食柑橘。

“一年四季都有,树林里经常都能看到,有时候马路上也能看到。”当天上午在停车寻找赤腹松鼠踪迹的时候,当地一位朱姓村民告诉记者,当地人叫赤腹松鼠“刁林子”。这位村民说,“刁林子”每年都会光顾他的果园。森防工作人员介绍说,每年秋冬季节野果树叶较少,赤腹松鼠到树林外寻找食物更容易被看到。

▲工作人员实地查看

蒲江县在2016年采用“样地法”对赤腹松鼠危害进行了调查。工作人员在40个20米长宽的样地中,选择了40棵目标树种进行了调查。目标树种包括马尾松、银杏、板栗、橘子树、黄柏、香樟、水杉、核桃、银杏、巨桉等。其中危害最严重的样地,40棵树中有36棵被赤腹松鼠“光顾”过,危害最轻的为4棵。根据当年春季的调查结果,所有样地都被赤腹松鼠危害过,同时,每10棵目标树种中约3.6棵被其危害过。

▲制作毒饵

柑橘价格上涨,“一千斤就是几大千元”

“赤腹松鼠一直就有,之前农户不怎么在意。”森防站负责人介绍说,近些年随着耙耙柑价格的上涨,之前不在意的农户坐不住了。之前价格低的时候,蒲江果园收购耙耙柑每斤一两元,还不好卖。后来耙耙柑等柑橘迎来一波上升期,柑橘优质果的收购价最高涨到了7元每斤,平均大概在4~5元每斤。

“价格涨了,一千斤耙耙柑就是几大千元。”该负责人表示,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向他们反映赤腹松鼠危害的农户多了起来。耙耙柑每年11月前后开始成熟,采摘期可延续到第二年3月。这段时间野外食物较少,耙耙柑几乎成了赤腹松鼠的主食。

同时,由于生态环境恢复,禁止猎捕野生动物,没人猎捕赤腹松鼠。加上赤腹松鼠在当地几乎没有天敌,其数量持续增加。根据调查估算,蒲江县林区边缘一块七八亩的柑橘地大约有两到三只赤腹松鼠活动。“蒲江林区主要呈点状和带状分布,我们这小的山林只有几亩,大的山林有上百亩。”该负责人表示,一个二三十亩中等大小的山林可能栖息一两只松鼠,但由于其平时多在树枝上跳跃,所以被附近村民看到的概率较大,让人感觉数量不少。

▲安装在树上装着毒饵的箱子

危害面积从17000亩降到1000亩左右

“它们聪明得很,看到捕鼠夹都会从旁边走。”朱姓村民表示,赤腹松鼠个子小,大约跟成年人手掌一样长,尾巴差不多和身子一样长。它从树枝上一跃,似跳又像飞,一次能到四五米远的地方。当地森防部门主要采用万分之一的溴敌隆制作毒饵和清理隔离带的方式,每年防控大概能减量上百只。用溴敌隆制作毒饵,适口性好,作用缓慢,目前没有发现耐药性和二次中毒现象。

为了让松鼠进到毒饵箱,工作人员先将浸了药液的苹果、玉米等食物放在透明的塑料箱中,之后再将箱子固定在树上。箱子底部有长条形的木板。“木板是为了模拟树枝,创造更接近自然的环境。”该负责人表示,除了化学防治,当地还组织村民清理了与农田接壤的林下灌木,这样做类似建立一条隔离带。灌木丛等低矮植物也是赤腹松鼠经常活动的区域,清理林下卫生,可以达到破坏地面松鼠栖息环境及食物资源的目的。

▲红外相机动态监控

经过连年的防控,蒲江县赤腹松鼠的危害面积已经明显减少,从2015年最高峰的危害面积17000多亩降到了现在的1000亩左右。平均新危害株率也从2016年防治前的36.38%,降低到了今年的平均新增危害株率2%。经过防治,村民反映较多的赤腹松鼠偷食水果的现象,目前已经好转了很多。下一步,蒲江县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将在赤腹松鼠危害严重的个别林区持续开展群防群治、统防统治,降低它的种群密度,让它“有害不成灾”,同时引导林农营造混交林,保护鼠类天敌,做到生态平衡。

红星新闻记者 林聪 摄影记者 王效

编辑:邓思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