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小菲创业“连续剧”第几集了?

2022-06-02 16:3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离婚之后,汪小菲又因为感情生活那些事上了热搜。

◎回首这么些年,汪小菲像是个梦想家,但如今已40岁的他,正在“拼一把”。

成年人,要为自己的一言一行承担责任,比如说又“冲动”了且“冲动”后又懊悔了的汪小菲。前几天叫板要和“造谣者”对簿公堂的他,5月31日晚就被曝婚内出轨证据。

婚姻生活一地鸡毛,事业版图也有些尴尬。

俏江南、兰会所、合尊置业、S茶、S hotel……盘点那些年汪小菲经手过的品牌,命运都不尽人意。他蹚过餐饮、地产、饮料、酒店的水,收获了一度鼎盛却失败告终,或不温不火而草草结束。

与大S离婚后,“创二代”汪小菲回归张兰起家的老本行——操盘餐饮品牌“麻六记”。他聚起原俏江南班底,于2020年创办了麻六记。“以前我太理想化……喜欢天马行空的东西。”汪小菲在2022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而麻六记,“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二次创业……做熟悉的事、相关的事。”

他说:“四十了,拼一把”,他也清楚自己常常“冲动行事”,正如他在自传中所言:“酒醒后,梦也醒了,人还要面对现实。”

做事做人其实都是一脉相承,尝过成功喜悦也品尝过失败教训的汪小菲,能圆梦吗?

“俏江南”时代

童年是所有人的人生底色,汪小菲也是如此,终究一生绕不过自己的童年。那时,他的父母频繁争吵婚姻破裂,两人“下海”打拼,常年忙碌,对他疏于陪伴。孤独感,成为汪小菲日后的心结。

初识大S(徐熙媛)时,大S与亲朋好友们之间紧密温馨的家庭氛围让汪小菲颇为着迷。“这和我童年时总一个人的情形呈鲜明对比……我心里特别暖,随着大家高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汪小菲在他的自传《生于1981》中,这么解释道。

时间回到2010年,29岁的汪小菲炙手可热,母亲张兰创立的餐饮品牌“俏江南”做到了第十个年头,正迅速扩张。留学归来、一表人才的商界少帅汪小菲与凭借《流星花园》全民皆知的女明星徐熙媛一拍即合,不到一个月迅速闪婚。

那个时候,俏江南也正风光。张兰那一代的企业家,赤手空拳、拼搏实干。上世纪90年代,她只身一人闯荡加拿大,在理发店帮工,在餐厅打杂,扛百斤重的猪肉,两年后怀揣2万美元回国,在北京开了一家名为“阿兰酒家”的川菜馆。对于这家餐馆,张兰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在媒体报道中,张兰曾一个人跑到四川郫县(如今的成都市郫都区),带领当地的工人上山砍竹子,只为了给餐厅做竹墙。

阿兰酒家的实干风格为后来的俏江南奠定了基础,2000年俏江南正式创立,张兰亲力亲为,追求用餐环境与食物品味的结合,仅用三年时间就在北京铺开九家店。2008年,俏江南更是赢得奥运会的中餐代理商招标。

随着俏江南连锁规模的持续扩大,汪小菲也走到台前。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汪小菲急于在公司内部树立威信,缺乏从业经验导致出师不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这么总结自己的首次尝试:从招投标到施工经理、施工队,再到律师,他被这几个环节串在一起给黑了。

即便有张兰的力挺,汪小菲在俏江南的“掌权”道路依然走得磕磕绊绊。他曾在博客里表露自己的失意:“家里现在有钱了,但是我什么都不是。没自尊,没了追求,没了理想。每天脾气越来越大。我每天都活在别人的影子里,靠着别人的成就来完整自己。大小的晚宴我也出席了不少,想想真挺不要脸的。要不是自己家人,谁认识我是谁呀,还大言不惭地吃喝,买好东西。”“小时候的苦是皮肉之苦,年轻人吃点苦是好事。等你真正到了一个承受阶段以后,你吃的苦在心里。有的人承受不了了,那是心里崩溃了。”

南柯一梦“兰会所”

和很多活在父母光环下的年轻人一样,汪小菲也急于证明自己的才干。2006年,他第一次“较为”独立管理的“兰会所”正式开业,主要针对高端商务人群宴请。这座俏江南旗下的顶级会所,张兰不惜投资3亿元打造。

享誉世界的设计大师飞利浦·斯塔克被重金请来设计兰会所。这里内部装修极为奢侈,名画、水晶杯、古董珍藏尽收其中。北京兰会所刚刚完工,上海兰会所又开始启动,汪小菲还同时投资了时尚概念品牌餐厅SUBU,占领北京繁华商圈。

回忆起兰会所的高光时刻,汪小菲满是自豪:“奥运会期间,世界各地的政要名流都聚集在这里。那时走进‘兰会所’,常常可以看到这种场面:以色列总统刚就完餐,正与身边的人笑谈;吧台边,大卫·贝克汉姆正和朋友觥筹交错;往前没走几步,迎面款款走来,微笑着和周围人打招呼的是托尼·布莱尔夫妇。斯塔克的杰作在这些政要名流的映衬下,愈发熠熠生辉。”

巅峰之后,俏江南在资本市场遭遇重大转折。2011~2013年,公司辗转A股、港股,几度想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但最终都未能如约上市。据报道,当时张兰与汪小菲母子因未如约上市输掉了之前融资时的对赌协议,最终失去了俏江南控制权。

俏江南与引入的资本同床异梦、上市折戟,加上前期投资过大、摊子铺得过开,过于强调形式而忽略菜品,兰会所也在2012年剥离俏江南集团并转手易主。曾经起高楼、宴宾客的兰会所就如南柯一梦,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这是一个巨大的落差。谈起曾作为奥运会接待场所时的兰会所,2019年接受腾讯新闻采访的汪小菲这样说道:“那个时候,那就是觉得了不得了,谁谁谁我也认识,看着他们的谈判都是在我们这儿促成的;见到了现在国内顶尖的商界大佬,那个时候他们是在创业阶段。”

但后来,“等过去这一切繁华以后,你发现并不是你认识谁你就是谁。大家可能给你一些桥梁、一些助力,可能我们做一些事情会得到外界资源的帮助,但真正自己的学识,你自己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说这话时,汪小菲是在参加一档视频节目,叫《进击的梦想家》。

梦醒时分“大S”品牌

俏江南和兰会所离汪小菲远去,他在婚姻生活中适应新的角色。2019年,当记者问他现在有哪些生意时。他说,花了很多时间陪孩子,也做了一些投资。“做A轮投资比较少,因为不是那种在这个领域很专业的人士,可能B轮、C轮的时候会多一点。”

汪小菲不甘寂寞,低谷时如此,繁华时也是如此。他曾在兰会所刚起步时进军房地产,成立北京和麟置地投资有限公司,出任董事长,但他谋划在天津、三亚的房地产项目后来都没了下文。

2013年,已经与大S结婚两年的汪小菲将触角伸向零售饮料,他搭建了自己的“新平台”——合润麟(北京)食品有限公司。这家公司除了已经研制出一款复合茶饮料“私家茶”,由大S代言,主打健康无糖的时尚茶饮概念。大S也台前台后为其宣传,实控人为汪小菲的合润麟(北京)食品有限公司还曾申请注册“S茶”“茶S”商标。但这款茶饮料也并不被大众知晓,最后草草收场。

汪小菲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坦言,做茶饮料时没有全力以赴。他在2012、2013年觉得健康饮料、无糖饮料是大趋势,但只铺了2000个超市,也没用资本的钱去烧,所以很快下被“打没”了。再加上自己一周里一半时间在台北一半在北京,就没有100%投入,“员工想找我签字都找不到人”。他总结说,一个新的事业没有100%投入是做不起来的,所以后来就卖出去了。

借力大S的知名度做生意,汪小菲在台北市投资建设的S Hotel于2017年开业。又一次,他说起梦想,“一直有想开一家酒店的梦想”。

而且,梳理S Hotel的品牌故事,不难能看出与兰会所、“私家茶”似曾相似的元素。首先是重金砸设计,酒店几乎完全复制了飞利浦·斯塔克的设计,“这位大师直到开业前的最后一刻还在对细节进行检视”。还有释放名人效益,“我的好友伟忠哥、陶喆、王力宏他们也都来为我捧场”,大S、儿子和女儿的照片摆放在酒店的每个角落。

虽然深度绑定大S的个人IP,但随着2022年两人婚姻终结,汪小菲和大S之间目前已并无商业关联。据启信宝显示,目前汪小菲所担任股东的8家公司中,并无大S或相关人持股。

再度造梦“麻六记”

“我选择这时候离婚,因为小菲事业再起,帅又不算老,要再找条件更好的女友也容易。”2021年年底,官宣离婚后大S曾回应。但汪小菲的事业真的“再起”了吗?

启信宝显示,由汪小菲担任董事长的北京食通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控股北京麻六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粤洱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汪小菲亲自操盘的“麻六记”品牌,主营特色川菜,于去年在北京国贸开设了第一家门店。

这次和俏江南完全不一样,这是小店,要做翻台率做频效,人均消费不超过150元。

对于汪小菲的新生意,张兰也不遗余力。2020年12月,张兰的抖音号“张兰·俏生活”发布第一条视频,此后这个账号保持着极高的更新频率。从单价几十元或几百元的护肤品、墨镜、服饰,到售价数万元的珠宝饰品,张兰用频繁的直播带货保持着抖音号的销售力。在汪小菲的麻六记开张后,张兰也时常在线为其宣传带货。

“今早麻六记房山龙湖天街开业,伴随着今天的剪彩,我们一年开了十八家店的任务结束了。”今年1月26日,汪小菲发微博称,“四十了,拼一把。”

有消费者在点评网上这样评价麻六记:从装修到菜品,一看就是“行家出手”。麻六记卖的是传统川菜,但在原料、调味等方面进行了微创新。定位是年轻人热门打卡的“新场景”“新味道”。

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起点。想到和做到之间,做到和做成之间,都还有着非常大的差距,需要一步步去实现。

汪小菲喜欢把很多事情归咎于星座。“我是巨蟹座,容易黑化。做了九十九件好事,一件事绷不住,全部推翻。”为冲动和急躁,汪小菲不是第一次付出代价。他曾讲述,自己因为和前女友的争吵,冲动之下摔门而去,差点出了车祸。他敏感,自尊心强,渴望成就,但没有过太长久而专注的投入。

40岁了,这一次“懊悔”后,这位梦想家能否真正圆梦呢?

(记者 丁舟洋) 

编辑:卜小燕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