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立刻报告!二仙桥发现“头号”入侵植物!

2022-06-27 21:37  来源: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

近些年来

外来入侵物种引发大量关注

它们不仅造成我国物种的减少甚至灭绝

还导致生态系统功能的缺失

此前:成都发现“生态杀手”加拿大一枝黄花!

6月24日

成华区二仙桥附近绿地发现外来入侵植物

——紫茎泽兰

紫茎泽兰原产美洲的墨西哥

是一种检疫性有害生物

在《中国第一批外来入侵种名单》中

位列第一

因其茎和叶柄呈紫色,故名紫茎泽兰

1

绿地出现紫茎泽兰 相关部门立即铲除

6月24日,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张远彬副研究员团队在与成都市公园城市局联合开展“成都市野生植物调查监测工作”时,在成华区二仙桥附近绿地发现外来入侵植物——紫茎泽兰。

据张远彬介绍,当时在现场发现了20余株紫茎泽兰,约一米高,成团状分布,暂时未有扩散迹象(未开花)。根据之前的调查,紫茎泽兰在成都不见分布,“但由于其强烈的入侵性和公众对入侵植物了解不够,所以风险依旧较高,需要提高警惕,加强监测和宣传,并及时防控。”

2

▲工作人员正在铲除

随即,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快速组织成都市森防站和成华区森防站工作人员到达现场核查情况,并按照专家的建议方案,及时将发现的紫茎泽兰全部铲除销毁。

同时,成华区森防站还将对周边绿化区域进行重点监测巡查,阻止紫茎泽兰在该区域自由生长和扩散。

堪称植物界“头号杀手” 危险性极大

外来入侵物种根据危害性大小分成七个等级,一级属于危害性最大的,紫茎泽兰属于一级。由于没有天敌和竞争对手能与之抗争,紫茎泽兰在云南的扩散面积已经达到其面积的64%。

紫茎泽兰最为“聪慧”之处在于它可以根据不同的自然环境调节生长,叶片可多可少,可大可小,可绿可红,以环境的适应要求来调节外表形态,并进行灵活的营养分配。

3

紫茎泽兰繁殖能力极强,每一株能产生数以万计的种子,随风飘移扩散。同时,由于紫茎泽兰有毒,没有生物食用,更有助于其生长和繁殖。此外,紫茎泽兰体内还含有一些能抑制其他植物生长的化学物质,这些物质能通过根系分泌,抑制原有植物的生长发育。它所到之处,原有植物均被“排挤出局”,最后只剩下紫茎泽兰,破坏了原有的生态平衡。

4

分布范围广泛且难治理

经半个多世纪的传播扩散,紫茎泽兰已在西南地区的云南、贵州、四川、广西、重庆、湖北、西藏等省区广泛分布和危害。

由于紫茎泽兰的生命力顽强,治理起来非常麻烦。目前主要是从人工机械防治、化学防治和生物防治法等各方面去努力抵御紫茎泽兰的入侵,但效果有限。国外也有一些生物防治的方法,但引入天敌物种可能会带来其它的生态问题。

5

云南省治理现场

不仅是成都

近年来

全国多地都出现了紫茎泽兰的身影

也从各方面去努力抵御紫茎泽兰的入侵

那么四川常见的外来入侵物种有哪些?都有什么危害?

四川常见的外来入侵物种

紫茎泽兰,原产墨西哥,能分泌化学物质杀死本地植物,竞争营养。主要分布于攀枝花、凉山、雅安、甘孜、乐山、宜宾、泸州、自贡、内江等地,大约以每年10-30公里的速度向北和向东扩散。

草地贪夜蛾,成虫可在几百米的高空中借助风力进行远距离定向迁飞,寄主包括玉米、水稻等谷类粮食作物在内200余种植物。

松材线虫病,松树一旦感病后40天即可死亡,松林感病后3—5年即可毁灭,是松树的“癌症”和“禽流感”,属于重大植物疫病疫情,尚无有效的药物可治。

红火蚁,原产于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国家,不仅危害植物,还会叮咬人或动物,造成灼伤疼痛甚至休克和死亡。

锈色棕榈象,主要危害棕榈科的加拿利海枣,2015年首次在成都市发现,目前已扩散至成都、眉山、遂宁、绵阳、乐山、南充、凉山等地。

松疱锈病,世界有名的危害松树枝干的危险性病害,主要分布在绵阳、广元、巴中、凉山、雅安、阿坝、甘孜等地。

福寿螺,主要危害水稻,也啃食莲藕、茭白、菱角、芡实等众多农作物。其体内携带大量广州管圆线虫,人们食用后极易感染这些线虫并引发嗜酸性粒细胞增多性脑脊髓膜炎,引起人体神经系统损害甚至死亡。

大薸,俗名水白菜、多年生浮水草本植物,雌雄同株,繁殖迅速,是农业环保的头号天敌,被列入我国100种最危险入侵物种名单,原产地巴西。

还有空心莲子草、水葫芦、三裂叶豚草……

当前,四川还面临一批潜在外来物种入侵风险。比如美国白蛾,目前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内蒙、辽宁、上海、安徽、山东、河南、湖北、陕西共11个省市出现。又比如微甘菊,已广泛分布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和云南,被列入世界上最有害的100种外来入侵物种之一。

防范外来物种入侵也是广大市民的义务

若市民发现这类植物

可以向所在区(市)县的

园林绿化相关部门反映

交由专业人员处理

同时大家也可以

拨打成都市森防站电话

028-87762576反映情况

编辑:杨燕棋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