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节后 这个遗址为何备受关注

2022-10-01 08:06  来源: 成都日报

小学生在宝墩遗址展馆参观

宝墩遗址出土的石器、陶片

宝墩遗址展馆

金秋时节,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瓜果飘香、稻浪翻滚。日前,成都新津天府农博园2022年中国农民丰收节主场馆吸引了全国的目光。

沿成新蒲快速路一路向北,距离天府农博园9公里的宝墩遗址展馆,却“意外”引起了关注。9月28日下午,“一步千年”穿越跑在成都新津火热开跑。成片的金色稻浪摇曳出丰收的喜悦,与天府之国深厚悠久的农耕文明交相辉映……作为“天府农博·踏秋季”的重磅活动,150余名参与者从宝墩遗址到天府农博园,开启了一场梦幻穿越之旅。

为什么是从宝墩遗址开跑?宝墩遗址和丰收节之间,有什么内在的必然联系呢?

一步千年

宝墩遗址迎来“打卡”热

4500年前,古蜀人撒下了第一粒水稻种子;4500年后,这片茂林修竹、稻田弥望的地方被称为宝墩。

在丰收节活动现场,再现了4500年前古蜀人迎秋欢聚的盛典。从山地到广阔平原,从沿河迁徙到筑城安居,从采集渔猎到农耕文明,从旱作农业到稻作农业,从简单社会到文明社会,每一次的融合和转变,都蕴含着古蜀先民创新创造、开拓进取的人生智慧。

“打卡”宝墩遗址,被不少市民列入游览计划。上周末,大学应届毕业生张晓杰从天府农博园乘公交车来到宝墩遗址,走进了“天府之根”宝墩遗址与宝墩文化展的展厅。“古蜀先民何以为居?最早的村落是什么形态?古蜀先民又何以为食?这些都让我非常好奇。”满怀着期待,张晓杰走进了展厅,展厅灯光营造出的神秘氛围,让他很快进入到鲜为人知的成都平原远古时期。

古蜀人在这片土地上筑城而居,耕种、生活,他们留下的坚固城墙,在几千年的岁月中风化为一条条土墩,就是这些屹立于田间地头的土墩,指引考古工作者发掘到了这段曾经被当做古老传说的久远历史。展馆内,出土于宝墩遗址的巨大乌木、正在堆土筑城的古蜀先民、大型的聚落格局沙盘、碳化的“稻”和“粟”……张晓杰边走边看,不时低头做着笔记。

陶器,是宝墩时期人们最主要的生活用具,在宝墩遗址发掘的陶片,拼对出了古蜀时期的陶锅和陶灶,其设计非常精巧。一件出土于宝墩古城遗址的陶灶吸引了张晓杰的注意——其外观呈直桶形,通体饰粗绳纹,内壁等距分布有7个长约7厘米的支丁,一侧有略呈半圆形的灶门,高28厘米,直径30厘米。“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府第一灶’。”张晓杰惊喜地说,“宝墩先民利用这些陶灶将陶器架高烹煮食物,足见古人的智慧。”

考古发掘

这里是成都平原稻作文明发源地

2021年6月,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新津宝墩遗址最新考古成果。自发现4500年前的碳化水稻等植物遗存以后,考古人员在2020-2021年度的考古发掘中,在宝墩古城的内城南部,发现了成都平原最早的水稻田遗迹。这是成都平原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水稻田,也是长江上游首次发现4500年前的水稻田遗迹,对了解成都平原史前水稻种植史、长江上游稻作农业的起源具有重大意义。

在宝墩古城,考古发现的农业文化遗产远不止这一处稻田遗迹,不仅发现了内外两重城墙,还在城墙外围发现了宽20余米的壕沟。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站长唐淼认为,宝墩遗址的城墙、城壕是4500年前的防洪工程,是成都平原上最早的水利遗产。同时,宝墩文化时期积累的挖壕筑城、治水、水稻栽培、家畜养殖等经验,为宝墩文化后期和三星堆文化时期古城址的修筑、农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

自古以来,农耕文明对成都平原有着深远影响,据《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即古蜀五祖之一——杜宇,亲自教人们务农耕作,但古蜀人的耕种史要远早于此。约4700年前,营盘山先民从川西高原步入成都平原,拉开了成都平原水稻种植的历史大幕。2021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外公布宝墩遗址最新田野考古发掘成果,宝墩遗址首次发现4500年前的水稻田遗址,这也是成都平原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水稻田。

在此前植物考古中,宝墩遗址就发现有4500年前的碳化水稻、黍、粟及其他植物遗存,还出土了家猪骨骼,狗、鹿的骨骼,表明了宝墩先民以稻作农业为主,兼有粟作农业。直至三星堆文化早期,以宝墩文化为代表的成都平原先民的农业经济结构都是以水稻为主,兼有少量粟、黍。

斗转星移,时光变迁,还是在这片气候温润、土壤肥沃的土地上,商周时期的金沙遗址里,今人再次发现了与宝墩遗址的稻作农业相似的谷物存留,但这一时期部分稻粒尺寸有所增大。专家认为,这证明在上千年的时间里,成都平原的先民在稻作种植方面不断地积累经验,提升技术,改良了稻作农业的技术。从宝墩遗址到金沙遗址,古蜀先民就已明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道理。

稻田遗迹的发现实证了宝墩古城是成都平原稻作文明发源地,奠定了古蜀文明农耕文明的经济基础。中国作为世界上最为古老的农业国家之一,古蜀先民探索和积累的丰富农业文化遗产,同样为今天的城市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发展资源。

文旅新名片

发展文创旅游研学三大体系

拿起考古铲、徒步真实探坑、参与文物修复……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宝墩。作为一座多功能的新型考古工作站,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是这样吸引人的。

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内,一群头戴小帽子的小小考古员身着考古装,正通过动画专注地看着宝墩古城的修筑过程,了解古蜀先民如何筑城的历史。在小组协作分工、认领角色工作挎包后,小小考古员们便前往模拟发掘区,利用手中的工具慢慢探寻,伴随着土壤剥离,土坑里的一件件“文物”被发掘出土。

“这是孩子第一次接触到考古发掘。”与孩子一同来宝墩探馆的刘女士表示,此次宝墩之行,不仅让孩子认识到悠久的古蜀文明,考古发掘的经历也丰富了自己的体验。目前,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正逐渐成为新津重要的研学营地,“我到宝墩学考古”“宝墩小小考古野趣家”等研学项目带领家长和孩子,在亲子互动中共同感受宝墩考古的魅力。据了解,已有10余家研学机构与宝墩考古工作站相继开展合作。此外,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还开发了宝墩随性杯、太阳帽、宝墩文化T恤、宝墩稻米等独具特色的文创、农创产品,打造乡村消费新场景。

收割、脱粒、归仓……秋分前后,在宝墩遗址附近,现代化收割机在金黄的稻田里来回穿梭,村民们在田野间忙碌着,割水稻、堆稻草人,不少市民也在稻田前纷纷合影留念,通过照片分享着丰收的喜悦。“站在稻田旁,看着收获的场景,更让我有一种穿越时空,与历史对话的感觉。”张晓杰在参观完展馆后感叹道。

如今,宝墩古城采用原址保护的方式,遗址大部分文化层在耕土层之下,因此村民们可以继续在原地耕作。数千年前,宝墩的古蜀先民用勤劳的双手在一方水土上养活一方人,创造了灿烂的宝墩文化。数千年后,宝墩传递的蜀地文化根脉,仍在滋养着一代又一代蜀人。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记者 段祯 王嘉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编辑:葛泓雨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