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盎然 绿富同兴 ——塔里木河、万泉河流域生态故事掠影

2022-10-06 09:50  来源:光明日报  

海南省琼海市长坡镇青葛村的农民在采收菠萝。新华社发

金秋时节,新疆沙雅县胡杨林迎来最佳观赏季。柳玉柱摄/光明图片

海南省琼海市博鳌镇在万泉河入海口举行龙舟赛活动。新华社发

新疆沙雅县月亮湾景区。柳玉柱摄/光明图片

万泉河田园风光。林小毅摄/光明图片

【江河印象】

金秋时节,塔里木河两岸的千里沃野奏响最美“丰收曲”。行走在塔河两岸,到处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绿洲。塔里木河奔腾2000多公里,在10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干旱炎热的沙漠边缘,写下绿色传奇,孕育灿烂文化。

跨越万里,绿色故事交相辉映。在海南省琼海市,万泉河碧波荡漾,成群的白鹭不时从空中列队飞过,构成一幅美丽的自然画卷。全长163公里的万泉河自五指山脉悠然而下,流经琼海7个乡镇,滋养了两岸土地,也形成了沿河特有的风景和经济发展带。

绿色走廊风光重现

“水多了,河两岸胡杨茂盛了、湿地绿了。草场的草长得很好,羊吃得肥肥的。”说起塔里木河治理后的变化,新疆沙雅县哈德墩镇阿特贝希村牧民热依木·司马义感慨万千。

2001年开展综合治理以来,通过生态输水和修复保护措施,塔里木河水生态持续改善,下游原本干涸的河道再度被清澈的生态水填满,这条“绿色走廊”重现了往日的绿色生机。

在新疆尉犁县境内大西海子水库下游约十几公里处,一条砂石道路蜿蜒伸进胡杨林深处。在林间行进了七八公里后,一块写着“科研重地”牌子的院落展现在记者眼前。中国工程院院士邓铭江的团队,正在这里进行塔河生态治理研究。

“这里是我们的‘汊渗轮灌生态修复试验区’。”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凌红波说,“我们正在研究怎样让生态水在塔河下游的使用更加高效、集约、精准,探索生态水在胡杨林间的最优灌溉路线和方式,形成‘地下生态水银行’,获得最佳的生态保护和修复效果。”

科学理念,为塔里木河综合治理带来新动力。今年来,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以系统观念为指引,进一步提高水资源科学统筹配置水平。通过洪水资源化利用,塔里木河沿线灌区农作物得到充分灌溉,增加灌溉面积63.06万亩,河道沿岸胡杨林生态补水效果明显,流域生活、生产、生态用水呈现多赢局面。

万泉河上游两岸有着莽莽苍苍的热带天然森林保护区。清晨,天刚微亮,琼海市会山镇加略村村民许高南就背着竹篓进山了。“台风‘奥鹿’刚过,我今天要去看下蜂箱有没有被吹倒,里面蜂蜜是否充足,附近有没有蚂蚁,等等。这里是万泉河上游,我的蜂箱都是安装在悬崖峭壁上的石头洞、空树洞或参天大树的高处,山好水好蜜才好!”许高南自豪地介绍。

加略村位于万泉河上游,是琼海市市区最偏远的一个村,也是典型的苗族聚居村。村子散落在崇山峻岭间,与村边的牛路岭水库交相辉映。

为守护好这青山绿水,会山镇政府在加略村建设了6个污水处理站,并启动河流长效保洁机制,在河流枯水期对河(湖)及河流两岸垃圾进行打捞清理,开展非法采砂综合治理行动,加强河砂重点区域巡查。

近年来,琼海市实施了万泉河流域环境综合治理项目,有效削减生活污染物排放。同时,加强万泉河沿岸治理,严格禁止乱采砂乱砍伐,将治水与绿化结合起来,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传奇故事激励后人

万泉河中游河水平缓,河面也开始变宽,两岸风光旖旎,这里不仅有景区,还有许多传奇故事。

走进万泉河中游南岸的椰子寨,村子里最耀眼的就是椰子寨战斗旧址纪念广场上那座高9.23米的主题雕塑。“椰子寨战斗揭开了琼崖武装总暴动的序幕,是琼崖革命23年红旗不倒的发端。”在椰子寨战斗纪念馆里,讲解员才源正认真地将这里的英雄故事讲给来参观的游客听。

万泉河畔,还有一支传奇队伍,那就是红色娘子军。91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在今琼海市阳江镇成立,100多位花一般美好的女孩,奏响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史上动人的乐章。

红色娘子军留下的精神遗产,一直激励着后人。1969年8月1日,由琼海阳江公社100名红色娘子军后人组成的红色娘子军民兵连成立。“时至今日,新一代的红色娘子军民兵连,只要一有空就在这里举行操练。”村民们指着绿草茵茵的操练场告诉记者。

在南疆的塔里木河畔,提起“塔河五姑娘”,很多兵团人都难以忘却。1958年5月,为解决塔里木河南岸50万亩新开垦土地的灌溉问题,农一师(现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决定在荒原上开挖一条引水总渠。在众多男同志中,5位年轻姑娘的身影格外醒目。她们白天挖渠挑土,晚上主动加班,工效甚至超过了小伙子们。凭着对祖国的忠诚和对事业的热爱,建设者们最终修建起新疆历史上第一条大型人工灌溉水渠。

时光荏苒,塔河两岸改变了模样,“塔河五姑娘”精神却依然闪耀着时代光芒。凭借坚定的理想信念,一代代兵团人扎根边疆,在自然条件恶劣的“风头水尾”,把戈壁荒滩变为“大棉田”“大粮仓”和“大果园”。

如今,新一代兵团人接过节水治水的接力棒。为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兵团广泛推广节水农业新技术,加快高标准农田建设,促进农业节水增效和增产增收。

发展奇迹正在续写

顺着万泉河一路向东而行,便来到了万泉河的出海口——博鳌。2001年,博鳌亚洲论坛成立大会在博鳌召开。一年后,博鳌亚洲论坛首届年会在博鳌召开,论坛会址永久落户海南博鳌。从此这个偏远渔村一下走向了国际舞台。在博鳌亚洲论坛品牌带动下,琼海市的旅游、商贸、餐饮、会展等产业迅速发展。

愈加开放的环境,也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更多可能。80后青年王俏是土生土长的琼海人,2017年怀揣着对热带水果的热爱,他放弃在深圳、海口等地的高薪工作返乡创业,在琼海引进400多种世界各地的热带名优水果,并部分实现产业化推广。

“我想继续通过世界热带水果之窗项目,吸引全球的热带水果新品种以及与之配套的人才、技术、设施设备等前来展示、交流、推广和贸易,促进农业国际交流合作,推动海南的农业发展。”王俏说。

随着塔里木河复流,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轮台县变得绿草茵茵、牛羊成群。生态环境的改善,为促进流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夯实了根基。

“我们不断挖掘林业的多种功能和效益,县里举办的胡杨文化旅游节,每年吸引数万名游客来参观消费。我们正大力发展特色林果业,其中仅白杏就种植8万多亩,每年销售额达1.6亿元。”轮台县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副局长樊卫民介绍。

塔里木河重返生机,让更多的沿岸百姓吃上生态饭、旅游饭。尉犁县在塔河岸边建设罗布人村寨,每天平均接待游客上千人次。在阿克苏地区,采摘观光、醉游胡杨等旅游项目深受游客欢迎。巴楚县倾力打造的红海景区,直接解决就业200余人,间接带动就业2000余人。

从生产到生活,从城市到乡村,从万泉河流域到塔里木河流域,科学统筹水资源开发配置同经济发展、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大美中国的生态画卷正徐徐铺展。

编辑:邓思璐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