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余年,他们如何从黄田坝走到珠海?

2022-11-11 18:29  来源: 红星新闻网  

image001

▲第14届中国航展歼-20四机编队飞行展示 图片来源:解放军报

红星新闻网(记者 龙昱丹)11月11日报道 提到“黄田坝”成都人会想到什么?抗日战争时期的大轰炸、呼啸而过的战机、132厂、成飞集团……

我国自行研制的三代机从这里起飞,我国最新一代双发重型隐形战斗机在这里搏击长空,这片土地见证了我国空军一路走来的历史,目睹了中国空天力量从弱到强的过程。

凿井者,起于三寸之炊,以就万韧之深。今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成立73周年,我们一起来看看在这片土地上演过的空天传奇。

饱受日军轰炸的“皇天坝”

image003

▲抗战期间,成都劳工修葺机场 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黄田坝位于成都西郊10公里处原文家乡境内,新中国成立前称为“皇天坝”,其得名有个有趣的传说。

据《中国民间文学集成·金牛卷》记载,此地原名荒田坝,相传古时有一姓黄的秀才,为当地首富。一天,一老乞丐送给他一把折扇,告诉他到明年的今天开扇,定将富甲天下。结果黄秀才求财心切,提前打开折扇,折扇中飞出一把宝剑直往皇宫,刺死了皇妃,那宝剑上还刻有一行字:“成都黄秀才统领天下。”皇帝见后勃然大怒,下令处死黄秀才,并没收他所有田产作皇产。从此,这片地区就被叫作“皇天坝”。

抗日战争时期,由于日军屡次派军机轰炸成都,国民党政府于1939年初,征调1万余民工,在此处苏坡桥附近新建机场以反击日寇。岂知机场建成后,反而成了日军重点袭击的对象,经常有日本敌机窜来机场上空盘旋、侦查地面目标。

image005

▲成都民工修建军用机场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地理》1945年2月号

1939年秋天,机场就曾遭遇过日军袭击,经历过这场空袭的老成都人回忆道:“炸弹投下时,地面响起了雷鸣般的爆炸声,机场里的飞机、机窝(机库)、油库、其它地面建筑起火了,熊熊的烈火越烧越大,映红了整个天空,大火中夹杂着枪弹声,抢救的呐喊声。”

流淌着屈辱与血泪,这片土地的历史,将在新中国成立后改写。

 带着马识途祝愿的“黄田坝”

image007

▲ 建厂初期的原国营132厂大门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1956年,中苏两国政府正式签订苏联第二批援建我国航空工业的协议书,新的歼击机制造厂是其中之一。同年5月,第二机械工业部指示,该歼击机制造厂代号为132厂。7月,出于保密原因,132厂确定对外使用第二厂名“峨嵋机械厂”。12月,国家建委批准132厂选址成都黄田坝。

为了解决建厂用地问题,原温江县苏坡乡、郫县互助乡的一部分被划归给了市郊区管辖,后来就在此基础上形成了苏坡公社和金牛公社。1964年又成立成都市人民委员会黄田坝办事处,经过几次改制之后,成为黄田坝街道办事处。

建132厂的时候,人们发现皇天坝这个老地名不符合当时的特殊情况,于是提出了更改地名的想法。时任省城建委主任的马识途说:“黄土桥过,水田旱地,茅草丛中,飞机坝子。取三句中的一个字,‘黄田坝’,如何?”马识途还认为,“黄田坝谐音‘黄天霸’,我们生产的飞机应该成为天空之一霸!”

为了尽快建好厂房,大量建材物资运被送到成都车站。由于建材物资来得密集,短途运输跟不上,大批材料堆放在车站无法运到132厂。为此,成都军区还专门调集军用卡车帮忙运送物资、拉运土方。132厂职工更是靠人力将满载水泥的车皮推到黄田坝。

一点点、一步步,经过艰苦卓绝的抢建,1964年,西南大后方第一个飞机制造基地——132厂基本建成。带着马识途美好祝愿的“黄田坝”,踏上了振兴中国航空工业的漫漫征程……

共和国夜鹰——歼-5甲

image009

▲歼-5系列机 图片来源:成飞集团官网

实际上,在132厂还未修好之际,就“被迫”承担了共和国第一架全天候歼击机研制的重任。

20世纪60年代初,台海关系紧张,我军迫切需要可供夜间飞行的全天候歼击机。又逢中苏关系破裂,中国航空工业不得不自力更生。

132厂就在厂房还未完全建成的条件下,边基建、边试制、边生产,开始了歼-5甲的研发制造。

那时,负责团队每人每月大概只有20斤左右的粮食,主任设计师屠基达1米78的个头,仅有50千克。1964年11月11日,歼-5甲首飞上天,年底国家定型。时任三机部部长孙志远高兴地赞誉:“歼-5甲是成都飞机制造厂的发家机。”

image011

▲歼-5甲飞机飞行员合影 图片来源:四川省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主题展览

随着60年代后期,132厂成为歼-7飞机的主制厂,歼7Ⅱ、歼7E、歼7M等各类机型陆续上线,歼-7也成为军迷口中的一代“魔改”神机。

东方猛龙砺剑空天

image013

▲歼-10飞机 图片来源:成飞集团官网

到20世纪80年代,世界局部战争烽烟四起,我国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国际形势。但当时我军主力机种已远远不能满足国防武器装备现代化的需要。研制新机,迫在眉睫。

1981年年底,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的邹家华向邓小平建议研发新一代歼击机,预计初期投资在5亿元。邓小平批示:“新歼项目较为重要,前期投资5亿左右,目前花钱也不多,拟同意。”我国的自制三代机由此拉开序幕。

image015

▲中国工程院院士、自然科学研究员、歼-7C飞机总设计师、歼-10飞机总设计师、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原副所长兼总设计师宋文骢图片来源: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官网

1986年1月,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下发文件,批准歼-10立项研制,由中航工业成都所(611所)为研制总体设计单位。为了加快设计图纸出图进度,几十台计算机终端24小时运作,设计人员更是几班倒、轮流上。眼睛熬红了,上点眼药水继续干。一年时间,6.7万多张A4图纸顺利出手。

而到了大样机总装的时候,8月的酷暑天更是让工作环境“雪上加霜”,为了保密,有窗不能开,有门不能敞,厂房内时常出现40℃高温,热得像蒸笼……

1998年3月23日,克服重重困难,我国自行研制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多用途第三代战斗机歼-10顺利完成首飞。

image017

▲歼-10飞机 图片来源:成飞集团官网

又因三线产业调整,早在1989年,以战斗机设计生产为主的132厂已与611所组成科研生产联合体,组建成都飞机工业公司,实现了科研生产一体化,歼-10的生产组装自然落在了132厂。2004年,中国空军开始换装歼-10战机,东方猛龙砺剑空天!

其实,在歼-10研制初期,正是我国三线企业严重亏损的困难时期,“穷的揭不开锅”是大多数军工企业的状况。根据“平战结合、军品优先、军民结合、以民养军”方针,132厂在这时期发展了很多“副业”,如“成飞牌”洗衣机、摩托车、干洗机等等,相信好多老成都人都还有印象。

黄田坝和132厂的传奇并没有终止,2011年1月11日,中国首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四代机歼-20在黄田坝军用机场实现首飞。

这一天,我国终于有了比肩世界先进水平的战机,这一天,成飞迎来了全世界瞩目。

从歼-5甲的探索尝试,到歼-10的初露锋芒,再到如今歼-20珠海航展蓝天起舞,成飞人筚路蓝缕,一路披荆斩棘。

在成飞官网首页,有这么一段话:“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image019

图片来源:成飞集团官网

数十年来,无数航空人在黄田坝默默无闻,为国铸剑。他们用弱小的身躯丈量祖国的天空,他们走过骨血硝烟,走过繁花似锦,曾身处泥潭,也终踏上云端。

资料来源:

成都方志微信公众号

成都晚报·《揭秘歼10研制全过程:为保密,有窗不能开》

《三线建设与成都支柱产业发展研究》

【原创版权,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联系电话028-86007235】

编辑:段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