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交响音诗《千里江山》如何用音乐描绘心中山水

2022-11-19 08:11  来源: 红星新闻

当交响音诗《千里江山》最后一个音符止息,如潮水般的掌声涌来……

这掌声不仅是献给作曲家赵麟、台上的演奏家们、参与委约的成都交响乐团,更是献给第28届“蓉城之秋”成都国际音乐季。

11月18日晚,第28届“蓉城之秋”成都国际音乐季交响音诗《千里江山》成都交响乐团专场由中国民生银行成都分行特别呈献。音乐厅上空悬挂着北宋天才画家王希孟18岁所作《千里江山图》绢本设色画局部复制品,成都交响乐团常任指挥林木森执棒,用音符带领现场观众在崇山峻岭、烟波浩渺间遨游。

这部作品由中国音协交响乐团联盟主席、指挥家余隆倡导,联盟23家交响乐团联合委约,成都交响乐团为发起团之一。经作曲家赵麟一年精心打磨后,《千里江山》终于来到成都。笙的疏狂、琵琶的清冷、二胡的炽热、竹笛的回旋与交响乐一并构建了音乐奇景,令人叹为观止。

“交响音诗《千里江山》虽与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有着紧密的联系,但并非单纯用音乐诠释画面。这部作品是我抒发情怀的一种创作,是一种内心的感受,它其实并不是在写景,而更多的是写人身处自然时的内心活动,以及自然对人的影响。”赵麟说。

他还表示,“作品以管弦乐队与笙、琵琶、二胡、钢琴、竹笛、女高音等不同器乐协奏的方式,通过对中华传统文化及其审美意蕴的热爱,到从古至今仁人志士赤子之情的礼赞,展现开放包容天下一家的中华民族伟大精神世界。”

赵麟是著名作曲家赵季平的儿子,他的祖父赵望云是长安画派的创始人之一。

“受到家传影响,我从小就对绘画特别感兴趣,特别是中国传统绘画,我看了不少,也学过、尝试过去创作。其实在中国人的绘画美学里,我觉得更加强调的是意境与心态的关系,这种描写方式从宋画开始就有大量表现:我如何表现我心中的山水、天地?其实我们在音乐创作中也是这样,怎么用音乐来描绘心中的山水,并通过对我心中山水的描绘,来让大家读懂我的心理,我对社会、对自然、对人文等等一切的感受。这样的作品更多是一种礼赞,是对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思想的礼赞,只不过采用了交响乐与民乐相结合的表现方式来创作。”

WechatIMG71.jpeg

交响音诗《千里江山》分为六段乐章,对应着《千里江山图》的六个部分。“每个乐章都采用了类似《诗经》的‘比兴’手法,先写物,再由物及人。”赵麟说。每个乐章标题都来自古诗词名句,展现了中国历代文人面对大好山河时的内心情愫。

除了管弦乐队,交响音诗《千里江山》中还出现了笙、琵琶、二胡、竹笛、箫等民族乐器,分别由民乐演奏家晏景晟、傅西旭、王一婧、石磊担任独奏。此外,女高音歌唱家李佳蔚也在第六乐章亮声,唱词来自孟浩然的《彭蠡湖中望庐山》。

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编辑:段琪琳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