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数西算”中的独特四川:承担双重任务,有“数”又有“算”

2022-11-25 07:30  来源: 成都商报

▲成都智算中心一期项目现场

今年2月,我国“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这也给西部带来了新的机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东数西算”工程启动建设的8个国家算力枢纽节点中,成渝枢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四川省也由此承担了“东数”“西算”双重任务。

根据规划,“东数西算”工程将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8地启动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下称“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8个国家算力枢纽节点中,成渝枢纽是独树一帜的存在。成渝枢纽下规划设立天府数据中心集群和重庆数据中心集群。明明身处西部,但成渝枢纽是唯一一个既有东部枢纽功能、也要承接长三角枢纽数据后台加工等业务的枢纽。简单来说,成渝枢纽既要有“数”也要有“算”。

早已在数字经济上发力:基础设施条件好,从两个维度发展

事实上,早在“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前,四川省已经在数字经济上发力。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报告(2022年)》显示,2021年,有16个省市区的数字经济规模突破1万亿元,四川省即是其中之一。

红星资本局获悉,四川省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成效明显,全省光缆线路长度435万公里,居全国第一;5G基站数量超过10.5万座,居全国第六;国家超级计算成都中心、成都智算中心建成投运,初步形成了超算+智算+云计算的数据中心一体化发展格局。

一般来说,数字经济可以从两个维度进行观察,即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当前,四川省在这两个维度均已有一定的成果。

启动全面建设:已成经济发展重要引擎,未来两步走

作为成渝枢纽下的天府数据中心集群,据《四川方案》,其先期将在成都市双流区、郫都区和简阳市建设起步区,以成都科学城超算产业集聚区、成都西部智算产业集聚区、成都东部云计算和边缘计算产业集聚区为主要载体,带动数据中心相关产业集聚发展。

四川省是按照“1+N”模式进行布局。除了天府数据中心集群外,还将建设若干城市内部数据中心,着力打造“群-城”互补、“云-边”协同的全省一体化数据中心体系。

未来,四川省将分“两步走”来实现在数字经济上的中短期目标:

到2025年,天府数据中心集群起步区全面建成,基本形成布局合理、绿色集约、安全可靠、算力规模与数字经济增长相适应的全省数据中心一体化发展格局,加快建成国家“东数西算”工程的战略支点。

——算力设施迈上新台阶。全省数据中心规模达50万机架,上架率达到60%,电能利用效率(PUE)不高于1.3。

——算力调度实现新突破。实现集群内数据中心的一体化调度,可调度服务器超过100万台,打造一批算力服务产品和应用。

——数据流通打开新局面。数据流通管理体制机制初步建立,政务数据深度共享共用,公共数据实现有序开放,数据交易市场初步形成。

——产业发展集聚新动能。在多领域形成一批典型应用场景,承接东部中高端产业转移,集聚一批产业链相关企业。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达到7000亿元。

到2030年,四川省范围内形成布局优化、技术先进、绿色低碳的一体化数据中心体系,算力算效水平达到全国先进水平,大数据协同创新效应显著,数据要素市场基本形成,全面支撑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加快建成国家“东数西算”工程的核心枢纽。

“东数西算”工程全面启动

四川凭什么承担双重任务?

那么,四川省凭什么承担双重任务?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四川省在能源资源(尤其是清洁能源)、通信网络、产业基础等方面均具有优势,可以更好地统筹平衡算力需求与数据资源,既能“数”也能“算”。

四川凭什么?

资源充裕,尤其是清洁能源

“数字经济依赖于能源、通信和算力,尤其是数据中心耗能较高,而西部拥有大量的能源储备,西部的优势在于资源相对更便宜。”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红星资本局说。

华安证券曾在研报中进行过测算,从成本端来看,“东数西算”模式持续至2025年,可以直接节省超3000亿元的数据中心电力成本以及约1000亿元的土地成本。

当“东数西算”工程落在四川省时,以雅安大数据产业园为例,其对入驻的大数据企业执行0.34元/千瓦时到户电价。“不要小看这几毛钱电费,这是我们选择在雅安落户的核心原因。”深圳市瑞云科技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孙喆曾在接受四川日报采访时称,其公司在该园区的运营成本中,电费占七成。

更为重要的是,四川省的清洁能源富集。11月24日,四川节能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袁亮告诉红星资本局,四川省的一些地区具有气候优势(散热快),“四川又具备清洁能源的优势,这里有风、光、水、生物质、地热等资源,在全国都属于能源清洁化程度比较高的地区,对建设绿色低碳的数据中心有天然优势。”

四川凭什么?

作为底层架构的通信网络等发达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数字经济领域有一种说法,即算力是集信息计算力、数据存储力、网络运载力于一体的新型生产力。从这一角度看来,通信网络可以看作是算力网络的底层架构之一,而四川省在通信网络上具备优势。

以四川省的省会成都市为例,成都是全国“八纵八横”光缆干线网络的枢纽节点,并且建成了全国首个千兆省会城市,率先实现5G独立组网规模部署,网络质量全国领先。

红星资本局获悉,四川省的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成效明显,全省光缆线路长度435万公里,居全国第一;5G基站数量超过10.5万座,居全国第六;国家超级计算成都中心、成都智算中心等已建成投运。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数字经济领域,四川省将着力构建“数网”“数纽”“数链”“数脑”和“数盾”五大重大工程。其中,“数网”即是指数据中心要形成一张网。既要建设新型数据中心,也要建设高速直连的通信网络,让数据中心更高效、更智能、更绿色。

四川凭什么?

人才储备、软件开发、产业基础条件都不错

观察数字经济的发展有两个维度,即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

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运筹学会企业运筹学分会副理事长周晓阳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不同城市的数字经济产业在发展中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有的城市产业数字化发展得更好,有的城市则更看重数字产业化。

以四川省省会成都市为例,周晓阳称,成都市发展得比较全面,既存在如成飞等飞机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可以作为基础,向数字化转型发力;同时,在数字产业化上,如游戏等产业表现也非常亮眼。

其中,成都市天府新区已经建成西部首个国家超算中心、华为鲲鹏生态基地等,还推动中科院成都科学研究中心等20个国家级科研机构、中国商飞等12家央企研发中心、川藏铁路技术创新中心等15个国家级科技创新基地项目落地建设。

从这两个维度来看,四川省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数字经济成果。

成都智算中心运营负责人刘松告诉红星资本局,四川省拥有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优势,在数据、算力、科研人才、应用场景等方面均拥有良好基础;如在科研人才方面,四川省有众多科研实力雄厚的高校科研院所。而且,政府配套的支持政策也非常丰富。

“四川不仅水电充沛,这里的人口基数大,拥有足够的流量,对数字经济企业很有吸引力。”四川电信云及IDC运营中心技术负责人称,现在四川省的软件开发、人才储备、基础设施都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条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杨佩雯

原标题:“东数西算”中的独特四川:承担双重任务,有“数”又有“算”

编辑:张烁责任编辑:马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