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川籍“换乘帝”:从被迫换乘到迷上曲线回家

2015-02-05 07:16:41   来源: 华西都市报   编辑: 阳帆   责任编辑: 马兰

  从上海到四川德阳,横跨大半个中国,这趟家怎么回,成为过去很多四川人的煎熬。对于在上海学习、工作的德阳小伙王冬来说,“曲线回家”曾是无奈之举。不过现在,转乘成了王冬的一种爱好,“这些年铁路发展很快,回家变得容易。多次换乘能让每次持续乘坐的时间减少”。

  “换乘帝”王冬的春运回家史,其实也是中国春运史的记录和缩影。

  今年春运的4次转乘,是川籍“换乘帝”回家史中的最后一次。

  2月2日,博士毕业不久、在上海已经开始工作的29岁德阳小伙王冬,买下了上海至德阳2600多公里路程中,最后一段的火车票——成都至德阳的城际铁路客票。

  此前,在2013年的归程中,他因买了8张票、转了7次车、节省了13个小时回家路,被网友称为“换乘帝”。在2014年初选换乘、最终选择直达后,2015年,他再次选择转乘。明年,准备带女友回家的他,计划将转乘史“封存”。

  王冬表示,能成功中转多次的旅客多是“火车迷”,对火车比较了解。而他为了“快”,每次中转多会选择高铁、动车,一般旅客不必模仿,因为这样买票成功率会下降,且费用也会增加。即使“接力回家”,换乘次数也要越少越好。

  有直达动车也不坐

  转乘成了一种爱好

  已在上海参加工作的王冬本来可以从上海坐动车直接回四川。看到发往成都的多列动车都是早上6点左右发车,王冬放弃了。“从住的地方到虹桥火车站得1个小时,那就意味着凌晨四五点就得起床。”王冬说,“我可不喜欢起那么早。”

  此前,他还可以选择Z字头火车。可在去年7月,成都至上海的动车开通后,Z字头车车次被取消了。不坐动车,王冬就只能选择坐30多个小时的K字头火车。

  “以我的经验看,连续乘车5个小时,就会感到不适。”王冬又一次选择了换乘,尽管截至昨日,仍能在网上买到上海至成都的动车和快车票。

  这一次,王冬赶了次时髦。看到去年12月10日沪昆铁路杭州至长沙段开通运营、上海至中南地区实现半日达后,王冬制定了从上海中转长沙、怀化,再经重庆、成都回德阳老家的线路。

  喜欢“悠哉悠哉”乘车的王冬把出发时间定在2月17日(大年二十九)下午三点多,坐高铁经过4小时40分后,到达长沙站。接下来,吃饭、散步近一个小时后,他又从长沙转乘高铁到怀化。再下车休息近两个小时后,他又接着从怀化乘K字头火车连夜赶往重庆,次日早上8点左右到达。接着,在重庆站附近待一小时后,他又从重庆乘动车回到成都,再乘开通不久的成绵乐客专,赶在除夕当天,回到德阳。王冬算了一下,全程耗时22个小时,其中,在火车上的时间15个小时多,其余的约7个小时花在了转车上。在他看来,虽然乘车时间和坐上海直达成都的动车用时相差不多,花费也比动车票多了300多元,不过,换乘中间有了时间下车吃饭、拍照、透透气,“感觉要比直达动车安逸些,回家没必要把自己整得那么紧张”。

  为到武汉吃鸭脖

  迷上“曲线回家”

  此前的几年上学路、回家路可都没有今年这么潇洒。

  2010年,西南科技大学毕业的王冬考入复旦大学读博士。从此每年都要从上海乘车回家过年。一直以来,从上海方向发往成都的客运线路被称为“运力紧张,是铁路运输的‘老大难’。”他正赶上了这样的“老大难”。

  2010年,首次从上海乘车回家时,王冬坐的是经西安到成都,中间路过德阳的K字头火车,花了36个小时,“屁股都快坐掉了”。当时,他在上海排队买票就花了三个多小时。

  之后的2011年,适逢宜万铁路客列正式运行,他选择了从上海经武汉,在利川转车后到达万州,再到成都、德阳。

  王冬说,首次选择路过武汉,是因为他是个“吃货”,期盼到武汉吃鸭脖。没想到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竟对转车有了热爱。

  王冬的女友在福建。如果从上海坐直达车,就要花很长时间,而且都是晚上到。为了两人尽快见面,他更加执迷研究通过换乘,减少路程时间。

  2012年,铁路部门推行了12306购票。王冬在网上买了“上海-汉口-武汉-襄阳-成都-德阳”线路的转乘票。当时的系统不比现在好,王冬只抢到四段车票,武汉至襄阳间的只好通过电话买,通过武汉的朋友取票。所以当时有四张是蓝色票,一张是红色票,至今想起来仍感到好笑。

  回家路节省13小时被封“换乘帝”

  此后的2013年,是王冬回家史上最曲折的一年。因为买不到Z字头火车票,从上海至成都乘K字头火车需要花费31至40个小时,王冬设计了“上海虹桥-南京南-麻城北-汉口-荆州-宜昌东-达州-成都东-德阳”的回家线路,买了8张票,转了7次车,多花了100多元钱,时间却省了13个小时。

  这一年,因为他的回家线路在微博曝光,引起了网友的极大关注,被大家称为“换乘帝”。

  但当时王冬却感到压力很大,“会不会因为其中一趟火车晚点而错过后续火车?”为此他还@了所乘车段铁路部门的官方微博,“求保佑”,期待他们“给个面子”,能准点。

  最猛纪录

  两趟车次只有5分钟换乘时间

  王冬回忆,在他的转乘史中,“最猛”纪录是两趟车次只有5分钟换乘时间,“是同站台的两趟车,我下了这列,就向对面的列车直奔而去”。虽然当时急得一路狂奔,但现在王冬已对自己的转乘选择信心满满了。

  到了2014年,科研任务重的他又是大年二十九回家。他先买了四段转乘的车票,后又动用抢票软件,成功买到一张Z字头火车直达车票,用了不到20个小时就回到了德阳老家,让“换乘帝”的称号中断了一年。

  回想这四五年的春运购票史,王冬在感到艰辛的同时,也能感到一种幸福,“以前是因买不到票才转乘,后来发现,转乘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王冬说,下一年他准备结婚,此后带着老婆回家,就不能像过去那样随着性子转乘了,这次,将是“换乘帝”的最后一次转乘。

  最大期待

  换乘提示像飞机场那样方便

  回顾多年的转乘买票经历,王冬发现,如今的火车站内普遍缺少换乘提示,成为转乘的一大麻烦。

  王冬说,现在换乘的乘客越来越多,找不到提示牌只能抓瞎,如果一时找不到人问清楚,可能会绕路甚至耽误赶车时间。“现在基本是各车站自己搞,还没有形成一种普遍的制度。”

  王冬对未来铁路春运有一个畅想,就是所有的换乘者都可以像乘飞机中转那样得到一张联票行程单,而不用自备一张张车票,“到那时才有种被负责到底的感觉”。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转乘攻略

  在四五年的转乘史中,王冬每年都琢磨出了新的转车攻略,有的攻略至今仍能起作用。王冬向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了他的“秘籍”。

  2015:尽量乘高铁

  尽管转乘会耽误时间,但王冬总能制定出最节约时间的路线。这是因为他在能跑快的车段选择了快车,在不能跑快的车段选择了慢车。

  以上海至南京段为例,坐G字头只需要1个半小时,坐K字头火车需要四个小时,“这是因为在这个路段,K字头常给G字头让路”。

  2014:退票有诀窍

  2014年,王冬曾买过四段转乘的车票,后来买到Z字头车票后,又面临着退票。要是直接退掉,会浪费数十块钱。

  那时他研究出了退票的诀窍。以南京至武汉段为例,动车二等座票价为166元,按5%的退票扣费算,他损失了8.3元。这时,他先把动车票改为同路段的K字头车票甚至临客票,这个过程没有损失,此后,再把票面价位84元的K字头车票退掉,按5%的退票扣费算,这次损失了4.2元。以此方法退票,整个路段算下来才损失了十几块。

  2013:别正点刷票

  2013年,王冬曾转乘到湖北麻城,这曾让很多人好奇,需要转那个地方吗?

  据王冬讲,为了防止巨大访问量对网站运行造成冲击,网站会设置比较多的缓存服务器。放票的正点时间你刷票,输入目的地“武汉”,会发现暂时没票。就在你紧接着又输入“武汉”时,系统的缓存会把此前的结果反馈给你,也就是“无”。你就需要先输入另外一个地方,譬如“麻城”,系统的缓存会把“麻城”存进去,你再输“麻城”若显示有票,再迅速替换为“武汉”,就会发现“武汉”也有票了,这就避免了此前出现的缓存一直反馈“武汉”无票。

  王冬研究发现,真正开票的时间会比说好的时间晚上几十秒,你越是在正点急着刷票,越是容易陷入怎么刷都无票的假象,导致了很多人怀疑“刚放票就全被黄牛占了吗”。

  他的经验就在于,不要正点开刷。所以,当他起初刷到麻城了,懒得再输武汉,就干脆买了到麻城的票。

    原标题:川籍“换乘帝”的这些年 从被迫换乘到迷上曲线回家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