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正文

三线人 山一样的坚守与奉献

2015-02-28 09:22:27   来源: 成都日报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三线建设从开始到现在已经50年了,一代又一代三线人,不仅为国防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还创造了艰苦奋斗、勇于创新、集体主义、为国奉献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景仰和敬重。

  1958年的中苏决裂和1964年的北部湾事件,中央意识到中国的经济命脉都集中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不利于备战,要求各省都要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这就是三线建设的起源。从1964年到1980年,中央政府向三线建设投入的资金为2052亿元,建成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业项目,随之迁移的人口数百万。四川是三线工厂最集中的省份之一,有人统计,当年随三线工厂入川的工人、技术人员和干部有40万。三线建设规模之大、投入之多、动员之广、行动之快、职工积极性之高,都是空前的。在中央及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统一指挥和精心组织下,在“好人好马上三线”的号召下,全国各地闻风而动,数以百万计的优秀建设者,不讲条件,不计得失,打起背包,立即出发,从四面八方汇集三线。于是,一个被称作“三线人”的特殊群体应运而生。

  一个成都人的攀枝花记忆

  梦溪

  从1964年开始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三线建设的高潮。四川省攀枝花市是一座资源型城市,这里有煤、有铁还有战略级资源钒钛,因此它在三线建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毛主席曾说过“攀枝花建设不好,我睡不好觉”。

  数以万计的建设者在崇山峻岭中,用双手将一座钒钛钢铁之都平地建起,举世瞩目。

  这些三线建设者们现在大多退休安享晚年,但数十年前的记忆,却仿佛如昨日般清晰。他们口述的故事,则将那个时代浓缩成一个个缩影,承载着历史的记忆,引人追思。

  三块石头搭口锅

  帐篷搭在山窝窝

  1950年出生的高志刚,已经退休5年。在家看看电视,出门打打麻将,生活得很休闲。时光倒退到1971年,他正坐上从成都开往攀枝花的火车,准备前往十九冶报到,那时攀枝花的市名还叫“渡口”。高志刚心中充满希望,也带着对未来些许的迷茫。那是座怎样的城市?在那里将面临怎样的工作与生活?

  经过十多小时车程,穿过数不清的隧道,高志刚说,“一进攀枝花,就能感觉到和成都平原完全不一样。成都那么平整,树也郁郁葱葱。这里山实在太高太多了,山上好荒凉,树没几棵,草都是枯黄色的,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那是12月,正当中午,气温居然超过30摄氏度,穿着冬衣的一行人热得大汗淋漓。此外,攀枝花风大沙重,气候干燥,他与很多人鼻血都流得停不住。

  走进单位的住宿区,高志刚暗暗叫苦:连砖制平房都没有,只有一个个席棚子和为数不多的“干打垒”(简易土质房屋),一个席棚子要挤两三人,10平方米左右的“干打垒”则要挤6个人。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按劳动强度划分,高志刚每月只有31斤粮票,粗细粮搭配供应,红薯干是除了大米外最常吃的主食。

  同寝室一位1965年来到攀枝花的前辈说,这几年条件已经好了不少,他们刚到十九冶那阵,真正的是“三块石头搭口锅,帐篷搭在山窝窝”,席棚子都成了奢侈品。没有自来水,喝水只能从金沙江里直接打来喝,吃饭更是经常几个月都只能看到“老三样”——南瓜、土豆和茄子。因为这里蔬菜很少,全靠从昆明和成都运输,加上交通不便,蔬菜极易腐烂变质。至于肉菜,一个星期就一回。

  十几小时“连轴转”

  当时,十九冶是名副其实的超大单位,共有38000员工,其中30000人是正式职工,另外8000人是家属“子弟兵”,分为很多个公司。高志刚被分配到建筑材料工程公司,这里主要负责房梁,房柱、预制板等厂房预制产品的生产。高志刚成为电工,负责厂房设备的检修、维护与维修。他自豪地说,“当时攀枝花大多数厂房的建设材料,都出自我们公司。”

  工作非常辛苦,高志刚的工作安排是两班倒,每天加班一两个小时都是小事,遇到抢工程进度,更是经常“连轴转”。连续几天下来,走路都是飘的。高志刚说:“刚到单位那阵,因工作进度需要,再加上职工数量较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很常见,直到1975年以后,才开始逐渐改善。”

  高志刚回忆,“以前一直以为我们很辛苦了,没想到和其他工种比,电工算轻松的。”高志刚所在公司有自己的采石场,采石场里的工人是他们单位公认最辛苦的工种,吃住都在工地,条件很差。即使在70年代以后,还能看到1965年到来的那批建设者住的搭在山窝窝里的帐篷和石头垒的灶。采石场灰尘很重,通风条件也较差,炸出的石块一个就是几十斤,需要人力辅助搬运到运输车上。有一次,高志刚到采石场去接低压安全灯,一个多小时后出来,全身上下罩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足足洗了半小时才洗干净。”

  在今天难以想象的恶劣条件下,三线建设者们迸发出令人惊叹的工作热情。高志刚回忆,“那时候虽然很辛苦,但是人们心中都有着一种信念,就是祖国需要我,人民需要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干好。在我的印象里,没有人偷奸耍滑,也没有人消极怠工,大家都为了三线建设攒着劲拼着命。我有个小徒弟,1971年才18岁,是独子,由于工作中长期休息不好,加上营养不良,全身浮肿。有一天工作时晕倒了,医生强制他休息。没过两天,他又偷偷跑来上班维护机械。他说,‘别人都在干活,我躺着不安心’。就是这种责任感在支撑、激励着我们。”

  苦中带甜乐趣多

  高志刚的记忆中,也有很多美好、乐趣。十九冶下属每个公司都有篮球队,常召集起来打友谊赛。打完球,一群年轻人就去喝酒,或者边散步边谈天说地,时间过得非常快。

  十九冶每个公司都有宣传队,逢年过节会组织起来活动——有唱京戏的,有说相声演小品的,也有跳舞的。高志刚说,“我们公司有两个宣传队,最著名的一个专门唱京戏,《沙家浜》唱得最好,在市里都很有名气。我虽然只是一个配角,但这种成就感比什么都强。”

  每星期单位组织的露天电影,是休闲娱乐的最高潮。高志刚说,“每到傍晚,老老少少端着板凳开始抢位子,有人抢了好位子,马上呼唤朋友一起来坐,特别热闹。没抢到位子的就蹲在周围山上或宿舍窗子上看,虽然听不到声音,依然很开心。”

  高志刚说,“苦中带甜,甜更甜;苦中作乐,乐更乐。那个时代娱乐活动少,打球,唱戏、看电影组成了娱乐活动的铁三角。也许用今天的眼光看有些无聊,但对于我这种过来人,却是乐趣多多。”

  三线大动脉成昆铁路

  成昆铁路,起于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南站),止于云南省昆明市(昆明西站),全长1096公里,原为国防三线建设的重点工程,1958年7月动工,之后停建,1964年8月复工。

  成昆铁路穿越地质大断裂带,设计难度之大和工程之艰巨,均属前所未有,而它的修筑,为人类在复杂山区建设高标准铁路创造了成功范例,堪称世界筑路史上的奇迹。成昆铁路与美国的阿波罗带回的月球岩石、苏联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模型,被联合国并称为“象征二十世纪人类征服自然的三大奇迹”!图据新华社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