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正文

三线人 山一样的坚守与奉献

2015-02-28 09:22:27   来源: 成都日报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默默奉献 “八百壮士”留守山沟

  盛红

  我父亲是1965年第一批从北京入川的。航天三线建设于父辈而言,意味着整整一生。航天三线是我的大学,高中毕业即招工入厂的我,曾在车间当过钳工,在厂办当过打字员,在三产办做过管理员等,直到正式下海。三线岁月见证了我的青春,也见证了一大批航天人的青春。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创业经历血脉般写进生命,成为永远的骄傲和铭刻的历史。

  2005年春,我作为《华西都市报》资深媒体人,接到一个神秘而重要的采访任务:中国神舟六号载人飞船下半年将由长征二号F型运载火箭执行发射升空,这是中国第一艘执行“多人飞天”任务的载人飞船,也是世界上人类第243次太空飞行。采访任务意义何其重大!我被列入特别采访组,因为我过去的航天经历,我们这一组的任务是走进仍战斗在深山里的航天三线勇士们,去探秘他们背后鲜为人知的现代隐士生活。

  2005年4月,特派记者组加司机一行四人,走进掩藏在大山深处的生产基地,也再一次回到我曾经熟悉却已十分陌生的三线基地。基地掩蔽在一条大山沟里。上世纪60年代开始大三线建设时修建的进山路已多处凹凸不平,加之上世纪90年代初,三线军工企业纷纷开始大调迁,到2005年,航天三线已基本完成重新布局,老基地仅留下一小部分,继续它的使命。

  进入厂区,心情异常复杂,昔日的厂区,已壮观不再。这个央级军工企业95%以上人员随产业调整“军转民”至成都龙泉驿。

  航天人的光荣

  无法用金钱和文字表达

  留在山沟里的职工已不足800人。最辉煌时职工有5000多人,连家属在内万人有余。每个生活区都配备幼儿园、医务室、蔬菜供应站、小卖部等,这些都不复存在。留下的“八百壮士”基本上是两地分居:龙泉驿一个家、沟里一个家——准确地说,是沟里没有家,孩子、老人、配偶在龙泉驿,自己独自在山沟。“孩子的教育、老人的赡养,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一位技术骨干坦言:内心的煎熬,常常令自己非常难过。

  想家、想孩子、想亲人,每年五一、国庆、春节来临之际,附近的火车站,就会人满为患。“那不是普通的火车,是我们与家人相聚的鹊桥。”不到30岁的女专家敬工说起这些话,泪光悄然闪烁。

  在山沟里,这些为航天事业留守的新三线人过着隐士般的清贫生活。基地业余生活之单调,就连我这个曾有过生活体验的原航天人都很意外:除了电视,就只有书本陪伴他们打发闲暇时光。一年四季、长年累月都这样。

  据主管质量技术的厂副总工程师介绍:“自1989年开始接手长征二号捆绑式火箭部件的生产,基地便从未出过任何差错。“神舟六号飞船是按‘载3人飞7天’设计的,所以对大推力运载火箭的技术要求也自然更高,我国在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成熟技术的基础上,在可靠性、安全性上进行了多方面的改进设计,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涉及该厂承担的生产任务中,对“八百壮士”提出的要求是设计技术更高、质量要求更严。由于飞船上人数增加,时间延长,部件的压力加大。该厂一位高级技师接受采访时称,为保证部件的焊接质量,攻关小组经过半年工艺设计,研制出某技术,操作时要求必须是高级技工,关键工序必须安排高级技师,才能保证焊接质量。他说,产品出厂时必须做到绝对的“零缺陷”。厂副总工程师同时介绍,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可能产生意外,遇到新难题,过去的办法行不通了,怎么办?相关人员加班加点,白天黑夜讨论,经过半年时间,终于想出新的工艺办法,解决了这一难题。

  基地负责人介绍,“条件艰苦、收入少,基地很难留住人。”“八百壮士,不夸张地说,完全是靠民族感、民族精神在支撑着!” 航天人的光荣,无法用金钱和文字表达,“‘神五’发射成功,我们所有人抱在一起,放声痛哭。我们振奋了国威、壮大了军威。”“那个时刻,所有的付出、所有的辛酸,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我们说无怨无悔,绝不是空话。”他们发自肺腑地说,同样激荡着我们的内心。

  老“三线人”

  献完青春献终身

  我幸运地见到了第一代航天三线人,60岁的留守族张总工程师。这位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从翩翩少年到年过半百,仍被返聘留守山沟,转眼间已将“青春、终身和子孙”都奉献给了航天三线事业。

  张总工程师是第一代航天人的典型代表。他说,虽然现在一个人留在山沟,老婆孩子都在外边,重新过起了单身生活。谈到未来的发展时他说,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现在咱们不是成立了研究院吗,这就意味着咱们有了独立的研发能力,有了自己的研发产品,拥有了自己的知识产权,获得的回报自然就会更多,一切只会越来越好。

  靳师傅进沟几十年了,一口流利地道的京腔始终未改,是一位看上去十分干练的女将。靳师傅回忆,1965年父母奉命进沟,几年后父母在电话里对她说,孩子,你也来吧,干航天光荣。那时她才14岁,又哭又闹,最后还是孤身从北京千里迢迢而来,没想到一干就是一生。靳师傅说,沟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她们亲手干出来种出来的。那时候生活苦,油水少,经常觉得饿,一根筷子串5个馒头能一口气吃完。如今已是高级技师的靳师傅,已经在现在的岗位上干了36年,她深知这个岗位既普通又责任重大,不能有丝毫疏忽。一个小小的部件找不到了,就是找上十天十夜也要找到。如今,她的十多个徒弟,个个都是航天产品生产线上的业务骨干。靳师傅和爱人分居已经9年,每年就盼三个大假短暂团聚。

  靳师傅曾5次被派往靶场配合发射前的最后检测,多次目睹火箭升空的全过程,所以大家都称她是航天沙场的“穆桂英”。靳师傅哽咽着讲述:一次,某型号产品发射前最后检测,工人全部撤离后,指挥中心突然发现舱体某部段意外发生燃料泄漏!情况万分紧急,指挥中心马上派高级技师魏师傅去排除险情,魏师傅二话没说就开始行动。谁都知道这一去有可能意味着什么。大家想了一个最原始的办法,在魏师傅身上捆了一根绳子,另一头握在同伴手中,如果他遇到危险拉拉绳子,大家就赶紧将魏师傅拖出来。但是,当大家将魏师傅拖出来送到医院抢救时,魏师傅的肺都烧烂了,献出宝贵的生命。靳师傅含泪说,不是说我们有多伟大,那一刻,换了任何人都会这么做。

  新“三线人”

  成为中间力量

  瘦小的李小华是第三代航天三线人。她毕业于哈尔滨工学院,父母都在厂里,1997年,李小华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回到山沟。刚回来时并非没有失落感,但熟悉的环境、氛围缩短了波动期,她很快便被工作所吸引,工作中神圣的责任感和对航天的热爱,让她很快成为型号产品生产的中坚力量。那年31岁的李小华已从普通的工艺员、技术员升任车间副主任了。

  李小华结婚多年,仍单身埋头基地,丈夫迁至龙泉航天城,业余时间她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小华说,分居多年,别说花前月下了,连生活中最简单的关心也顾不上。愧疚和思念让她一想就落泪。最开心的时候自然是每次发射成功,看着胜利的焰火腾空而起,便觉得一切付出都太值了。

  基地一位负责人说,他们航天人有“五个不在乎”:“不在乎得到多大回报,只在乎理解;不在乎有多少待遇享受,只在乎能解决温饱;不在乎有什么地位与奢侈,只在乎平平安安;不在乎有什么更大的索取,只在乎心灵安慰;不在乎有什么荣誉、满足,只在乎退休后的归宿在龙泉驿。”

  他讲得平静,我却听得心里阵阵发紧,眼眶一次次湿润。振国威、壮军威的“神六”箭体,就是他们在这样的条件下制造出来的;他们肩负着共和国重任,却过着如此清贫的生活。

  这留守的800人,正使着全身劲在托起一片蓝天。不计报酬,不讲条件,不分春秋,不论早晚,什么叫“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还有“特别能顾全大局”?在这里我深深品味到其中的深义。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