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正文

三线人 山一样的坚守与奉献

2015-02-28 09:22:27   来源: 成都日报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东郊搬来一个东北城

  黄艾禾

  双桥子,位于成都市区的东部。在这个面积达280多平方公里的大都市中,市区的二环路,公共汽车和小轿车川流不息,挤在车里匆匆奔波的人们,很少注意到马路边的那群老年人。

  他们与这个城市中的其他老年人没什么不同,衣着朴素,面带沧桑,只是——他们坚持讲着东北话。在他们前面,越过二环路,就是他们居住的宿舍区,密密麻麻的老式简陋楼群。他们习惯称自己是“420厂”的人。

  火车坐了三天三夜

  420厂1958年从沈阳迁来,主要产品是生产飞机发动机。420厂迁至四川,这是当时整个中国庞大的三线工厂计划的一部分。四川是三线工厂最集中的省份之一。有人统计当年随三线工厂入川的工人、技术人员和干部有40万。这里面就包括了420厂的上万职工和他们的家属。

  “我们是1958年坐火车来的,坐了三天三夜,”一位站在双桥子路边的420厂退休工人操着东北话说,“比我们更早来的人,还有坐船来的,先到大连,再坐船到重庆,再坐车,要走一个礼拜呢。”

  这些东北人,带来了全套的东北家居用品以及东北的生活方式,有的人连腌酸菜的缸都运来了。在420厂区里长大的彭辉回忆说,小时候住的房子,都是木板铺地的东北式房子,走起来咚咚响,吃的都是馒头、包子这些面食,“我从小还在踩着小板凳时就会蒸馒头蒸花卷了,热腾腾的馒头,吃起来这个香啊,我至今还是爱吃面食”,彭辉说。厂区非常大,里面有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甚至721工人大学的全套学校,有医院有邮局有粮店有派出所,“除了没有火葬厂和刑场”。

  在那繁忙的日子里

  彭辉的父亲彭远金是420厂最早的元老,他来到这个厂的时候,才17岁。说起来,彭远金实际是四川人,1956年,他看到沈阳有一所航空技术学校招生,“我听这个名字好,就报考了,结果考上了,来到沈阳。”在学校里,他遇到了他的同学黎人珍,后来,黎人珍成了他的妻子。

  黎人珍也是四川人。她记得随着工厂从沈阳来四川,坐了一共四天的火车,他们航空技校的学生们编成了一个队,几百人只有两个卧铺,让女同志轮流去休息。黎人珍记得,车厢里挤得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当时的双桥子还是一片乱坟岗荒地。下了火车,人们马上投入建厂劳动。“那时叫‘三边’政策,边施工边基建边生产。”在彭远金和黎人珍的记忆中,那个年代就是忙,“会战”一个接着一个,劳动竞赛搞得轰轰烈烈。彭远金是一线的工人,在车间里加班加点,黎人珍干的是统计、文书这一类文员工作,常常晚上就睡在办公室,最长的一次,有半年多没回宿舍。

  彭远金的技术出众,他做出的产品常常成为样板让别人参观,而黎人珍就是解说员的角色。“人家那时就说我们是一对儿。”黎人珍笑道。1965年,他们的大儿子出生,“那一年我最忙,近视眼的度数长了400度。”黎人珍今天的近视度数高达2000度,几乎就是盲了。

  彭远金本来有一双好眼睛,但是有一次在维修机床时,一粒铁砂从里面飞出正打在左眼上,虽然厂里把他送到了上海治疗,但还是没保住左眼。更糟糕的是,后来那只好的右眼也被带坏了。

  但即使是这样,彭远金仍然整天泡在工作里。在彭辉的记忆中,父母在那个年代里星期天从来不在家,永远都是在加班。就这样,靠着自己的勤奋、吃苦和技术精湛,彭远金干成了全国劳模。

  当上十一大党代表

  1978年,是彭远金一生中辉煌的高峰,那一年他成了中共十一大的党代表。事先彭远金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被选为党代表的事。市委组织部来通知他的时候,他正穿着背心短裤在车间里干活,后来长袖衣服都是叫人送来的。

  从北京开会回来后,彭远金成了大英雄。“厂书记亲自到成都机场去接机,厂里的职工排成两排,从牛市口排到双桥子的厂门口,应该有两公里吧,夹道欢迎。军工企业有代表参加党代表大会,这是第一个。”

  黎人珍回忆说,“我那时已经是厂工会主席,在全厂最大的16号楼会议室里迎接,会场挤得水泄不通。我看着他戴着大红花,上台传达会议精神。那时我们老大也在欢迎队伍中,老二是鼓号队的,在打鼓,我们全家都在现场。”那一天,彭远金是420厂10万工人、家属的中心。

  “唯一值得记忆的,就是这张照片”

  今天在彭远金的家中,挂着那张十一大全体党代表的合影。这是一张长长的照片,在一千多人的合影中,彭远金指认着自己的位置。当年每个代表都得到了一张。从北京回来以后,他把照片交给了厂里,到了退休以后,他不留恋别的,只念叨这张照片。可是照片却再也找不到了。彭辉决心把这张照片找回来。他通过在北京拍电视片的机会,找到过中央办公厅,甚至连当年的摄影师都找到了,可是照片还是找不到。后来,他终于通过朋友在宁波找到了另一位参加过十一大的代表,复制了这张照片,在父亲70大寿的那天,作为生日礼物展现在父亲面前。“我看得出他很激动。他和我们一样,有什么兴奋都会本能地压抑着,但是很明显,他手足无措,他都呆了。”彭辉说。

  艰苦欢乐的三线建设

  廖书谦

  1971年,我从部队集体转业,我是江津人,决定回四川工作,就到了四川某厂,在工程筹建处我任保密员,当时没有秘书,秘书工作大部分由我负责。还处于筹建阶段的厂子,楼房没几栋,而芦席棚则很多,砖瓦、石头、水泥、河沙、钢材和木料等建筑材料到处可见。第二年,家属从江津老家迁到了厂里后,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住房问题。当时住房确实太难了,很多双职工还住在芦席棚内,单位领导帮助协调给我们解决了一间芦席棚住房。我作为一个“半边户”职工,能住上芦席棚,实属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为此,我对单位和领导心生感激之意。

  在职工住房还未全部建好之前,芦席棚作为过渡性住房,在解决住房困难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在当时确实是一项好措施,当然也有它的不足。比如:室内潮湿,脚踏地面总是软软的;冬天较冷,生火取暖都没有用;天下大雨时,室内就会下小雨;遇上刮大风,房子会发出快散架似的响声;而且防盗性能差,晚上不能深睡等。

  想想过去,再看看现在,简直无法相比。过去住房太难、太苦了,而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优质的楼房居住。

  1972年至1978年的6年里,我在厂部办公室任保密员兼机要通信员。这期间,厂里小汽车太少,开始只有一辆北京吉普车,直到1975年又增加了一辆。车辆的出车率高,经常在外出差办事。那时的北京吉普要地师级单位才能配置,其名贵程度并不亚于现在的宝马、奥迪和奔驰车。当时我厂机要信件的邮寄和领取,都要到双河镇邮电局办理。因为机要信件也有既时性的要求,是不能耽误的,因此小车有空时,就用小车送取机要信件,小车不空时,就只有自己骑上自行车送取机要信件,每个月总要骑自行车送取好几次。

  这段路程虽不远,但坡度大又多,道路弯且陡,要将自行车骑上去是不可能的,只能下车推着走,既慢又累,往返一次需要两小时以上,不论是夏天或冬天,都要出一身汗。特别是携带那么多秘密、机密,有时还有绝密信函和文件,往返于这段坡大、路弯,有密林的公路上,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当时保密规章制度是不允许用自行车送取机要信件的,但由于车辆太少,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1972年,厂里建房工程正处在关键时期,石头的用量大,供不应求,出现较大缺口,如不及时解决,将会影响工期,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为此筹建处领导研究决定再搞一次采石大会战,我有幸参加了厂里最后一次采石大会战,全筹建处职工都参加了这次大会战。在工地上,有的握钢钎,有的挥二锤,有的用铁锹,有的使锄头,还有的用抬扛。每四人一组,两根抬扛,两条粗绳,硬是将几百斤重的石条抬到翻斗车上。抬石头关键是四个人必须步调一致,如果有一人站立不稳,就会出现伤人事故,十分危险。

  在采石工地上,我握过钢钎,挥过二锤,用过锄头,使过铁锹,唯独没有参加抬石头这一项艰巨而危险的工作,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遗憾。在工地上,同志们干得热火朝天,累得满头大汗,竟没有一个叫苦叫累或发牢骚说怪话的,只有各种交织在一起的声音,有“嗨哟、嗨哟”的号子声;有喊着“左、右、左”的抬石步伐声;有二锤碰击钢钎的“叮当”声;有哼着小调的自娱自乐声;还有说上一句笑话,引来大家的欢笑声。总之,从轻松欢快的现场看,好像他们不是在干采石重体力劳动,而是在召开“联欢会”似的。

  成都作家书写《大三线》

  成都凸凹

  从1964年到1980年,全国从沿海和中部地区大城市迁居到西南、西北的优秀人才达四五百万,这是继“湖广填四川”“闯关东”之后,又一起影响中国的人类社会活动大事件、大迁徙。建设三线,事实上起到了开发大西部的作用。攀钢、二汽、成昆铁路、襄渝铁路等,无不是三线建设的产物。

  1978年,高中毕业、16岁的我,成为航天部某技校中专班的学生。在厂里实习,干的是车、钳、钻和磨工的活儿。

  此后,进了深山老林夹皮沟里的工厂,一待八年。之后调到基地政工部宣传处《四川航天报》社,干记者编辑……2001年春天正式离开三线,在军工一干23年。

  我历经了三线企业从建设、投产、部分下马、军转民、军民分线,到调迁、下海、改制、下岗、资产重组等全过程。因为“三线”情结,我决定写一本献给“三线人”的书。三线建设50周年之际,《大三线》书出来了,真好。

  《大三线》是一部由保密费、球时代、花儿与手枪等七篇章构成的30余万字的长篇小说,以央企军工单位某基地一群身份各异的人为叙写对象,呈现了始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牵动近千万人迁徙的三线建设全过程——从缘起、发轫、高潮、式微到转型发展,是中国首部三线大山深处军工题材长篇小说。

  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评价该书:“军工企业曾是国家工业战线上的一道特殊风景。但这个现实的风景却在文学作品里长期缺席,因而《大三线》小说的问世,在写作题材上带有弥补空白的重要意义。《大三线》写出了‘大三线人’在宿命般的人生运程中的喜怒哀乐,生死歌哭……这是一部由人物志编纂的三线史。”

    原标题:三线人 山一样的坚守与奉献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