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正文

指挥3800人大迁移 卷起铺盖迁成都

2015-03-02 09:51:16   来源: 成都晚报   编辑: 向乃禾   责任编辑: 马兰

1959年的10月,成都还多是低矮平房,此时420厂已盖起了4栋高大厂房,由111厂负责出3800余名干部、工人,300余台机器“成套支援”420厂生产建设。为支持国家三线建设,国营111厂专门成立了转移指挥部,并设立了人事组,负责人员转移。时任111厂副厂长的李立德担任人员转移总指挥,时年37岁。

  93岁的李立德至今保持着早钓的习惯。清晨跨上自行车,骑出双桥子三街坊社区。每每经过双庆路与二环路交叉口时,老人都会习惯性地停下车子,往华润·二十四城的方向深深望上一眼,再离开。24年燃情岁月,车床的轰鸣声犹然在耳,彼时,那里还叫“420厂”。

  沈阳的家不要了 3800人千里奔成都

  上午9时,天色明亮,三街坊社区一栋7层居民楼的二楼,93岁的李立德大手一挥,中气十足讲道:“当时,二环路以东是工厂,二环路以西是宿舍,全都是我们420厂的人。”

  1959年的10月,成都还多是低矮平房,此时420厂已盖起了4栋高大厂房,由111厂负责出3800余名干部、工人,300余台机器“成套支援”420厂生产建设。为支持国家三线建设,国营111厂专门成立了转移指挥部,并设立了人事组,负责人员转移。时任111厂副厂长的李立德担任人员转移总指挥,时年37岁。

  “我找沈阳铁路局特批了两个专列,第一批,几百人坐火车经宝成铁路到成都来了。但不久,遇到宝成铁路塌方,火车不能走了。”当时要求3800余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尽快赶到成都。“火车不通,就坐船来。”李立德找到交通部又要了4条船。近1000人从沈阳坐火车到大连,从大连坐船到上海,从上海坐船到重庆,从重庆坐火车到成都。李立德则坐镇沈阳指挥,“半夜12点,在船上的毛料工人打来电话,‘现在大家都受不了,吐啊,晕船啊,都病了’。”

  “当时全国对三线建设都特别重视,有些工人家里几辈子都待在沈阳,现在沈阳的家不要了,盆盆罐罐都扔掉,就到成都来安家。我是当兵的,自然服从组织,组织让我去哪就去哪。”1959年9月,大部分工人内迁成功后,李立德带上老婆和三个孩子,卷起铺盖,与最后一波工人一同乘火车,坐着木板凳,内迁至成都。

  3800余人全部到齐后,420厂初具规模,却有近500人的住宿成了问题。男的在厂房里打通铺,女的也在厂房里打通铺。还有一部分租住在老百姓家中的工人从水碾河到工厂上班,都是田耕路,两边就是稻田、菜地,自行车都骑不了,“我们自己修路,不管男的还是女的,都去挑土篮儿,肩膀都压破了,每个人肩膀上都打了补丁,双桥路就是我们420厂工人修的。”

  “厂花”不是长得漂亮 是她生产比别人好

  摩挲着《国营第四二0厂厂史》泛黄的纸页,李立德回望起为航空工业献身的大半辈子,眼神坚定,“我当兵的时候,国家还没有飞机,420厂能制造飞机发动机,与132厂配套制造飞机,特别了不起,三线建设是中国工业发展的一次飞跃。”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这正是国家特别需要的。

  “建420厂,我们花了4年,边基建、边设计、边生产。”房子建起来了,新的发动机也制造成功了。工厂陆续由最初的3800余人扩展到1万余人,李立德回忆,工人们上班时都是小跑着进车间,“怕迟到,深夜12点前,很少有工人离开车间,有的人连续工作24小时,累了就在椅子上睡一会,食堂把三顿饭送到车间里。”

  包括厂长、书记、科长、车间主任在内的所有干部每周要下车间当一天工人,拜师学艺,并与工人签订师徒合同。刚开始,师傅对干部们都很客气,后来厂里开会。“你们要对国家负责,不要把干部当成客人,真当成徒弟。”

  “我当时是厂里的副书记,学的是钳工,师父叫刘焦厚,比我小3、4岁。”李立德起身,双脚扎马,双手摆出锉大锉的架势,仿佛锉刀仍在手中。“师傅锉出来的垫铁面是平滑的,我一开始锉出来的是弧形的,根本不能用,不是一说就行的。”学完锉刀,开始学锯钢,“‘嗙’,公家的锯条断了,要自己掏钱赔哟,我赔了两根。”李立德双手摩擦着,“当钳工,我学会了锉大锉、锯打锯,拧螺丝,钻眼。”

  “420厂里可有厂花?”面对记者的询问,李立德脸上闪过一丝少年的神采,“厂花有一位,她生产比别人好,是工厂劳动模范,也是全国劳动模范。”他面带羞涩地摆摆手,“长得漂亮的那个没有,她就是比别人勤快。”当时,工人们隔几天就给自己发奖状、发奖牌,表彰“先进工人”、“超额完成任务 ”。

  1983年,李立德从420厂退休,但他并未离开工厂,转而成为编委会主任。26人组成的编委会,花了三年的时间将420厂1958年至1982年的厂史编写进《国营第四二0厂厂史》。

  从不解到和解

  女儿终于理解父辈

  在李立德记忆中,420厂几乎是个独立地块儿,吃穿住行用几乎都能自足,“我们的工人到街里去,理发啊,吃小馆儿啊,他都会流露,‘你现在知道吗,我420厂的,我是来建设大西南的’。”一脸骄傲。

  然而这段岁月,在李立德小女儿李晓慧的心中却有另一番理解。今年61岁的李晓慧,退休前也供职于420厂(现中航工业成都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随迁成都时,年仅5岁,“我当时特别不能理解父亲,不想来,亲戚都在北方,大家一起热闹,而且我母亲有风湿性心脏病,不能潮湿,我爸是一名军人,特别强硬,不能以我妈的病情为借口,必须支援三线建设。”尽管在厂子弟校读书、生活,李晓慧与父亲相处的时间却少之又少。父亲基本晚上12点以后才回家。“东北人的习惯就是,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就什么时候吃饭。”于是孩子们只能写完作业后饿着肚子先睡觉,等爸爸回来以后再爬起来吃晚饭。逢年过节,父亲也总是先到食堂包饺子,跟沈阳来的工人一起团年,“我们很难见到他,我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忙。”

  李晓慧母亲的病情因为气候的原因日渐加重,最终在1971年去世。很长一段时间,李晓慧无法理解父亲内迁成都的选择,“我妈要是在沈阳,可以多活十几二十年。”

  直到李晓慧成年后进入420厂才明白,父辈们曾经在做怎样的一项事业。“没有他们制造的飞机发动机,就没有如今的国防力量。”此时,她开始慢慢地理解父亲,“像他们那一代人,就是想别人的多,想自己的少。为了国防建设不辞辛苦,放弃了与家人相处的乐趣,人生基本是在厂里度过的。”

  而这个家庭也在李立德退休后,才重新“找回了”真正的团年饭。如今,李立德的3名子女都已退休。孙女生长在成都,已经成家,找的本地孙女婿。重孙女今年2岁,出生在成都。李立德先后搬过5次家,从未离开过双桥子片区,还是不习惯吃辣,仍操一口河北腔,间或夹杂着点成都方言,“我说话邻居都听得懂。”李立德无所谓地撇撇手。

    成都晚报记者 林姝霏 摄影 吕国应

    原标题:指挥3800人大迁移 卷起铺盖迁成都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