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故事会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章鱼团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男子确诊肺癌捐遗体器官:做点贡献 死的有尊严

2015-04-09 07:15:49   来源: 京华时报   编辑: 余辰璐   责任编辑: 马兰

男子确诊肺癌捐遗体器官:做点贡献死的有尊严

签订捐献志愿书

男子确诊肺癌捐遗体器官:做点贡献死的有尊严

昨天,王春意拿着诊断证明走出问诊室。京华时报记者 陶冉 摄

  昨天,被确诊为“肺癌,中晚期”之后,王春意拿着诊断证明苦笑了一下,“这是一张死亡通知书,但也能踏实地去完成心愿了。”

  四个月前,王春意开始严重地咳嗽,跑了两家医院,被诊断为“癌变可能”。从那儿以后,他开始各处打听,想进行遗体捐献,“我想做一点贡献,能死得有点尊严”。为了完成捐献手续,他从北京回到吉林老家,几番劝解让哥哥签字。

  昨天病情确诊后,他便直奔器官和遗体捐献机构,送交了几份捐献手续。如今,他只想找家能提供临终关怀的机构,静静享受余下的光阴。

  两次诊断“癌变可能”

  2015年2月25日,王春意第一次将“肺癌”和自己联系到一起。他表现平静,没有掉泪,没有茶饭不思。在他44岁的生命里,经历过太多波折。于他而言,这次波折或许艰难,“但也没有什么过不去。”

  王春意是吉林省公主岭市怀德镇民强村人,个子不高,背有些驼。王春意在幼年时,父亲患脑血栓,母亲患心肌病,治病变卖了房产,他与哥哥王春岐很早便担起生活的重担。20岁左右时,父母相继过世,哥哥也已成家,他开始独自生活。

  1998年,冬。王春意在长春市一家拔丝厂工作。由于天气冷,皮带很难转动,他往转轮上打油,手套被卷进皮带。他赶紧去拽,双手被绞致骨折。“好在皮带松,不然的话手怕要保不住。”可他心疼费用,找家中医诊所,对方折腾十几次,“连拽带揉没弄好。”他又到中医院,也没手术,“被人像拔河一样把断骨接好。”王春意疼得夜不能寐,却“一颗止疼药没吃,一滴眼泪没流。”待伤养好,手指灵活不似往昔,他就此离开了拔丝厂。

  王春意说他那时很绝望,远离家人没有积蓄,便拿出几百元到北京,“想碰碰运气。”起初并不好过,手指残疾成为就业阻碍,“到煤场砸蜂窝煤,或是做保洁、门卫。”如此过去了15年。

  去年12月,他身体日渐不佳,出现咳嗽等症状。“那会儿刚失业,以为是感冒,挺挺就过去了。”直到一晚他咳得呕出来,开始有了不安。这样反复几次,今年2月25日,王春意到北京顺义医院做检查。医生在X线诊断报告单上写了一连串医学名词,他看不懂,只记得一句,“肺占位性病变,癌变可能。”

  起初他有点不信,自己不嗜烟酒,怎么得了这个病。后来他又到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得到的依旧是“癌变可能。”这一次,王春意情绪看不出明显起伏,医生建议他做气管镜病理检查,他想了想说,“再等等,我还有事要做。”

  “不想平平淡淡死去”

  对于当天的反应,王春意坦言已接受现实。是否确诊,都不再重要,“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还指望奇迹吗?”他说自己一直独居,没有娶妻,更谈不上子女。饿了自己吃饭,病了自己买药,“工资从没超过两千元。”这些年他都是这样度过。

  “我想在死前做点有意义的事。”王春意回来后一直盘算这事,他热爱生命,不想平平淡淡地死去,想在世上留下抹痕迹。这时他想起了姚贝娜,“她离世后将眼角膜捐出,让我很感动。”

  王春意开始各处打听,何为捐献,去哪捐献,怎么捐献……他在顺义区赵全营镇工作,租的平房就在那儿,“十几平米,月租两百元。”他往返于家和市区之间,路上花费几小时,“有时午饭、晚饭也合成一餐。”3月18日凌晨,王春意没有丝毫睡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几小时后,他会到北京同仁眼库办公室和北京协和医学院遗体捐献接受站领取表格,多日奔波,全为了这一刻。“肺癌无法捐献大器官,因为癌细胞可能扩散到其他器官,但对眼角膜、遗体捐献没有影响。”王春意想过,“我想死得有点尊严。人难免一死,生前际遇或许不同,但我相信人人都有一次伟大的机会做出贡献。”

  接下来是家属签字。王春意当晚订购了北京到长春西的火车票,两天后动身,几份表格被他放置在提包的最里层。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