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检察官:季建业回答滴水不漏 聊到家庭都会哭

2015-04-09 10:23:06   来源: 检察日报   编辑: 喻倩媛   责任编辑: 马兰

  烟台市检察院指控,199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季建业利用其担任江苏省苏州市吴县县委副书记、苏州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工作委员会书记、昆山市政府市长、扬州市政府市长、扬州市委书记、南京市政府市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苏州市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东明等7个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项目开发、工作调动等方面提供帮助;利用其担任扬州市委书记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苏州市锦联经贸有限公司违规承揽项目提供帮助。1999年底至2012年10月,季建业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32万余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季建业的刑事责任。

  王希昀向记者介绍,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季建业是否收受徐东明770万元金螳螂公司股票和股票的收益,是既遂还是未遂?二是季建业收受的是朱天晓代为支付的50万元股本金、90万元孳息,还是140万元受贿款?三是朱天晓所送道奇牌酷搏型汽车是借用还是以借为名收受?四是低于市场价购买别墅,差价是否应认定为受贿金额?五是季建业是否具有自首情节?

  对于770万元的争议,公诉人张蕾认为,所谓金螳螂公司股票收益,事实上只是季建业夫妇收受徐东明钱财的由头而已,季建业夫妇对770万元享有所有权,虽然至案发时770万元一直放在徐东明处,但不是其意志以外的因素造成的,恰恰是季建业夫妇在受贿犯罪既遂后,按照自己的意志积极处分的结果。

  针对辩护人指出的90万元是孳息的辩护意见,公诉人指出,季建业收受的所谓50万“退还股本金”,是朱天晓感觉送给季建业90万元太少,决定将自己出的50万元股本金也送给季建业,季建业夫妇既未在先创公司出资,也未参与该公司的管理、经营,却先后四次收受朱天晓以公司分红为名送与的90万元,这90万元是以分红名义收受的贿赂款,应与50万元一并认定为受贿数额,而非干股产生的孳息。

  尽管季建业辩解及部分证人证实道奇牌酷搏型汽车是“借用”车辆,但法庭调查中公诉人出示的大量证据显示:第一,向朱天晓提出借车要求的是季建业夫妇,朱天晓将车送给季建业的女儿使用,自己也不会再去要,明借实送,双方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第二,季建业及其家人的经济状况良好,完全有能力自行购买车辆,不具备借用车辆的合理事由。第三,借用时间长达2年零9个月,在此期间具备归还条件却未归还。

  对于辩护人指出石湖之韵别墅是哥哥季建平合法购买,与季建业无关,且不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辩护意见,检察机关认为,别墅的购买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且指向的优惠对象是季建业。季建平帮助季建业付钱购买别墅的同时,还在同一小区为自己购买了一套别墅,两套别墅相邻,面积相差不多,价格却相差60余万元。行贿人朱天晓证实,事后其将别墅优惠的事专门告诉给了季建业,季建业欣然接受,对此季建业也予以供认。

  关于季建业的量刑,公诉人指出,根据相关材料,季建业不是主动投案,虽然在调查及侦查阶段主动交代部分受贿犯罪事实,但属于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同种罪行,根据法律规定,季建业不构成自首。

  警示:权力边界不容忽视,法律不容践踏

  “私欲贪念,一箭穿心,灵魂失落,葬送自己。马克思说过,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我犯罪的深刻思想根源是私欲贪念!”季建业在悔过书中这样剖析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

  公诉人傅延威指出,季建业受贿犯罪主要发生在与其有二十几年交往的“朋友圈”中,作为“掌权者”,季建业权力边界意识淡漠,受贿手段的隐蔽性与主观上的贪欲相交织。这些特点不仅反映出季建业是如何从身居高位、身负重任的领导干部蜕变为腐败分子,更体现出其受贿犯罪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性,令人警醒,发人深思。

  1992年,季建业接受徐东明请托,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其调动工作,自认识开始至案发,在二十几年的交往中,季建业为徐东明个人及其单位提供了大大小小多方面的帮助,两人关系越来越密切,也正因为两人关系的日益加深,季建业才从最初收受徐东明2万多元的空调开始,逐步发展到收受徐东明770万元巨额贿赂的严重地步。

  办案中,公诉人了解到,季建业也曾将一些请托人给予的财物退回,然而对像徐东明这样多年交往的“老朋友”,他却慢慢放松了警惕,甚至变得麻木。

  在扬州迎宾馆装修改造工程上,尽管招投标法有明确规定,扬州市计划与经济委员会也明确批复工程要走招投标程序,季建业却为了扩大朱兴良的金螳螂公司的声誉和影响,置法律与程序于不顾,直接决定将工程发包给金螳螂公司,金螳螂公司不仅未经招投标即获得了迎宾馆1号楼的装修改造工程,还陆续获得了迎宾馆其他楼的装修改造工程,攫取了巨额利润。朱天晓的南京路虎4S店,季建业明知其无证用地违法,仍利用南京市长的职务便利,给有关区领导打电话,要求抓紧办理,该区领导迫于压力不得不召集相关部门开会协调。

  “季建业收受贿赂常假他人之手,季建业通过其妻女、兄弟等特定关系人和朋友,收受他人财物的数额占全案总数额的三分之一多。”傅延威还告诉记者,季建业既想要钱,又怕烫手,夫妇二人将收受的巨额贿赂款放在第三人处保管打理,自己坐收渔利。

  当朱兴良提出让徐东明拿出股票收益的0.2给季建业夫妇,以及朱天晓要以开办公司的形式给季建业夫妇分红时,季建业与妻子高乃维商定,钱不能拿回家,要放在徐东明处保管或由徐东明顶名领取。2009年底,当徐东明问高乃维送给他们的770万元如何给时,高乃维就明确讲,钱先放在你那里,等用时再拿。当徐东明询问其可否使用这770万元和朱天晓给予的140万元,并按同期银行利率支付利息时,高乃维欣然同意。表面上看,910万元貌似与季建业夫妇没有关系,但却随时掌控在季建业夫妇手中。在徐东明处保管打理的四年间,不仅910万元的贿款增加至1050万元,徐东明每年还要向高乃维报告收益情况,然后按照高乃维的要求进行处置,或让徐东明继续使用收取利息,或投资季建平的小额贷款公司获取高额回报。即便被组织调查后,季建业夫妇也只是想如何隐瞒其中的770万元,而与徐东明订立攻守同盟。

  傅延威说,无论季建业受贿手段上多隐蔽,主观上多贪婪,案发后又与徐东明订立攻守同盟,但在事实、证据面前,季建业终究难逃法律的制裁。

  季建业在忏悔书中说,我从一个曾经的领导干部变成了犯罪分子,我的人生发生了颠覆性的剧变。在中纪委专案组、检察院反贪部门的教育帮助挽救下,我深刻认识到中纪委、最高检对我立案审查的必要性,深刻认识到我违纪违法问题的严重性,深感自己做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错事及带来的严重影响,深感党纪国法是铁律,伸手必被捉,深感悔恨不已,我知罪认罪悔罪,愿意接受党纪国法的处理。

  “我再次表示知罪认罪,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接受朋友的利益输送,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钱物,我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犯了受贿罪,深感悔恨不已、无地自容。”2015年1月16日庭审最后陈述阶段,季建业再次吐露心声。

  “在这一年的过程中,通过我们的挽救、教育、说法,季建业真的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主动承受法律的惩罚,直到他最后在法庭上陈述的时候,作为办案人我也受到了一些震撼。”丛修胜说,“季建业在法庭上认罪悔罪,让更多廉洁勤政的人看到廉洁勤政的坚守是值得的,同时也让那些触犯法律的人从中感到,只有认罪悔罪,只有把自己的问题讲清楚,接受法律的应有处罚,才是唯一的正确的出路。”

  (本报烟台4月8日电)

    原标题:践踏法律红线必折翼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点击查看】 马上发帖 | 复制网址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页面未找到_红星新闻网

非常抱歉,您要查看的页面没有办法找到

返回网站首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