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建设者现在已经两鬓染霜,他们的子女也许因为当年在山沟里生长,没有得到最好的教育,现在过着平凡的日子,但是,父辈当年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传递出来的价值观和正能量,是晚辈毕生的财富。

建设者:“为了搞建设,大家从不抱怨”

2007年,四川华庆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前身为长庆机器厂)落户成都彭州。正月里,路两旁灯笼成排,阳台上香肠成串。居住在华庆小区、77岁的郝钦尧每当看到这些情景,脑中总会又浮现起50年前,与一群东北青年一起在南溪山沟里搞三线建设的艰苦日子,以及他们刚到四川吃香肠闹出的趣事。>>详细

车丝工打破洋专家技术封锁

时光倒流到四十年前,东大路边,成都无缝钢管厂1号门,24岁的成都小伙马扶东神采飞扬地走进厂门,成为一名车丝工,35年里,他在这里挥洒青春;而今,在40公里外,攀成钢340连轧管厂,马扶东的儿子马宇正在进行设备维护,这位年轻的电气工程师喜欢自己的工作,执拗劲不亚于当年的马扶东。海椒市街15号,攀钢集团成都分公司第五职工宿舍小区。马扶东站在家的阳台上往外望,对面高楼已拔地而起。他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朝不远处一指,“你看,这边,还有那边,原来都是钢管厂的,有2000多亩地,大得很!”详细>>

成昆线建设者:追忆那段苦乐相伴的青春

去往“一线天”铁路桥的路有两条:穿越三个分别近两公里长的隧道,或绕道山上的小道。选择穿越隧道的陈沥泉进洞后不久,手电筒便失去了光芒,剩下几公里的道路只能摸黑前行。穿过隧道,坐了数小时,才等来走山间小道的同事,而后者此时满脸被野草划得鲜血长流……恍惚间,陈沥泉似乎回到了1965年,再次闻到离开家乡的接驳船上那股浓郁的猪屎味……详细>>

指挥3800人大迁移 卷起铺盖迁成都

1959年的10月,成都还多是低矮平房,此时420厂已盖起了4栋高大厂房,由111厂负责出3800余名干部、工人,300余台机器“成套支援”420厂生产建设。为支持国家三线建设,国营111厂专门成立了转移指挥部,并设立了人事组,负责人员转移。时任111厂副厂长的李立德担任人员转移总指挥,时年37岁。详细>>

“三线”之子

420厂曾经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军工企业之一,最辉煌时拥有两三万工人,加上家属就有10万人,当时的双桥子基本都是420厂的天下。如今,这个厂除了数千人搬到了新都,大部已经消失,厂房已被房地产商买下,宿舍区也在一块一块被卖出。能搬走的职工,迁向了成都城的各个角落,仍有一些没有搬走的人留在这里度过余生——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50年。详细>>

默默奉献 “八百壮士”留守山沟

我父亲是1965年第一批从北京入川的。航天三线建设于父辈而言,意味着整整一生。航天三线是我的大学,高中毕业即招工入厂的我,曾在车间当过钳工,在厂办当过打字员,在三产办做过管理员等,直到正式下海。三线岁月见证了我的青春,也见证了一大批航天人的青春。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和创业经历血脉般写进生命,成为永远的骄傲和铭刻的历史。详细>>

一个成都人的攀枝花记忆

1950年出生的高志刚,已经退休5年。在家看看电视,出门打打麻将,生活得很休闲。时光倒退到1971年,他正坐上从成都开往攀枝花的火车,准备前往十九冶报到,那时攀枝花的市名还叫“渡口”。高志刚心中充满希望,也带着对未来些许的迷茫。那是座怎样的城市?在那里将面临怎样的工作与生活?详细>>

东郊搬来一个东北城

420厂1958年从沈阳迁来,主要产品是生产飞机发动机。420厂迁至四川,这是当时整个中国庞大的三线工厂计划的一部分。四川是三线工厂最集中的省份之一。有人统计当年随三线工厂入川的工人、技术人员和干部有40万。这里面就包括了420厂的上万职工和他们的家属。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