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湖南男子骗保假死妻儿溺亡续:自首前录制忏悔视频(2)

2018-10-14 07:42   来源: 北京青年报    编辑: 韩钰宁   责任编辑: 马兰

说法

死者表哥称欲起诉男方

负责戴兰兰丧事的,是她的几个堂、表兄妹。而何家人在戴兰兰去世后,没有发声。何家大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切等官方通报”。

“活着的时候过的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如今成了戴家亲戚对何家的指责,戴兰兰的表哥甚至提出打算起诉何勇。但戴家人也承认,戴兰兰在世时,和丈夫何勇十分恩爱。

据戴家人介绍,戴兰兰出生于1987年。在她两岁的时候,母亲就已经去世,10岁时父亲也因病离世。戴兰兰曾经有过一个弟弟,但是在很小的时候便夭折了。失去了父母后,戴兰兰靠着家族里的其他人养活长大,“但是那个年代,谁家里都不富裕,虽然是一家人,她毕竟总是在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戴兰兰的姑姑说,初中没有毕业,戴兰兰便离开家乡只身前往广东打工了,直到2013年认识了丈夫何勇。

何勇是1984年出生的,结婚的时候已经29岁,在当地乡下已经算是晚婚。周围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何勇家的经济情况在村里算是中下水平。结婚后,小两口曾一道在广东惠州打工,但时间不长。随着两个孩子先后出生,何勇和戴兰兰选择回湖南老家,不过没有回村,而是在新化县县城租了房子。平日里,何勇靠开黑车赚钱,戴兰兰则负责操持家务。

在旁人眼中,何勇和戴兰兰的关系一直很好。小两口的日子虽然清苦,但经常会看见他们一家四口到附近的地方游玩。这一点戴家人也没有异议,“我们和何勇交流不多,但是他还是挺护着戴兰兰的,平时也比较恩爱。”戴兰兰的姑姑说。

疑点

夫妻俩曾多次向亲属借钱

按照戴家多位亲属的说法,大约从一年前开始,戴兰兰经常和家里亲戚借钱。而且在戴兰兰微信朋友圈中所发的“绝笔信”中,也提到了从信用卡中透支数万元的情况。小两口何以欠了这么多钱,让亲属们十分不解。

据晚坪村多位村民介绍,2016年左右,因为宅基地被收购,何勇和戴兰兰夫妇曾经分到过一笔30万元的补偿款。且戴兰兰结婚前,已经在外打工多年,有了数万元的积蓄。何勇每天在县城开车载人拉客,收入也还算是稳定。

戴家人说,戴兰兰借钱时,家里人曾经问过她“怎么领了30万的补偿款,还要借那么多钱”,性格内向的戴兰兰每次都只是说丈夫需要,“有别的难处”。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周围人对戴兰兰“俭朴”的印象,“买件100块钱的衣服都要犹豫好久”。戴兰兰也在绝笔信中自述:“其实我每个月除了正常开支,我没有多花什么钱,不知你们为什么说我乱花钱。坦白讲,我非常相信何勇,我没有败钱,我也相信何勇,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导致钱损失。”

晚坪村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何勇和戴兰兰夫妇的花销确实不少。一方面是因为大儿子在上幼儿园,花销较大,一个月光学费就要交2000多;另一方面,他们的小女儿一年多前被查出患有癫痫,每个月吃药也要1000多块钱。何勇拉活儿载客的车只付了2万元的首付,剩下的钱都是贷款。“但是即使这样,他们的存款加上他们的积蓄,也不至于在结婚这几年不仅没攒下钱,还欠了这么多钱啊。”一位周姓村民分析说。

13日下午,晚坪村何勇家门口,聚集了很多戴兰兰的娘家人,他们跑到这里来的目的之一也是想问问何家人,何勇都把钱花到哪儿了,但是因为何家人一直没有露面,这个疑问始终没有被解答。

进展

涉事男子下跪忏悔

13日晚,新化一自媒体发布了一段何勇在12日得知妻子及子女跳湖后的视频。视频中,何勇跪在草地中,一直在说“孩子,爸爸不该这样做的,爸爸愚蠢,隐瞒了你们”。何勇还在视频中表示,自己已经打电话自首,马上就要赶去警方那边。

何勇自言自语说,每次自己走到一楼,孩子听到自己的钥匙声,就知道是爸爸回来了,“你们就搬条板凳到窗户边,说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而现在他的心都碎了。

何勇称,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小女儿患有疾病,每个月都要去复查,医药费很多。还要还车贷,还有一家人的开支,“我自己也是一身病,为了躲债才制造了这个假象。以为我躲过去了就可以把你们接过去,我不知道你们妈妈真的对我这么痴情。”何勇在视频中哭着说,“下辈子不要选我这样的爸爸,保护不了你们。”

3

在外人看来,戴兰兰与何勇比较恩爱

追访

嫌疑人是否构成骗保罪?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介绍,被保人意外身故理赔所需的材料包括:保险单原件、理赔申请表、授权委托书、被保险人的身份证明、受益人身份证明(必要时提供继承权公证书)、受益人户名的存折首页复印件、户口注销原件、火化证原件、死亡证明、意外事故证明、病情诊断证明书、病理报告单和相应检查报告单等,其中死亡证明必不可少。如果找不到被保人尸体,就需要通过法律程序宣告其死亡。按照《民法通则》相关规定,下落不明满四年,或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从事故发生之日起满二年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他死亡。换句话说,即便何勇的计划被顺利实施,戴兰兰也需要等待至少两年,才能拿到这笔保险赔偿金。

据许浩律师介绍,根据《刑法》相关条例,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骗取保险金,即构成骗保罪。但他也指出,何勇失踪后,尚无家属提出理赔申请,“仅仅实施了制造保险事故的犯罪行为,而没有向保险人索赔时,可能不构成保险诈骗罪”。

文/本报记者  付垚  孔令晗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

原标题:假车祸骗保引发的生死悲剧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