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本网最新  »  正文

夫妻无奈放弃早产双胞胎 律师称不构成遗弃

2016-11-13 21:17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申海娟   责任编辑: 马兰

11

11月7日,在绵阳北川做生意的湖南人何女士,二胎产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婴。但因为是早产,两名女婴体重均不足1公斤,且多器官发育不全,一直在医院抢救。医生告诉夫妇俩,孩子的下一步救治,不仅需要高额费用,而且可能面临严重后遗症。

这让夫妇俩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孩子出生后连续几天,夫妇二人处于痛苦的煎熬中,救或者不救,他们需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但看似简单的二选一,真要给出一个答案却是如此令夫妇俩折磨。救,即使治疗好,以后有可能出现严重的后遗症,孩子的一生怎么办?不救,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如何忍心?

12日下午,孩子进入抢救的第5天,经过反复思考并听取多方意见后,何女士和丈夫张先生做出了痛苦的选择:放弃治疗,并含泪签字。

目前,张先生已经处理完医院的情况,回到北川,他说,自己目前只想陪老婆静一静。

早产双胞胎

意外惊喜后遭遇意外痛苦

张先生今年34岁,2011年,他和妻子来到北川,接手了姐姐的打字复印店,从此二人在北川奋斗。2012年,何女士产下一名男孩,这让夫妇二人生活中充满了乐趣,工作也更加努力。

今年5月,何女士意外怀孕。经过和丈夫张先生商量,他们决定产下二胎。随后到医院一检查,结果让他们无比惊喜:二胎怀的竟是一对双胞胎。随后,夫妻俩做好相关准备,准备迎接这对双胞胎的到来。

但状况不仅突然,而且提前太多。11月7日早上,何女士送了儿子上学后,在外面吃了早餐,随后感觉肚子有点痛,便回到店铺休息。11时许,疼痛加剧,何女士给张先生打了电话,随后被紧急送往北川县人民医院。

医生检查后发现,何女士宫口已开全,生产只在一瞬间。然而,此时的何女士,仅仅怀孕27周加3天,也就是说,双胞胎面临早产,而且比正常的37周左右足月足足提前了10周。

面临提前如此长时间的何女士,医院立即启动多科合作机制,组织了10多名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当天中午12点27分,何女士产下体重分别为0.85Kg(1斤7两)和0.9Kg(1斤8两)的双胞胎女儿。

两个小家伙的极低体重,让医护人员大吃一惊。随后,医护人员发现,女婴当时没有呼吸,只有微弱的心跳,医院立即组织医生进行了全力抢救,并给上级医院打电话求助。当天下午2时许,孩子被转往绵阳市中心医院抢救。

12

艰难选择

救还是不救家中难以统一

绵阳市中心医院主治医生介绍,两名婴儿因为是早产儿,体重均不足一公斤,导致多器官发育不全。“两名婴儿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每天还要输血以及其他抢救措施,每天的费用在一万元左右。”主治医生介绍,医院会全力抢救两名婴儿,但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且治疗费用至少40万元以上。而且更为严峻的现实是,由于发育不全,抢救中途极有可能出现其他症状,两个小家伙随时有生命危险。

此外,该主治医生表示,在抢救两个小生命的阶段,还谈不上后遗症问题。但是,因为是早产儿,即使抢救成功,两个孩子有可能出现脑瘫等严重的后遗症。

这让张先生夫妇面临两难选择:如果救,万一治好后,留下脑瘫、智力不全等严重的后遗症,这会跟随两个孩子一辈子,对孩子以及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但不救,“这毕竟是两条生命,是我们的亲生骨肉,我想任何做父母的都不会忍心眼看着她们就这样离开。”张先生说。

在前几天,面对妻子询问孩子的情况,张先生还是只有一句话:“孩子在救治中!”他实在是不敢给妻子多说孩子的情况,担心妻子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直到11日下午,面对妻子刨根问底的询问,张先生再也忍不住了,只有如实相告:孩子正在抢救,但随时有生命危险,且治疗好后有严重的后遗症。

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这样的事实,让这位母亲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眼泪。夫妻俩之后没有再多言语交流,只有垂泪相伴。

当天下午,不甘心的何女士,利用手机在网上搜索“早产儿后遗症”,一些列的答案,让何女士再也难以抑制难受的心情,在病床上失声痛哭。

事实上,4天来,救与不救的的问题,还已经在整个大家庭中被讨论多次。张先生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几天来,他前后给十余名亲戚朋友打了电话,主题就是说出自己的纠结和煎熬。然而,救或者不救,在亲朋中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大家的心情和他(张先生)一样,很矛盾”。

截至到11日,张先生无奈地告诉前来关注此事的媒体,他和妻子仍然难以做出决定,“没办法做决定,太折磨了”。

13

最后一夜

父母含泪决定“放弃治疗”

11日晚,张先生和妻子何女士,整晚难以入睡。他们的心中,已有了初步决定,放弃治疗。“出现后遗症的几率太大了,如果(后遗症)真的很严重,我们该如何面对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又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

12日一早,张先生又给父母打了电话,说出了自己的决定,电话那头,张父张母没有明确回答,只传来哭泣声音,最后表示由张先生夫妇自己决定。

与此同时,何女士也把何母叫在身旁,流泪告诉了何母。说完决定,何女士大哭起来。一旁的何母,什么也说不出来,紧紧搂着女儿,抱头大哭。

12日下午1时许,张先生来到绵阳市中心医院。他再一次询问了医生孩子的情况,事后,他表示,自己当时好希望医生能告诉他,孩子有救了,而且治疗好后不会出现后遗症。但是,他失望了。

看着眼前的签字确认书,张先生泪流满面。握笔签字的右手反复颤抖,停了许久之后,最终在放弃治疗的确认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肯定会有人说我狠心,但我实在不忍心让孩子经历这样的痛苦,不忍心看着孩子长大后,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实在不忍看着孩子以后痛苦的成长和生活。”张先生早已泣不成声,在补办完医院手续后,他立即回了北川,他说,只想和妻子静一静。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