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阿贝乐:中医拓展了生命的边界

2017-04-18 04:20   来源: 成都日报   编辑: 高赛琦   责任编辑: 马兰

洋中医阿贝乐望闻问切(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蒋蓝 文/图

Abel Gl·ser,法国人,中文名阿贝乐,曾在日内瓦两所高校求学,后辗转到了成都,走上研究中医的留学旅程。2012年在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学研究生毕业,之后成为中医学博士,是法国第一位中医学博士。翻译的法文版《伤寒论》已出版,尚有《医理真传》《脾胃论》《四圣心源》《神农本草经》等译作,不少典籍都是首次被翻译成法文。

提要

在成都生活了10年的法国人阿贝乐成了一位地道的洋中医,他认为成都的中医学保留和传承得非常好,在这里最能嗅到正宗中医的味道。阿贝乐在成都一边行医,一边翻译中医学典籍,他看到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在学中医,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把这些宝贵的知识传播得更远。

手记

2017年3月16日

阿贝乐很忙,一周里他要去两三个中医诊所坐诊,约好的采访时间不得不一再改期。他再次约定在东城根街一个自助咖啡馆见面,不料一路上雨声不断,我迟到了。

阿贝乐坐在靠墙位置,穿着随意,一手支颐,专心致志地阅读笔记本电脑上的材料。他喝的是果汁饮料,我要了一杯花茶,由此开始了我们的漫谈。

尽管事前知道他的中文很好,但他口语流畅无碍,还是超出了我的估计。我们首先谈到的,却是中国功夫。

阿贝乐学中医,自然知道“武医不分家”的古训,但其中的奥义,却需要用身心去慢慢体会。他回忆自己2007年刚到四川大学学习汉语的情景:“我在郭家桥一带转悠,中文半生不熟,发现了一家中医诊所,老师姓张,是我一个朋友的叔叔,我经常去那里学习。张老师目光犀利,兴趣广泛,喜欢收藏古董,似乎在古物的气场里获得了打通天地的奥义。他看出我空有学习的热情,却找不到要津,可能是出于‘可怜’我的感情吧,不但给我讲授中医之道,而且告诉我,要学好中医,就得懂气功。就这样,我跟着他学习气功。张老师对我帮助很大,不仅是中医方面,还涉及中国深邃的天地哲学。哦,谢谢他,我们的友谊是长存的。”

初尝中国气功的妙处,阿贝乐的生活就改变了,学校、练功场、宿舍,成了他每天三点一线式的流水作业。3年前,他拜成都一位太极老师学习陈氏太极拳,每天到浣花溪公园练习……

阿贝乐双手一摊:“实话说,我天性并不喜欢争斗,不想学那些打打杀杀的武功,我的人生目的就是学医救人。学太极拳自然要学习推手,我就不大感兴趣。我一门心思去体会的,是中国传统功法里的静坐、经络、气脉运行……这些与我早年学习的瑜伽真是异曲同工。”

“你还练过瑜伽?”

“是的,”阿贝乐微微一笑,有点腼腆:“我在法国认识了一位开私人诊所的老师,而他的老师是位印度瑜伽师,我十几岁就跟着他学瑜伽坐禅。我后来发现,瑜伽坐禅与太极功法之间有很多微妙的联系和感应。顺便说一下,仅就我不深的接触,我已认识到四川峨眉派武术的博大精深,令人敬佩。”

我说,中国古话讲“富不学文、穷不习武”,是指学文需要刻苦寡欲,富人生活条件优裕,难以清心寡欲,有所成就;至于穷不习武,很明显的是营养跟不上,身体不好就成不了大器。

阿贝乐显得很理解:“我明白。其实呢,我把学到的医学与功法,逐步在实际临床里应用了一些,自己也有不少感悟,身心安宁而喜悦……”

实录

法国少年,偶然与中医结缘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如何与中医结缘的?

阿贝乐:我13岁时耳朵发炎,去过不少医院,时好时坏。镇上有一家私人中医诊所,父母就叫我去试试。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中医。一位法籍华裔老中医用一根根修长的银针扎我的穴位,几次治疗后,就根治了缠绕我多年、西医没能治愈的耳炎。神奇的中国银针强烈地吸引了我。

记:法国有没有正规的中医院?

阿贝乐:一直没有。法国规定,可以开设私人的中医诊所,但前提必须要获得西医方面正规大学学历以及通过上岗等考核。

为了学中医,我曾同时在瑞士日内瓦的两所高校求学,一边在公立学校挣奖学金,一边在私立中医学校学习。后来我考入波尔多的西医大学,但学了一年觉得不对,发现这与自己想要的完全不同。我退学来到图鲁斯,找到一家教中医的私立学校,系统地学了五六年中医,然后顺利地在老师的医馆执医。当时我大概是全欧洲年龄最小的中医医生。

入了行,我逐渐发现,在法国学中医的人虽然不少,但条件不成熟,公立学校里能学的知识有限,而且严重地被现代西医学套上了框框;私立学校能学到的知识多一点,却需要一笔不低的学费。就这样,我决定来中国。听朋友、专家提起成都的中医行业源远流长,我就开始了我的历程:学好汉语,学好中医。

记:当初决定来中国求学中医时,你知道成都吗?

阿贝乐:实事求是地说,一无所知。我去过上海,但不喜欢这样的大城市,感受不到中医学的气息……逐渐我知道成都和南京是值得考虑的地方,最后我选择了成都。我在法国的时候,用的很多草药都来自四川、云南。

一到成都我真是大开眼界。成都中医学保护和传承都做得非常好,中医行业受西医的影响比较少,中医大夫都保有传统的中医理念,加之云贵川自然条件好,是中国主要的中草药产地,在这里最能嗅到正宗中医的味道。我感觉仿佛置身在中医学的天堂。

记:你肯定知道清同治年间,成都中医开创的“火神派”。

阿贝乐:久仰大名!我知道成都几位“火神派”大师,有令人尊敬的“郑火神”鼻祖郑钦安,还有“卢火神”卢崇汉等,观其治病,恒以阴阳为纲,他们用附子治病,是借其热直达少阴。他们使用“抚阳”的附片(附子)、干姜,成了我印象里的“附片意象”。我后来还把他们的中医文章翻译为法文,我一直在研读郑钦安的一些著作,已把其中一些翻译为法文出版……

用中医提升自己,惠及他人

记:《黄帝内经》是你一开始就接触的经典……

阿贝乐:我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中医理论的经典著作《黄帝内经》,最开始接触的是译本。在一些译本中,中医词汇翻译得浅显易懂,学起来还比较容易。我的方法是自己翻书、上网找答案,如果还是解决不了,就请教老师、同学。这个过程里,我还与成都姑娘产生了爱情……婚后,妻子是我的中文老师。中医学需要背的内容太多,我找方法“巧”背,比如在手臂上标注穴位经络,帮助记忆。

记:你的生活与学习融为一体了。

阿贝乐:中医是博大精深、深不见底的学问,我把所有可自由支配的时间都用来阅读中医典籍。古代医学典籍是我最喜欢看的书,它们是中医学的精髓。一边吸收中医学知识以提升自己,一边传播中医学知识以惠及他人,这就是我的生活。

在法国学习中医的人越来越多,一些私立的中医药大学经常会邀请中医学教授到法国给学生上课,我则提供翻译帮助。我还受聘于巴黎某大学承担中医学典籍翻译工作,去年暑假我去了欧洲一些国家,给当地中医学院的学生上课。在西方,越来越多的人在学中医,我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把这些宝贵的知识传播得更远。

一转眼,我在成都学习生活了10年,我也爱上了成都休闲、舒适的慢节奏生活,喜欢去成都周边旅游或登山。成都十分适宜居住。

翻译中医典籍,传播中医文化

记:为什么你如此重视中医典籍翻译?

阿贝乐:欧洲流传的少量法文版中医典籍,其实并不是由真正学习中医的人翻译的,质量参差不齐,大部分内容都属生硬直译,没有临床经验的注解,很不利于学习传播。在读硕士生期间,我与法国的同学、老师一直保持联系,恰好收到瑞士日内瓦一所中医学校的邀请,他们请我把中医药典籍翻译成法文,翻译的事情就这么开始了。你知道么,一般一本中文书,翻译为法文就是原文的3倍,工作量出乎想象的大……

记:你还要加上注释部分。

阿贝乐:我不希望只是简单翻译,所以加上了大量的注解。表达方式上,我也执意要选择最好的一种,要让人真正能够理解。我采用的是中文原文—汉语拼音—法文翻译—说明分析,重要之处再加上注释和临床分析、历史上著名的方剂典故,所以注释的文字比原文多得多。

花了一年多时间,我翻译的法文版《伤寒论》出版,又陆续翻译了《医理真传》《脾胃论》《四圣心源》《神农本草经》,其中不少中医典籍都是第一次被翻译成法文。尚待出版的《神农本草经》最让我耗神,因为这本典籍几经流传,在中国衍生了好多版本,我要挑选最为合适的版本。我使用A4纸大小的打印纸,译出来已有数千页之多。回过头来,我也惊讶,哇,居然翻译了这么多!这本耗时两年半的《神农本草经》译本,也是我比较满意的一本译作。我还会继续翻译,越来越好,因为我又发现了以前翻译的一些错误……

记: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呢?

阿贝乐:这部经典迄今为止没有法语、英语的全译本。一个人的精力远远不够,如果有一个团队合作,我倒是愿意把它翻出来。这里可以讲一个心得。比如《神农本草经》里,针对胃寒,要使用甘草、人参等。可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引述过程里,悄悄去掉了人参,目的是去掉其“微寒”性,他为什么这样做?我分析,这是他要支持自己的理论观点。而我觉得这样做是不科学的。

记:你知道吗,成都在晚清时候的一些地方暴动里,曾使用“四匹瓦”来提高战斗力。

阿贝乐:这个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以前北非以及阿拉伯民族中,他们在打仗前会服用大麻的花粉,以此来获得兴奋,从而提高战斗力。

回到中医正道,很忙碌很充实

记:一些中医坐诊多开昂贵处方。你坐诊采取的方法是什么?

阿贝乐:我不大理解这些昂贵处方的意义。你知道的,现在中药材几乎都可以人工种植,我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开口服方剂,更多的是采用针灸、艾灸的方式,再辅之以植物精油进行推拿按摩。我的收费不高。

记:你的精油是自己配制吗?

阿贝乐:有几十种植物精油,有些来自法国,比如红花、藿香、桂皮、佛手、姜汁、薄荷、百里香、 熏衣草等。

记:你刚才提到有些精油来自法国?

阿贝乐:是的。我知道法国有一些人,在法国南部严格按照古法种植中药,不使用任何化肥,纯天然生长。这样的药材不但可以用于提炼精油,也可以研细作为艾灸条。尽管收费较高,但法国人非常欢迎这样的东方疗法(尤其是得过癌症后,百分之三四十的患者会选择中医进行康复治疗。中医对绝症的康复治疗具有伟大、神奇的功效。)再举一个例子,我注意到国内销售的艾条上,往往有红红绿绿的包装纸,上面印刷有很多图案和文字。这样的印制颜料用于艾灸,等于把大量毒素熏到病人身体里去了。所以我制作的艾灸药条,均采用土纸包装。

记:中药材种类很多,法国都有吗?

阿贝乐:很多都没有,比如当归就没有,仅有类似的品种。

记:据说你刚开始坐诊时,有患者一看到你这个洋中医,转身就走……

阿贝乐:有这样的事。但我给他们治病后,他们感到了效果,又回来了。

记:你真不容易!除了以成都为家、继续坐诊外,还有什么打算?

阿贝乐:我积累了大量医学笔记。到经验更为丰富的时候,我会写自己的中医书,很忙碌,但很充实。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