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古代春运 也是一场“人在囧途”

2018-01-27 08:20   来源: 华西都市报   编辑: 曾俊菠   责任编辑: 马兰

每年春节,离家千里,在外辛苦打拼的中国人即使买高价票,无座票,甚至没有票都要想尽办法回家过年。因此,春运被称为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古代,由于路途遥远、交通条件所限,许多人无法回家过年。即便到了交通相对发达的隋唐时期,“回家难”现象也相当普遍。古人回家过春节,又是一场怎样的人在囧途呢?

“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隋代诗人薛道衡是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人,他从北方来到南方,春节期间,也没能及时赶回去与家人团聚,就用《人日思归》一诗表达自己独在异乡,心中无限的惆怅和思乡之情。这首诗也从侧面说明了古代春运“回家难”的现象。“古代为官之人没有探亲假,也无快速的交通方式,除了奔丧,极少回家,这也是古诗有大量思乡之作的重要原因。”袁庭栋先生告诉我们。

现在买个机票回老家,贵的也就2000块左右,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承担得起的。但是古人回家过年的路费太过惊人,公务员年薪的一半都不够付个路费。根据《唐六典》记载,唐朝雇个驴车装满一车行李,走100里地的路费是900文钱,如果走的是山路,车费会上涨到1200文。

李白的故乡是四川江油,如果他从首都长安回老家江油去过年的话,全程足有1600里路,中途还得跨越秦岭,再加上吃饭住宿,路费肯定超过1万5千文。而李白担任过的最高官职是六品翰林,年薪不过2万4千文,回趟家要花掉大半年的收入。按购买力来估算,1万5千文相当于现在人民币6万多块,而今天西安到江油的火车软卧票才250块,古今路费相差2400倍。

除了路费贵,行李也是很大的负担。现在回家过年,有两个拉杆箱怎么都够了。古代出远门因为路上饭馆旅店少,这锅碗瓢盆被褥什么的等一应俱全的用品都得带上。甚至连夜壶都是必需品。

当然,时间成本也不容忽视。公元1061年,五十四岁的欧阳修春节回家,为父母扫墓,从河南开封到江西永丰,不过700多公里的路程,需要车船奔波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宋仁宗特批他三个月的春节假期,回家过年。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荷

原标题:古代春运 也是一场“人在囧途”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