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国内国际  »  正文

网络洗车公司烧钱10个月倒闭 CEO失联欠百余万

2015-11-09 08:59   来源: 新京报   编辑: 肖凌霄   责任编辑: 马兰

11月2日,海淀北小马厂华天大厦8层,我爱洗车员工站在大门紧锁的办公室外。这家互联网洗车公司运行10个月后宣布解散。A10-A11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11月2日,我爱洗车员工站在大门紧锁的办公室外,不肯离去。

11月2日晚上十点多,没有声明,也没有正式的公司解散会议,“我爱洗车”CEO李东晋悄悄解散了公司QQ群,停用常用手机号,留下了200多万元债务。

解散当天,被欠薪的170多名员工中的30多名职员聚集在“我爱洗车”办公楼前讨薪,他们中的人未要回的工资从3000多元到7万多元不等,被欠薪员工的最高级别是财务总监。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汽车后市场涌现40多个O2O项目。“我爱洗车”成为e洗车、赶集易洗车、云洗车等O2O之后,又一家在洗车领域受挫的O2O公司,在网络洗车领域,这样的公司在不断覆没,我爱洗车或可成为洗车OTO倒闭潮中的一个样本。

疯狂烧钱,是否真的能烧出一个未来?我爱洗车,用以钱续命的商业模式,最终倒在了自己用钱砸出的“金坑”中。

11月2日,“我爱洗车”员工拿着劳动合同和欠薪举证通知书。

11月2日,位于南沙窝桥附近的我爱洗车站点内,一位员工展示曾经的工作服。

500万融资流入汽车后市场

做企业顾问的高威(化名)认识李东晋源于“我爱洗车”的一次招聘。

今年二月,通过猎头公司推荐高威加盟刚刚起步的“我爱洗车”。高威说,“我爱洗车”有两个地方吸引了他,一个是李东晋说要做全国性的公司,另一个是等到A轮融资完成,给他股权激励。

当月,高威以市场总监身份进入“我爱洗车”,他所了解的李东晋,年轻,35岁,高学历——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此前,大学还未毕业,李东晋便和他人合伙在北京大学附近开起了一家咖啡馆,尔后,该咖啡馆衍生了一个新项目——包子连锁店。此外,热衷创业的李东晋还是昌平区创业大赛冠军。

现在,他仍是这两家企业的股东。

据高威所知,李东晋从事洗车创业的想法至少可追溯到2013年年底。

当年,李东晋与多年搭档高一凡创立“捷洁洗车”品牌,并且着手研究标准化展示,彼时,二人在洗车工具、工服、车辆等,均印上了“捷洁洗车”LOGO。这一品牌成为了“我爱洗车”的前身。

2014年年初,李和高二人注册公司,并开始进行了持续半年时间的业务测试:提供标准化的上门洗车服务。

“当时只用了2至3个月,客户就从0积累到了2000多,市场反响很好。”一位早期跟随李东晋创业的高层说,李东晋认为,洗车频次高黏性好,是一个可进入汽车后市场的入口。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有车主用一台车反反复复洗车,并拍下视频。后来证实,至少有2家企业在学习他们的洗车技术及操作流程。接下来,就着这股“热度”,李东晋和高一凡着手天使轮融资。

参与“我爱洗车”创业的一位高管还记得,2014年年底,李东晋带着准备的一份融资计划书,前往中关村融资创业平台融资。

“李东晋演说思路清晰,扎实严谨。”这位高管用“异常顺利”形容那次融资,他们当时获得了北京车音网科技有限公司、重庆麒厚西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和另外5名投资人的认可。

据“我爱洗车”高层管理人员提供的一份财务数据显示,李、高二人获得了500万元天使人投资,李、高二人分别占股40.626%和25.974%。

2014年12月19日,李东晋和高一凡在北京市海淀区注册了凯利卡尔(北京)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凯利卡尔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为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洗车服务等。

同时,“捷洁洗车”品牌被替换为“我爱洗车”。李东晋为凯利卡尔公司董事长,高一凡任董事。

原标题:网络洗车公司烧钱10个月倒闭 CEO失联欠百余万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