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28岁小伙因伤失忆 母亲从数123开始帮他恢复记忆

2017-09-12 07:31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申海娟   责任编辑: 马兰

欧高清指导儿子蒲本乔按手机号码

记忆像一根线,把我们拴在人世间。如果这根线断了,我们将失去和人世的联系,成为狂风中断线的风筝:我是谁?要去哪里?

28岁的蒲本乔,就体验过这种滋味。因为两月前的一场意外,他失忆了。50岁的母亲欧高清从123数数教起,教他打电话、识字、喊人名字……一如28年前刚生下蒲本乔时那样。虽然,现在她不用再抱着蒲本乔,她的双手也已长满老茧,粗糙不已。妈妈,最简单的一个词,代表着一种最原始的牵绊。正是这种牵绊,让断掉的线,重新连了起来。

意外“出世”

两个月前的一场意外,夺走了28岁的蒲本乔的记忆。像一个呱呱坠地的孩子一样,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如此陌生。和28年前一样,妈妈再次充当了他在这个世界的引路人。

刚刚苏醒 /

“就像另一个人,来到陌生的世界”

川东北小城渠县盛产黄花菜,小蒲(蒲本乔)出事时,就是黄花菜的花期。

从上海打工回来,他到舅舅的工地上学做事,随后开始在渠县老家新糖村做电工。出事那天是7月12号下午,他在县城一家KTV做水电改造,工友从墙的另一面把电线从孔里面伸过来,他伸手去接,突然触电,从人字梯上摔下,不省人事。按照现场工友杨师傅的描述,小蒲摔下时头先着地,完全失去意识,因为遭遇电击,全身发紫。他赶紧拨打120,将小蒲送到渠县人民医院。

当事医生王毅的从业生涯中,从没见过情况这么糟的电击伤者——多处骨折、颅内出血、多处受伤,最最紧急的是,必须立刻去掉头部左侧的一块骨头。

接到小蒲出事电话的那一刻,母亲欧高清脑子一片空白。她赶紧跑到医院为儿子张罗手术,甚至偷偷准备了红包,塞到王毅医生的手里,“600元,我们也只给得起这么多。”当然,医生立马拒绝了。

儿子被送到手术室,做完手术又进了重症监护室。时间,过得比蜗牛爬还慢。

“晚上睡觉,心一直悬着,怕医生找家属谈话。”欧高清说,“一个晚上过去了,早上7点又到监护室门口等。”每日循环往复,欧高清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医院。“乔儿(小蒲的小名),你早点醒嘛。”不止一次,欧高清跑到监护室门外悄悄喊。

1天,2天,3天……第7天早上,医生终于带来好消息:小蒲睁开眼睛,醒了!

欧大姐一听,又心痛又激动,个子不高的她赶紧跑到监护室的玻璃门口,踮起脚从外面使劲朝里面看。这一看不要紧,反倒让她仿佛被浇了一瓢冷水,“他的眼光很微弱,好像想睁开眼,又没有力气睁开。就像另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眼里充满恐惧和害怕。亲人跟他说话,他完全不认识!”小蒲失忆了!

变得狂躁 /

一拳打中母亲鼻梁,好几天不能洗脸

“日夜盼他醒来,没有想到醒来后他是这个样子。”9月10日,在赶做农活的间歇,欧高清和成都商报记者谈起当时的情形,仍是眼眶泛红、泪眼婆娑。

尽管身体恢复得不错,也很快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但小蒲的记忆仍没有恢复,伴之而来的,则是痛苦不堪的狂躁期。他开始打人、撕咬、拳打脚踢,就像发脾气的小孩,只要有人靠近就又抓又打。输液的管子、尿管、伤口,不管什么统统乱抓一气。

但丁说,人是承受不幸的立方体。文化水平不高的欧大姐也许没有读过这句话,却真切地感受到了生活的恶意。欧大姐第一次挨打,就发生在这个阶段。

电击在小蒲的右手虎口部位烧了一个直径数厘米的洞,狂躁期的他,根本不顾伤口疼痛,一有任何不顺心,就胡乱撕扯,欧大姐过去拉他的手,反被儿子一拳打在鼻梁骨上,好几天不能洗脸,直到一个月后,淤青还隐约可见。“他打不到人就咬,咬不到别人就咬自己。”小蒲的弟弟说。

鼻梁的痛不算什么,欧大姐更怕小蒲伤到他自己,手上和头上的伤口,都是重点保护区。完好的左手比有洞的右手更有力,欧大姐于是想了一个办法:晚上趴在病床一侧休息时,自己用双手把儿子的左手紧紧抓住;实在困得不行,就把一只手的指尖放进小蒲衣服的长袖里,轻轻压住,只要小蒲想动,自己就能察觉。“那段时间我都觉得害怕,儿子眼睛里全是凶光,我都不敢一个人在病房面对他。”每一天都是煎熬,记忆反而越清晰,小蒲特别狂躁的日子有四天,轻微的也有两天。

原标题:出生28年后 母爱助他再入人世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