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本网最新  »  正文

用指挥棒划出艺术人生

2019-06-15 22:23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段琪琳   责任编辑: 马兰

QQ图片20190617111016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但唐文)6月15日报道 昨晚7点半,新建成不久的成都城市音乐厅内座无虚席。站在舞台中央,国家一级指挥何建国用手中的指挥棒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大气磅礴的音乐响起,城市音乐厅首个演出季随之正式拉开序幕。刹那间,整个音乐厅成了音乐的海洋,指挥棒在手中娴熟的飞舞,何建国成了音乐厅中那颗最耀眼的星。《国风》、《锦江月夜》、《新康定情歌》《太阳颂》......或恢弘豪迈,或深情沉婉,或轻盈畅悦,首首经典曲目,令人如痴如醉。

何建国正在城市音乐厅演出

何建国正在城市音乐厅演出

演出曲目全部演奏完毕时,全场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在城市音乐厅内回荡,何建国不得不一次次地返台谢幕。情到深处,他再也难掩激动心情,面对成都观众,深情地道出了深藏内心的一份情感:“其实,40多年前,我就是从城市音乐厅这个位置走出去的,从来没有想过,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回到这个地方演出!很完美!非常激动!”

何建国正接受记者采访

何建国正接受记者采访

16岁少年来成都 “幸运”开启音乐之路的大门

何建国,国家一级指挥,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曾任中央民族乐团驻团常任指挥,中央音乐学院硕士学位专家评委,中国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出于对音乐的喜爱,生于1957年的何建国,16岁时考入了四川省歌舞剧团正式开启了他的音乐之路。回想起当初的考试之路,何建国至今仍是记忆犹新:“我记得,当时四川省歌舞剧团在全省只有两个招生名额,一个唢呐,一个笛子,但是由于要求非常高,没有招到人,于是我就幸运地靠着吹笙进入了剧团。”

“幸运”进入四川省歌舞剧团后,考验和磨练才算正式开始,打追光、吹笙、打击乐......平时在剧团,何建国需要胜任多个角色,每一年还需要下乡做农活,耘田、插秧、收谷样样农活都要做。可以说是又苦又累,到最艰难时几乎想放弃。可正是这段时光,为他奠定了非常好的音乐基础,也为日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带来了好运。“进入剧团后,最开始我就在舞台打追光,曾经一次打过160场的追光。那时,没有空调,一到夏天简直就是汗如雨下,热得不得了。”如今,何建国回想起当初的那段艰苦岁月,一切都成了美好的记忆。“边打灯光,边吃大冰块,完了以后吃二两面条,想想还是挺有意思。”

但那时的他,终究有着一个不安的心,他一直梦想着能够进入更高的学府进行深造学习。

有梦想,就有无限可能,艰苦环境也会帮助梦想更快地生根发芽。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何建国又一次幸运地赶上了。由于当时的人才众多,想上大学的学子也非常多,为了参加高考,他在四川音乐学院排了三天队参加考试。“就是在今天成都城市音乐厅的位置排的队。那个时候我做梦也没想到,几十年之后会回到这里来演出,而且还是音乐厅的精品剧目首演。我觉得很完美。”

何建国接受记者采访

何建国接受记者采访

“折腾”的求学之路 三天两头换专业

音乐之路漫长而又艰辛。1978年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后,何建国师从李真贵教授,学习中西打击乐。“其实,高考时不是考的打击乐,而是我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两个月才换成的打击乐。”虽然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但那时的何建国依然有些迷茫,一时之间未能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

“两年后,我又开始想学声乐。”于是,中央音乐学院又给他开了绿灯,还为他找到了钱学森夫人蒋英当老师,“当时,蒋英老师给我上了两节课,她给我建议说,你音色非常好,但是声乐到了最后拼的是语言,你的四川话口语太浓了,所有她就建议我去学合唱指挥。”于是在蒋英的建议下,何建国拜师指挥系吴玲芬教授门下,开始学习合唱指挥。从此在不再“折腾”,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音乐之路。学无止境,直到1995年,他还继续拜师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教授徐新,学习交响乐指挥。

“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后,我曾经问过我们系主任,你们怎么就收了我?老师给我的回答是我们看的不是其他,我们看的是你的潜质。”现在想起当初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何建国非常感激自己的老师们。“中央音乐学院学风非常好,只要学生有要求,学校不会去阻拦,会充分给与学生空间去发挥。”

何建国在指挥表演

何建国在指挥表演

数十载后重回故地 难掩内心激动

漫漫数十载,乡音难寻。对于成都的喜爱,何建国刻到了内心。

“今天成都城市音乐厅的音响,和我走过国际上那么多的音乐厅相比,它是一流的,非常成功。”虽然不是第一次回成都演出,但这次能成为成都城市音乐厅的首场精品剧目音乐会的指挥,何建国非常兴奋。

其实,早在大学毕业时,他就曾多次表达想回到成都,但是终究未能如愿。这其中还有一段佳话。那时,何建国毕业时,他正与女友谈恋爱,为了能跟女友在一起,他提出回到成都工作,“我女友,就是现在的太太,当时在四川音乐学院工作。我想回来,结婚后大家能相互照顾。”

那时是一个人才稀缺的年代,何建国的请求未能获得批准,被分配到中央民族乐团一年后,何建国再次向团里提出申请回成都,“团长就不放我。”到了1988年,为了留住何建国,团里破例,将他妻子调往北京工作。可是北京的生活习惯,让他和太太都不太适应。“我太太也很不愿意去,她是在成都成长起来,我们商量半天,最后她为了支持我的事业,来到了北京。团长告诉我说,如果论资排辈,根本不可能把你妻子调北京来,我们破例一次。这让我很感动。”

“我很激动!成都是西部的音乐中心,步伐走得很快。这里的基础设施建设、观众欣赏音乐的水平、音乐普及的程度,在全国都是是属于领先水平。”谈起这座让他经历了人生转折的城市,何建国内心充满深深的爱,在他看来,成都是一个多元化的、能接收各种音乐的城市。它既有古都的底蕴和文化的厚重,又能接受新鲜事物,接受新音乐的风格。“这是成都很有魅力的地方。我认为成都必将成为国际上的音乐之都。”

追梦少年已成榜样 走进校园回报社会

天道酬勤,通过不断的学习和“折腾”,当初追梦的少年如今已成别人心中的榜样。这些年来,何建国的在音乐艺术之路上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他在中央民族乐团赴奥地利萨尔茨堡第91届音乐节、意大利、瑞土、美国等国际舞台巡演中担任指挥。他执棒的《中国音色》、《泱泱国风》、《印象国乐》、《丝绸之路》均获文化部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奖,《西藏春天》 获文化部“春雨工程”文化边疆行示范项目奖。2013年获文化部国家艺术院团优秀指挥奖。2013年受文化和旅游部委派执捧美国卡罗莱纳交响乐团。2014年执捧波兰肖帮爱乐交响乐团。2016年在美国肯尼迪、林肯大剧院执棒中央民族乐团。2017年执棒中央民族乐团赴中南美洲赛万提斯艺术节开幕式及闭幕式音乐会……

“其实,有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能够走到今天,真的是离不开国家的培养和教育,离不开学校和乐团的支持,离不开改革开放提供的机遇和环境。”为此,何建国把干好工作,回报祖国和社会作为自己不变的选择。

这些年来,他时常跟随中央民族乐团一起走进校园,为学子们带去音乐的享受和梦想。“高水平的音乐表演可以给大学学子带去更高的想象空间、创作空间,甚至有可能一次音乐会会影响他们的未来。”接下来,何建国将和中央民族乐团一起走进四川的诸多高校,一起走进莘莘学子。“我觉得这是比走进音乐殿堂表演更有意义的一件事情,这也是回报祖国,回报社会最有意思的事情。”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