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专题稿源  »  正文

抗战之鉴 三件遗物里的成都大轰炸(3)

2015-07-20 08:34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董乐   责任编辑: 马兰

2015年7月7日,建川博物馆,抗战老兵刘景
轼站在自己的照片前。摄影记者 王天志

2015年7月7日,建川博物馆,抗战老兵刘景 轼站在自己的照片前。摄影记者 王天志

3

一个飞机铭牌

成都东北角空战,打下日军王牌飞行员

7月7日,建川博物馆川军抗战馆。97岁的抗日老兵刘景轼前来参观“自己”——这是他第一次看到68年前的自己,投笔从戎时贴在花名册上的照片。

1937年,刘景轼在华西协合大学文学院古典文学专业就读,响应号召投笔从戎,成为一名空军。在他的照片左侧,老人家意外地发现了自己68年前的大学朋友解固基——另一名抗日川军英雄。“当时他在另一所大学就读。”凝望着解固基的照片,言语不多的老人打开了话匣子,“他是我的好朋友啊。1937年,他上前线后,就再也没见到了……”右侧的照片,同样是刘景轼的故人,抗日英雄彭仁复,“他还是我的蒲江老乡。”

在展厅另一处,一件文物引起了刘景轼的注意:一架日军战机的铭牌。老人家仔细看着这件文物,久久不愿离去。1939年,刘景轼和他的战友们打下了日军空军包括王牌飞行员奥田大佐在内的两架飞机——奥田是抗战中中国打下的日本空军最高指挥官。

1939年,刘景轼任战时四川防空司令部监视队副队长,防空协导委员会总干事、四川省航空委员会参谋室参谋、陆军335师参谋长。

“我们当时驻扎在成都支叽石公园。当时城墙还在,我们在城墙下挖的防空洞里,和成都空军第三司令部联署办公。”刘老回忆说,当时他们的任务是,面对空袭的敌机,决定怎么作战,“是只是对空发射,还是战机升空迎战。我们要迅速作出决定,并下达作战命令。”

“我记得清楚,1939年11月4日,空战发生在(成都)东北角。”说起打下日军“轰炸之王”奥田大佐一役,刘景轼至今记忆犹新。空战发生在当日中午12点,一群日军战机编队轰炸成都,刘景轼所在的指挥部下达了作战命令,空军战机和各制高点炮兵都参与了战斗。

另一名曾目睹此次空战的成都市民曾回忆说,当时他在太平寺机场附近的亲戚家躲难。“那天早晨警报拉响后,我们的飞机抢先在机场起飞,在天上不停盘旋。果然,不一会儿一群日本飞机,大约四五十架飞快地从城中心飞来。我们的飞机猛地飞到云层高处,俯冲下来用机枪猛扫,敌人的一架轰炸机开始晃动,机身也开始冒火。领头的日本飞机被我们的飞机追着打,一直追了很远,它冒着黑烟向简阳仁寿方向落下去,当时躲在屋里的人都跑出来观看,激动得大喊大叫。”

下午两点左右,刘景轼们得到消息,说是有日本飞机降落伞在简阳方向降落,“当时我们以为是日军飞行员跳伞,就电话询问了当地区长、(防空)部长,都说莫得这回事。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日军)飞机被击中打散了,银灰色的机翼掉下,被误会成降落伞。”

稍后,刘景轼们得到了一个更惊喜的消息:据截获的日本东京发出的广播称,有着“轰炸之王”的日军王牌飞行员奥田大佐坠机身亡了。

当天下午,刘景轼动身赶往坠机处。“我现在都记得,奥田的飞机坠落地点在简阳与仁寿交界处一个叫做观音桥的地方。”

刘景轼赶到时,飞机上的武器已被当地武装组织收缴了。机上飞行员已被烧焦成一团。不过,在遗骸旁边,刘景轼发现了一片有着花白胡子的嘴唇,“其他飞行员都是年轻人,因此我们判断这个是奥田大佐。”

在现场,刘景轼还发现了一个公文包及一些尚未烧完的文件。

刘景轼安排当地区署、保甲组织民工将飞机残片抬到仁寿文宫场,然后通过汽车运到成都少城公园(今人民公园)展览,“当时是人声欢呼,轰动全城”,极大地鼓舞了大家抗日士气。

回到防空司令部后,刘景轼将公文包及文件交给了航空委员会周治柔主任。“经过作战科审查证实,坠落飞机确实为奥田大佐驾驶的。”成都商报记者 马天帅

原标题:三件遗物里的成都大轰炸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