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陈满疑似卷入传销:投100万一年回报900万?(2)

2017-02-25 07:54   来源: 成都商报   编辑: 曾俊菠   责任编辑: 马兰

前车之鉴

广东维卡币传销大案:

吸金6亿 会员设8级

在这之前,成都商报记者曾与部分维卡币的投资者有过接触。根据这些人介绍,维卡币是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第二大数字货币。但与此同时,包括广州日报等媒体,此前已对维卡币骗局多有揭露。其中,广东中山市公安局曾破获过维卡币骗局,团伙一次即吸金6亿。 据了解,本案中,诈骗团伙设置8个级别会员,要想获得“维卡币”,必须花钱成为会员进行“挖矿”,也就是说,“投资者”先把钱放进去,再“挖矿”看能不能把“维卡币”挖回来。投资人在购买账户后,便得到相应的代币,利用代币“挖矿”,才能获得相应的“维卡币”回报。但回报并没有那么简单,投资人想卖出“维卡币”必须有人接手,投资人想自行卖出“维卡币”非常困难,而想要变现或退出投资,只能转让整个账号给他人,就只能发展下线“推广”,这实际上已经涉嫌传销。

律师发朋友圈

他听不进去,希望有人能劝他

“他刚从我办公室离开,问及其近况,说在一个有海外背景的公司投资了100多万,一年后会有900多万的回报。目测似乎被卷入传销,苦口婆心说了半天,也不知他听进去了多少……”昨日上午,四川律师王万琼微信朋友圈的一则消息,引发了公众对于陈满新一轮的关注。

王万琼介绍,当日上午,陈满到了她办公室后,她才得知这个事情,“当时我就明确告诉对方,如果真的信任我,真的不能再往里面投一分钱了。”在王万琼看来,投进去100多万,一年后就可能获得900余万回报,这肯定不是正常的投资。“可能就是一种庞氏骗局。”王万琼表示,将此事在朋友圈披露,是希望有人能够劝劝陈满,“我都差一点要求他了。叫他不要再往里面投一分钱。但他可能已经被洗脑了,我说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够听进去。”

兄弟成都见面

问啥都不说,差点跟大哥冒火

即使面对自己此前的代理律师,陈满也不愿意透露有关投资项目的更多内容。“陈满身上背了几个包,一副很忙碌的样子。着急着去参加培训学习。”王万琼说,“此前和我先生短暂交流时,他曾说,他投资的是一种名叫维卡币的东西。”

得知陈满可能被骗后,陈满大哥陈忆紧急从绵竹赶赴成都,昨日下午三点过,兄弟二人在天府广场的一个咖啡店见了面。在接下来的2个多小时里,对于投的什么项目,投了多少钱,有无收益等,陈满都避而不谈,但从陈满言语中不难看出,他对这个所谓的“互联网+”项目深信不疑。面对大哥对项目情况的询问,陈满有些恼怒地说:“谈商业的东西,我给你谈几天几夜,你知不知道商业机密的说法?”

对于陈满大哥的劝导,陈满有些不满,他说,自己也有压力,“但任何投资都有风险,生意也有风险,我选项目有我的想法,这个项目是真是假我们晓得,这些年我也在思考,你们不能武断地下结论,一句话,没得问题就行了。”

一起回到绵竹

老妈劝不动,“实在不行报警”

由于陈满仍对投资一事坚信不疑,沟通无果,陈满大哥昨天将陈满由成都带回绵竹,准备由陈满的母亲来做他工作。“他的钱剩得不多了,具体好多只有他最清楚。”陈忆介绍,陈满的钱都是他本人在打理,家人一直没有过问。

昨晚21时许,陈满和哥哥回到家中,母亲王众一看了一眼哥俩,没有说话。面对母亲,“你信不信我嘛?你相信我就对了,其他的就不说了!”陈满有些着急,

“我相信你,但你总要把事情说清楚,不然咋个信你?”母亲王众一平静地说。“不说了……”陈满有些生气,母子三人瞬间陷入了沉默。

陈忆表示,家人会和陈满商量,希望他不要太固执,尽快报警求助,“实在不行只有喊老妈去报警。”

陈满可能被骗的消息刚一传开,陈满的命运顿时牵动了无数人的心。陈满平冤路上的重要助力者,2016CCTV年度十大法治人物程世蓉也曾对陈满表达过担忧:“他坐了那么多年牢,和现在的世界是完全脱节的。而陈满由于光阴被耽搁,有一种急于求成的心理。”

镇党委书记:

我们将为他提供法律支持

绵竹市剑南镇党委书记李静是陈满的微信好友,两人平时也有联系,听闻陈满投资维卡币一事,李静表示很震惊,“这个事情他一直没有说起过。”李静表示,因为帮助陈满办理入户,她认识了陈满,陈满也会经常到所在的社区走动,“前段时间他到社区说在成都做文化产业,还说挣了钱请大家吃饭,大家听了多高兴的。”李静介绍,陈满平时还积极参加社区的事务,现在他遇到了困难,当地政府也会进行了解核实。“必要的话,将为他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如果确认他被骗,也可以协助他报警。”

一面镜子

赵作海65万国家赔偿

是如何花光的

1999年5月,赵楼村发现无名尸体,赵作海被刑拘并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11年后,因“被害人”回到赵楼村被改判无罪,赵作海获得了65万元的国家赔偿。

拿到补偿款两个月后,赵作海为长子赵西良举办婚礼,花费10万元。

2011年4月,赵西良趁赵作海离家,取走14万元。

2011年4月,赵作海投入17.5万元做投资,不想陷入“资本运作”传销的陷阱。再加上别的一些投资,一下子搭进去20多万元。

2012年4月,赵作海夫妇在河南商丘开了家小旅社。由于缺乏经营经验,不到9个月,小旅社倒闭,赔了4万元。

此后,赵作海将剩下的约20万元,尽数投入一家投资管理公司。2014年,公司倒闭。 (新京报)

原标题:投资维卡币 陈满被骗?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